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 清冷侍卫竟黏上我了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榕榕当上了皇后

黎可很生气。

但黎父黎母早就有了准备。

根本就没有听黎可的诉求。

知道自己的任性没有人满足的时候。

黎可没有垂头丧气。

而是换了一种方式去找自己的存在感。

例如欺负黎馨。

例如诬陷黎馨哪里不好。

让自己父母的关注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黎可的这些小把戏,黎父黎母没有宠溺。

而是直接揭穿。

并且告诉黎可,说如果再这样就将她送走。

一切看起来都是对黎馨极好的。

好像是和前面遇到的困难可以说分别了。

黎馨从一个放牛的孩子。

现在已经可以进入学堂了。

黎馨上学的那天。

黎可也一同去了学堂。

黎可早就在这个学堂有着不少的势力。

许多弱小的同学都巴结着黎可。

黎可自然是聚集同学来欺负黎馨。

茅房门口。

黎馨看着拦着自己的黎可。

对黎可说道:「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

黎可恶狠狠的看向黎馨。

对黎馨说道:「我是父母唯一的孩子,你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

黎馨觉得这个话听起来就好笑。

对黎可说道:「我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而你不过是因为母亲思念我,捡来养的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说父母是你的。」

黎可听完这个话。

打了黎馨一巴掌。

刚打完。

黎父黎母就出现在了黎可的面前。

推开黎可。

黎父对黎可说道:「我本来以为你只是骄纵,但我没有想到你性格竟然是这样的,你就这般容不下你姐姐吗?」

黎可发疯似的说道:「我没有姐姐,我是你们唯一的女儿,她没有回来之前,明明你们都是爱我的,她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我想要她走,我想要她永远消失。」

黎可的上方扬起了一个巴掌。

但没有打下来。

黎父痛心的对黎可说道:「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一个孩子,你现在这样,对得起我们这么久的教养吗?」

黎馨对黎可说道:「妹妹,你赶紧给父母认个错,说你不对,父母会原谅你的。」

黎可恶狠狠的看向黎馨。

对黎馨说道:「看你一次,我就会打你一次,除非你走,除非你离开。」

黎可说完看向黎父黎母。

对两人说道:「如果你们还认我这个女儿,那就赶走她,不然我是不会回家的。」

黎父黎母没有说话了。

的确。

养女是骄纵了一些。

但黎父黎母付出了心血的。

不想就这样断了关系。

黎父对黎可说道:「不要闹。」

黎可看向黎父。

对黎父说道:「父亲,你觉得我这是在闹吗?我只是想要你们看看我,我想要你们知道,你们不是只有一个孩子。」

黎可说完。

黎馨就哭了起来。

对黎父黎母说道:「是我妨碍了大家的幸福,是我不对,我现在就走。」

黎父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的亲生骨肉流落在外。

立马就拉住了黎馨的手。

对黎馨说道:「这是你的家,你想去哪里?」

黎馨

眼中带泪说道:「我不想让爹娘为难,我也不想让爹娘失去妹妹,想来想去,还是我离开比较好。」

黎馨的温柔乖巧立刻就俘获了黎父黎母的心。

黎父对黎可说道:「我不会赶你走,毕竟你是我养大的,但你现在不想回去,我也没有办法,姐姐我先带回去养伤了,放学之后,你还是可以回家,爹娘在家里等你。」

黎可没有接话。

只是别过脸而已。

等三人都走了。

黎可才失望的看去。

不明白为什么。

明明自己在这个家里生活了那么久。

怎么突然就来了一个人,说自己是多余的。

黎可不能理解。

不能明白。

黎馨在路上。

一路乖巧。

让黎父黎母不要生气。

也说如果为难自己可以离开。

黎馨越是这样说。

黎父留下黎馨的念头就越是强烈。

自己的女儿实在是太懂事了。

自己要是赶走的话。

自己就太不人性了。

沈安素和十月还在街上逛。

突然就碰到了黎可。

黎可自然也看到了两人。

径直朝着两人走过来。

黎可对沈安素甩了一个脸色。

对十月说道:「听说你们是给人解决问题的。」

十月和沈安素没有掩饰的点了点头。

黎可对十月说道:「现在我也有事情要拜托你们。」

十月认真的听着。

黎可对十月说道:「我要你们从我家把那个孩子带走。」

十月摇头说自己办不到。

黎可对十月说道:「这个人是你们带来的,你们自然要负责带走。」

十月对黎可说道:「我们做完了我们该做的事情,我们不为我们做的事情负责后续。你要拜托我们,是另一件事情,我们拒绝是我们的权力。」

黎可对十月说道:「你是不是要钱,我可以给你们钱。」

沈安素内心嘲笑了一波。

现在人家真正的女儿回来了。

你还用人家的钱对付人家。

这不是一个傻子吗?

