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沙俄 > 第338章不适合你

谢尔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在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身边做秘书差不多已经有十年了。这十年下来不说有感情了,至少对这个位置的好处还是心知肚明的。

别看他这个秘书并没有什么实权,但是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政治地位摆在那里,不说是宰相至少也是皇帝的绝对心腹宠臣,这种人的家臣那也是见官大一级,他走到外面只要亮出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招牌,不要说横着走,至少没有人敢跟他炸刺找别扭。

反正谢尔盖是一点儿也不羡慕自己的那些同龄朋友,那些人最出彩的也不过是在军队里当个少校或者中校,或者在地方上当个小市长,哪里能跟他这种巨头圈边缘人相提并论。

这些年下来谢尔盖已经习惯了被恭维被仰视被尊重,如果这辈子都这么下去他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当然,谢尔盖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的,总有一天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会老去,他的获得的宠幸也可能变少,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避免。但是他还是希望这一天来得越晚越好。

而就在刚才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了,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以他对伯爵的了解,恐怕基辅这边的事情结束了,他就得离开。

这让谢尔盖有点暗自伤神,也有点怅然若失。只不过他将这一切掩饰得很好,或者说他自认为掩饰得很好,不会被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看出端倪。

至于为什么做这种表面功夫,原因也很简单,谢尔盖跟了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这么些年,不说安全掌握了伯爵的性格,但一般的喜好还是不难把握的。

谢尔盖深知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做出的决定一般是不可能收回的,既然他已经说了让他离开,那么他最好服从安排。否则伯爵不说很不高兴,至少会对他有意见和看法的。而这些意见和看法将决定他未来的升迁,谢尔盖可不想老实窝在地方,他还是希望尽快回到圣彼得堡这个中心的。

此外他还知道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喜欢有冲劲有朝气不畏惧困难的年轻人。如果他表现出一丁点畏难情绪,那么他在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心中的评价肯定会变低,这一样会影响他的仕途。

有鉴于此,谢尔盖就尽量克制心中的失望和遗憾,尽量表现得好像很开心,希望给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留下好印象。

只能说谢尔盖还是太不了解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了,他这个人是见心见性,对于身边人是什么性格不说了如指掌但也是能摸个八九不离十。

简而言之,谢尔盖心里头想的表面上装的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不过他并没有对此说什么,也没有教训谢尔盖,因为这完全没有必要。

这人啊,有小心思有小九九一点儿都不奇怪,如果这些小心思小九九的出发点能让他继续上进或者给他动力那就是好事。毕竟人非圣贤谁还没有点私心呢?

私心如果有正面效益那不妨听之任之,等到这私心的正面效应消失了负面效应出现的时候再纠正不迟。

就像谢尔盖这样的,他想留下好印象想方设法地给自己争取点便利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任何人都会这么做,谁面试的时候不想给老板留下好印象啊。这不能说不对。

但如果谢尔盖始终都只做这种表面功夫,而不干实事,那才有问题。而那时候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也不会对他客气,肯定会给他个深刻的教训,让他明白光玩虚的是不行滴!

看谢尔盖沉默了一阵,罗斯托夫采夫伯爵问道:“还没有想好想去哪里吗?”

其实吧,谢尔盖自己也在打算盘,既然离去已经不可避免,那么他肯定要为自己考虑找一个好出路了。

那什么样的出路才算好呢?对此谢尔盖是有属于自己的清醒认知的,在他看来离开圣彼得堡就算不好,他觉得首先在圣彼得堡机会更多也容易引起重视和注意,最关键的是离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近,有了麻烦好找家长不是。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一点,如果给他扔到一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那天高皇帝远那些地方上的刁民还真不见得特别买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账,那时候他怎么发挥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秘书的影响力呢?

他马上回答道:“国务会议那边好像正好出缺,我想去那边锻炼锻炼。”

国务会议其实也是闲职,毕竟这个机构顶多撑死了算个皇帝的咨询机构,他并不能决定国家大计方针,在这里面任职一般既显贵又清闲,而且离皇帝又近,属于名流贵族们镀金的最好去处。

自然地谢尔盖也想去这里镀镀金,万一能进入尼古拉一世或者亚历山大皇储的法眼,那未来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

只不过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对此却非常失望,因为刚才以及之前他已经跟谢尔盖说过很多次了,他最需要的是增长阅历和实际工作经验而不是刷存在感。

存在感刷得再多又如何,你处理不来实际问题一样分分钟歇菜,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见过太多太多在国务会议等类似机构刷印象镀金的贵族青年是怎么被淘汰的了。

毕竟哪怕是尼古拉一世这种皇帝,他真正需要的也是能帮他解决问题的人,你就是跟他关系再好,处理不了实际问题,他也是不会重用的,顶多也就是像对待克莱因米赫尔伯爵那样荣养起来。

那有什么意思?

在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看来,他培养出来的人多多少少还是该有点志向的,不应该只想着混吃等死。

所以他淡淡地否决道:“国务会议暂时不适合你,你现在应该增长经验,而不是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那里。”

谢尔盖都愣了,因为他觉得国务会议是最好的去处,可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却毫不犹豫地就否定,多少他有点失望,不过他也听出来了伯爵说他暂时不适合,也就是说以后可能就适合了,这也不算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