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至尊鉴宝狂婿 > 第352章再见齐钰

“我,柳元良,从现在开始,拜李重楼为师!”随着柳元良跪倒,一字一句从他口中迸出。

语气中,充斥着极度的不情愿。

但终究还是屈服了。

哗……

整个行之集团瞬间哗然。

不少人拿起手机,拍下屏幕中这惊世骇俗的一幕。

但各部门主管,立刻便接到孔默秘书的电话,一律实行封口。

保安部到达各个楼层,所有人手机里的视频或任何相关照片统统删除。

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此刻,李重楼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以古法行礼的柳元良,心头不由一阵唏嘘。

这个中海文博界的泰斗,中流砥柱,除了性格自私外,眼力技艺确实不俗。

当然,到他还有一段距离,毕竟时代不同,掌握的信息也不同。

就好像围棋,几千年前的顶级棋手,穿越到现代如果不学习新的技法,可能还下不过业余选手。

古玩文物也恰恰是这样。

后世资讯爆炸,信息透明,任何人只要愿意用心钻,都能学到以前少数人才能接触到的东西。

犹其是虚拟现实技术的大规模应用,让他可以在坐在家里就能逛遍国家博物院。

见识整个世界的精品珍宝。

这个优势,别说柳元良,所有人都无法跟他比。

所以,论眼力技艺,他当柳元良的师父,绰绰有余。

柳元良因祸得福,尚不自知。

当然他也没必要解释,如今的屈辱是他自找的。

要不是因为任务,他也没有任何兴趣收这个人为徒。

手朝柳元良肘弯一抬淡淡说道:“起来吧,你既然拜我为师,就要约法三章。”

刹那间,柳元良便被一股无可抵挡的巨力,直接提了起来。

心头一片骇然,当然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还在震惊之中便听李重楼接着说道:“第一,不许对外公开你我师徒身份。”

“第二,不许破坏行规,做损人利己之事。”

“第三,每个星期,要来行之集团见我一次,我有事交待。”

“可能做到?”

李重楼表情肃穆,气势昂然,给柳元良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让他心惊肉跳。

此人,为何如此年轻就隐隐有种泰山压顶的气势,这种气势他只在三个人身上见到过。

其中一个便是逝去多年的师父。

那可是皇室遗脉,枪林弹雨中钻出来的大能。

可李重楼才多大?是什么让他养成了这种令自己都矮三分的气势?

恍神间,不由自主点头:“能。”

说完便开始后悔,本来还想着跟他暗中对抗,把丢的脸慢慢扯回来。

谁想到说话竟不经大脑。

“很好,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李重楼背负双手,威风凛凛。

看的孔默眼皮狂跳,气心肝发抖,恨不得上去狠狠扇他两巴掌。

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

暗里跟李重楼斗,那没什么问题,但明面上他不敢。

不敢违背那位的命令。

李重楼这个副总,只要身份没有问题,对那位来说就大有利用的空间。

毕竟李世这个名字,就算死了对不少人也有震慑力。

“那我下周再来拜会。”柳元良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他再气也能听得出来,李重楼在给他留面子。

不让宣扬师徒之事,再加上孔默命令封口,

今天这事,也就只在行之集团丢了大脸,还能接受,只能随遇而安接受现实了。

“柳老,柳老……”孔默见他一走,连忙追了出去。

公司直播也就此结束,留下无数员工回味无穷。

其中最开心的莫过于徐斌,本以为李重楼就要被赶走,谁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不但大败柳元良而且还将之收为徒弟。

就连总裁孔默,都吃了个大闷亏,那他以后岂不是在行之集团一手遮天?

自己抱他这根大腿,岂不是要飞黄腾达?

徐斌毫不犹豫,马上在柜子里找到珍藏了几十年的贡品老白茶,三步两步奔出门,朝李重楼办公室跑去。

而鉴定处的伍涛,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可奈何。

本以为要结束苦难日子,谁知道会是这种后果。

再看一眼因为走后门进来的林颖,伍涛屁都没敢放一个。

“可以啊小师弟,果然没坠了我爸的名头。”林颖微微一笑,满意至极。

没过多久,童照林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兄弟,我听说今天有大事发生?”

“孔默不是令封口了么,你怎么知道的?”李重楼笑着问道。

童照林这家伙,自打进了行之集团,对自己还算关照,由以前的怀疑变成了信仰,真把他当自己人了。

不过他有自己的产业,所以很少来集团。

只是没想到,消息居然还如此灵通。

“那你别管,听说柳老跟孔总都被你整了,牛x啊。”童照林打了个哈哈,赞道:“我tm现在是真服你,你才多大年纪,就把这些鬼精鬼精的老东西玩弄于鼓掌之中,说真的我有点后怕。”

“怕什么?”

