可是,活到现在,生活已经不只是有我自己,我不能在接受了沈钰不计后果的照顾之后,又对他的感受置之不顾。

沈钰始终怕刺激到我的情绪,没等到我的态度,自己态度先软了下来,“你自己想想,哥有没有真正阻止过你的选择,可是这次不一样,以前不管你们怎么闹,傅慎言至少是个根正苗红的正派的人,现在呢,冷血暴戾,一再触碰灰色产业挑衅军方,这是在找死!”

“小姝,你要明白一件事,我们努力活下去,是为了感受春天的风夏日的雨,收获世上的爱意和美好,不是为了坠入地狱,做一个除了利益没有任何人的情感的机器,我明白,你迟迟不肯接受现实,无非是在等傅慎言像我一样幡然醒悟,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就算混蛋,也不会碰那些脏东西,你的等待,毫无意义。”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沈钰的最后几个字,我脑子里闪过的是傅慎言说“还不够聪明”的样子,现在想想,那句话的指向性并不明显,他说的是陈毅呢,还是故意一语双关,给我以暗示。

意识到自己出神的瞬间,我立刻清醒过来,但已经晚了,沈钰黑着脸,每一根眉毛都在极力的表达着对我不专心的不满。

人都是有底线的,尊重他,就离那条线远远的。

当然,我也是个混蛋,早不止一次让沈钰气的跳脚,即便我们的感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却也在无形中消耗着无法言喻的一腔热忱,假使我仗着这份偏爱,永远任性永远自私,那就只能和陆欣然一个下场。

傅慎言,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纠缠了。

“再让我试最后一次。”我看着沈钰,下了最大的决心,“关于傅慎言,我还有一件事没有确定,等我确定了,一定会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

沈钰无可奈何,“希望那个答案会让我满意。”

苦笑着翘起嘴角,我没有接话,假使能有一个选择叫所有人都满意就好了,可现实是,世事难两全,一意孤行的爱人和不离不弃的亲人,总要有个结果。

慢悠悠的从医院出来,脑子里一直在想傅慎言的事,慕容谨往他身上破的脏水是洗不干净了,但却不一定把他的心也染黑了。

我绝不相信为了我宁可与道德准则相悖,舍弃兄弟遗愿,甘愿被良心的审判折磨十余年的傅慎言,会愚蠢到,明知走上那条路,会失去我,还是一意孤行。

一定是慕容谨太狡猾,他才不得以,不用正常人的思维应对。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意味着,看似不合常理的事,其实才是正常的。

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可是,我该怎么去证明这一点呢?

想的太过专注,连台阶下完了都不知道,猛地一脚踩住地面,反倒有种踩空的感觉。

抬手拍了拍胸口,幸好只是一层台阶,这要是在马路上,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正感慨捡回了一条命,一辆加长林肯缓缓停在正对着的路边,车门打开,慕容谨从上面下来,远远的看着那张和傅慎言七分相似的脸,任谁都觉得无可挑剔,这一定是个天生的绅士,没人会想到伪善的外表下,是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一旦靠近,就是无穷无尽的祸害。

一个人,就是一场瘟疫。

我冷眼相对,并不打算维持表面的平静,“慕容先生今天又给我准备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吓?”

慕容谨停在我面前,露出人畜无害的笑意,“你是觉得,我整日无所事事,只想着怎么给你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