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开天门!”

“不知是何方道友?”

“那个方向...是衡玄山!”

无数修士被天门的动静给惊动,甚至已有不少人朝着衡玄山的方位赶去,因为那天门就在衡玄山上。

几乎可以肯定,那是一位傲天宗的修士正在开天门!

傲天宗,要诞生第一尊天人了吗?

傲天宗对于那些数千上万年的老牌势力而言乃是一座新生势力。

除却傲天宗宗主陈良师以及天魔,至今为止傲天宗内还没有天人诞生。

而今要诞生第一尊天人了!

不过想来不会是陈良师的那几个弟子,时间太短了,即便是那叶萧萧,从知晓她已是藏玄境修士到现在才过去多久?

想必是傲天宗的某位长老。

此刻在衡玄山上。

天门上萦绕着光华,将漆黑的夜给驱散,照耀大地,无数傲天宗弟子都苏醒过来,走出房门,抬头便认出了那缓缓走向天门的身影。

“是韩长老!”

“韩长老要过天门了!”

长老们也纷纷走出,皆是感叹似的望向韩清轩所在的方位。

“韩长老果然也是天资绝伦。”

虽然平日里韩清轩行事颇为沉稳,给人一种相当老成的感觉,但众人都知晓他也只是个年岁未过百的人。

对于修士而言,未过百岁便可开天门已是足以令人惊叹了。

先前在山间行走的徐寅琛也早已停下了步伐,他望着那座高耸入云的宏伟天门,眼中满是火热。

天门!

只是看着那扇白玉天门,他便有一种对方在呼唤他的感觉。

如今他也快到达藏玄境大圆满的地步。

天门并不遥远了!

当年能够被宗主擒下竟真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他相信,下一个开天门的便会是他!

不过...

徐寅琛望着那道身影。

开天门同样有风险,可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走过去。

望月崖上,陈良师起身,他凝望着那些山外薄雾深处。

他倒要看看,谁敢在这个时候出来闹事。

一道艳丽动人的红影飘来,她落到了望月崖上,从后方走了过来,正是红音。

红音看了看正坐着喝酒的黑衣女子,眨了眨眼,然后唤了一声。

“小小姐。”

叶萧萧抬眸看她,微微颔首。

而后红音便来到了陈良师的身边,她望向了远方。

“想必今日不会有人出手。”

陈良师笑道:“或许吧。”

当韩清轩来到了天门前,他仰望着这座大门,而后神色一定,他深吸一口气,似将这天门上的氤氲都给纳入口中。

哗。

风浪鼓动,韩清轩抬起双掌,而后屏气凝神,将双掌推去。

砰!

沉闷的声响传出,只见得那扇巨大的白玉天门禁闭的门扉出现了更大的间隙,它在缓慢的朝着两边敞开!

韩清轩竭尽全力,要力开天门!

咔咔。

白玉天门的门扉缓慢敞开,而此景也落入了天下人的眼中。

青洲上一次有人开天门也已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

开天门的动静太大,寻常人若是不想惹来祸端,想要安心开天门便需要寻一座秘地,能够遮蔽天机。

但这样的地方何其稀有,哪是说找到便能找到的。

因此青洲这一千年来开天门的人一共有两人,一人是尉迟家的三爷尉迟琼,还有一人是大商的江王侯。

而眼下这是第三人。

“那人是何身份,可有人知晓?”

“我曾去过衡玄山拜访,那位乃是傲天宗的药园长老韩清轩。”

“他还有一个身份,从韩家出走的小少爷。”

韩家之人!?

众人皆是呆愣住。

如今青洲三大世家关系紧张,前几日韩家甚至直接宣战白家,而傲天宗与白家交好的事情也是众所周知。

然而韩家的少爷居然在傲天宗当一个长老?

天门缓缓敞开,韩清轩此刻甚至有些力不从心,他正在境界升华的途中,需要承受着的还有心理压力。

他看到了许多可能性,他需要找出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条路。

然而力量也会在这期间不断地衰弱。

他需要在力量衰竭完之前闯过天门!

原来要过天门会这般艰难!

韩清轩原以为以他如今的实力足以闯过天门了,然而这难度却远比他想象的更大!

不过,他依旧有自信。

韩清轩想要去看大门之后的光景,但依旧不见漆黑之外的其他色彩。

而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轰鸣声,似有大军浩浩荡荡而来。

然而仔细望去,千里之外只有三人走来。

那三人携着黑云缓缓而来,似带来了灾厄,恐惧感随之到来,令这方天地都陷入了诡异的惊慌之中,无数生灵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哀鸣。

“魔修!”

当感受到那充斥着侵略性与魔意的元气,许多人都是瞳孔怒瞪。

魔修竟敢走出乱魂渊,竟还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么多强者面前!?

有人怒喝:“魔修!滚回你们乱魂渊!”

而就在下一瞬,一抹刀光闪于山峰之间,不伤草木分毫,却将那人分成了两半。

“欺人太甚!”

有天人走出,眼中冒出凶光。

那蒙着黑面纱的女子冷声开口:“我等来此并非是找你们,莫要自寻死路。”

“你!”

那天人就要发作。

这时一旁戴着半边面具的男子忽然笑道:“这位道友莫要在意,她这人就是脾气冲,我等是来找傲天宗的,不想与你们大动干戈,还望行个方便。”

此人看似态度谦和,但却蕴含着浓浓的杀意,那天人也是感到芒刺在背,有一股极为强烈的威胁。

这三尊魔修的境界修为恐怕还在他之上!

那天人脸色有些难看。

而不待他说话,三尊魔修已是走向了衡玄山,只隔百里。

望月崖上。

红音淡淡的说道:“魔修大老远从乱魂渊赶到这里来,未必为了阻止韩长老开天门。”

陈良师则笑道:“看来只是碰巧给他们赶上了,他们的目标,想来应该是你我。”

“我去会会。”

这般说道,红音便要走去。

陈良师则笑道:“一起去吧,正好有两个熟面孔。”

红音微微颔首。

而后二人便一并走出了衡玄山。

坐在亭中的叶萧萧望着那离去的两道身影,眼中有着晦暗,她缓缓握起手来。

唯有迈过天门,她才可以像红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