“怕你也跟玩他们那样玩哥哥我啊……”童照林心有余悸。

这话半开玩笑半真实,李重楼的手段令他意想不到。

跟这样的做朋友当然舒服,要是当敌人那可就头大了。

这个电话,也是为了探探李重楼的口风。

“放心,我是你拉进来的,只要你不过份,我们一直都是朋友。”李重楼表了个态。

不过话却没说死。

童照林等人,都是走私文物的核心份子,势必有一天要落网,接受法律制裁。

而他跟自己关系,无非是为了自身利益着想。

李重楼不是死心眼的人,更不会因为一点蝇头小利,便忘了原则。

闻言,童照林心才稍安下来,跟李重楼吹了一会挂断了电话。

晚上刚下班,便见樊梦等在公司门口。

看到他跟林颖出来,立刻笑着迎了上去:“李大哥,现在可以赏个脸一起吃个饭么?”

李重楼眉头微皱,刚想拒绝,但林颖却对他使了个眼色:“小师弟,肚子正好饿着,答应她吧。”

师姐的意思,他不想违背,也不知道师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于是只能点头。

三人上了樊梦的车后,直奔中海市区的一处名叫香月湾的高档私人庄园。

这个地方,李重楼前世来过几次。

也是樊梦带他来的。

香月湾不对外营业,只针对中海著名的财阀跟有头有脸的人物。

来这里就餐,要提前预定,并且还要有会员资格。

当是会员费一年就得三百多万。

普通人大门都别想进,可谓私密至极。

所以是不少政府官员跟土豪们相聚谈事的重要场所。

樊梦订了一个包厢,三人一进门便有西装革履,谈吐不俗的服务人员迎接。

香月湾的主体楼,建在月亮湖边,气势磅礴如古代皇家宫殿。

走进大厅,里面装修金壁辉煌,高贵却又不失高雅。

厅里,除了一架钢琴外,还有一个长2.4米的红木大板书画台。

目光移到那里,李重楼微微一愣。

大板台前,一名身穿旗袍,妆容古典的美女,正在挥毫泼墨,绘就一副凤鸣天下水墨画。

这美女,居然是曾在九天中亚会私见到的齐钰。

上次樊亮找麻烦,她也因此离开了九天中亚另谋出路,没想到居然到这上班了。

画已完成了大半,齐钰全神灌注,鼻尖渗出细密汗珠,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进来。

李重楼改变了方向,朝齐钰走去。

林颖见状,眼中微微露出一丝诧异跟在后面。

小师弟向来不是个多事的人,更不好色,怎么今天会被一人正在画画的美女吸引了目光。

樊梦连忙追上两人。

李重楼走到台前,细细打量着齐钰的画,眼中露出欣赏之色。

上次他就看出这个女孩是画国画出身,也听她说了自己的故事,本来将信将疑,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

笔法苍劲,墨笔丹青。

如行云流水绕素笺,展瀚海崇山依旧颜。

凤凰飞在天,引百鸟朝拜,气势恢宏。

很难想像,这是出自一个年轻女孩之手。

不过,毕竟还是年轻,所以依然有不足之处。

“此画如果继续画下去,只会是一副商品,而不足以称为作品。”李重楼看了一会,淡淡开口:“因为有一处缺憾。”

这一声,顿时打破了齐钰的专注,猛地抬头看向李重楼。

美眸中一片惊讶:“是你!”

“想不到你也懂国画,你说的缺憾是指什么?”

说完,她看到跟着李重楼身后的两名美女,眼神不禁一黯。

本来对李重楼的印像还挺好的,但现在看来也是个好色之徒。

想来也对,不好色怎么会去九天中亚那种地方,还点那么多美女。

对这样的人本就不该抱有任何期望。

不过李重楼提到她的画有缺憾,这又让她不禁想要听听为什么。

她这小半生,都沉浸在国画里,现在要利用热爱挣钱替父还债,每天的心情都很糟糕,只有沉浸在画中世界时,才能稍微平静一些。

现在李重楼打破了这种平静,这让她不禁有些暗恼。

如果说的不对,那便毫不客气反唇相讥。

“在我看来国画之所以经久不衰,是因为三点,一是势、二是土,这两点我相信你应该已经理解了。”

“但最重要的一点你却还没有悟到,恰恰是这一点制约了你的成长。”

李重楼一句话便让齐钰眼神变的惊讶,惊讶之中,好奇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