但沈安素什么都没说。

黎可看着十月的脸。

十月摇头说道:「我真的不想做这件事,因为不在我的范围之内。」

黎可看着十月。

对十月说道:「原来你们都是来欺负我的,你们都帮她,都不会帮我。」

黎可说得十分的伤心。

十月几乎就要被骗了。

几乎就要心软了。

沈安素开口对黎可问道:「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弄走她?」

黎可支支吾吾。

沈安素替黎可回答。

对十月说道:「因为她想那个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沈安素随后又说道:「你知道她如果不回自己家,她会有什么后果吗?你觉得她能平安的长大吗?」

黎可对沈安素说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沈安素冷冷的说道:「所以你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她漠视生命,不会还要自己重视她的生命吧。

沈安素对黎可说道:「你完全可以和她好好的相处,她会是一个好姐姐,你也可以当你的好妹妹。」

黎可对沈安素说道:「我凭什么要一个半途来的人分走我的家

产。」

沈安素冷笑。

原来是为了家产。

沈安素对黎可说道:「可是这本来就是人家的,就算现在人家回来拿走又如何?你是捡来的,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世,你不是亲生的。」

沈安素向来不喜欢这样对人。

因为觉得这是伤人的事情。

可黎可这么直白。

沈安素想让黎可伤心一下。

可黎可的眼中没有伤心。

只是一闪而过的狠厉。

沈安素懂。

她想对黎馨下手。

沈安素对黎可说道:「要做对的事,不要冲动,有时候,如果你做的不对的话,很多你想要的东西,反而会失去。」

黎可听到了。

但没有回应沈安素。

别开两人。

走了。

沈安素带着十月去到了黎府。

黎父热情的招待了两人。

黎馨依旧是呆呆的。

没有什么情绪。

只是偶尔的朝着两人笑笑。

似乎这就是最大的善意了。

沈安素说自己是来蹭饭的。

黎父信了。

饭后。

沈安素找到了黎馨。

对黎馨说道:「恭喜你,让自己回来了。」

黎馨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

十月吃惊的看着沈安素。

沈安素继续说道:「其实你隐藏的特别好,我也没想拆穿你,毕竟你什么坏事都没做,只是,我有些问题想不通,所以想要过来问问你。」

黎馨淡定的看向沈安素。

沈安素对黎馨问道:「你好好的在这里生活下去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惹怒黎可?你不想和她当姐妹?」

黎馨摇头。

对沈安素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对付她,只是她想要我死,我就不得不先出手了。」

沈安素眯着眼。

对黎馨说道:「可我也知道,你好像在背后调查着一些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

黎馨对沈安素说道:「既然你们的事情做完了,你们就可以全身而退了,没有必要再趟这个浑水,记住保护好自己。」

沈安素倒是没有想到。

自己被一个小妹妹教育了。

沈安素没有多问。

拉着十月离开了。

不过一直关注着这里的消息。

很久之后。

沈安素终于知道了这里的情况。

黎馨是最先知道自己的身世的。

通过了一定的手段。

让黎父知道了这件事。

最后设计让自己回去。

至于和黎可。

是无意中发现的问题。

黎可也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

可黎可的亲手父母不算是合格的父母。

不想养黎可就算了。

知道黎可现在的家庭有钱。

威胁黎可拿钱出来。

不然就对黎父黎母下手。

黎可就陷入了亲生父母的威胁中。

本来只是要一些小钱。

到了最后。

太贪心。

不满足。

想要所有的资产。

黎可本来以为他们只有一个女儿。

财产理所应当的在自己的头上。

最后突然知道,他们找到了亲生的女儿。

黎可知道。

自己拿到全部财产的几率很小。

尤其是黎馨刚回来。

什么好东西都到了黎馨的手上。

黎可就知道。

自己以后得不到更多了。

于是自己萌生了杀害黎馨的念头。

黎可让自己的亲生父母去执行。

最后被黎父识破。

并且赶出了家门。

黎家的财产,真正的和她无关。

她也因为没有钱财,最后又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

本来以为到这里就完结了。

黎可的亲生父母,不知在哪一天。

又找到了黎可。

带黎可去了一个酒馆。

请黎可吃饭。

说自己之前是怎么亏待的黎可。

以后要怎么对黎可好。

黎可看着自己的亲生父母这样忏悔。

心中的弦动了起来。

或许他们是爱自己的。

不一定是爱钱。

或许自己可以再给他们一个机会。

让他们对自己好一些。

带着这个念头。

黎可在他们面前毫无防备。

酒醒。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身处一个破柴房。

黎可看向四周。

怎么都回忆不起来昨天的事情。

过了很久。

久到黎可以为自己被人遗忘的时候。

门被打开了。

打开之后。

一个穿着风流的女人走了进来。

打量了黎可两下。

微微点头。

对黎可说她的父母已经将她卖给了她。

黎可没有了嚣张跋扈。

只有了呆滞。

黎可呆呆的任由老鸨对她做着一切。

老鸨看着呆滞的黎可。

对黎可说道:「何必为了不爱自己的父母神伤,对于这种性格的人,难道你还没看透吗?」

黎可看向老鸨,对老鸨问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把我卖掉吗?」

老鸨对黎可说道:「听说是为了还赌债。」

黎可笑了起来。

从接触自己的时候。

就说还赌债。

后来总说还差一点就还完了。

现在甚至要卖了自己还债。

自己能帮的只能到这里了。

再多就没办法了。

老鸨看黎可伤心。

对黎可说道:「你放心,他们会更惨的。」

黎可也相信这句话,不是因为相信有报应,而是因为相信,没有人会戒掉赌博。

只要有钱,他们就一定会去赌。

黎可从一个寂寂无名的人,被老鸨捧到了很高。

且还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

黎可摸着自己的脸。

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真实。

某天在化妆的时候。

黎可的丫鬟对黎可说有人找。

黎可的心疼了一下。

知道是谁。

但还是让进来了。

两人一进来就跪在了地上。

乞求着黎可的原谅。

黎可没有说话。

两人开始了自顾自的反思。

可只是呆呆的看着。

最后妆容终于化好了。

黎可转头看向两人。

对两人说道:「恐是两人记错了,我不是你们口中的黎可,我现在叫牡丹。」

说完,看向两人。

两人的脸色白了白。

父亲更是直接抱住了黎可的腿。

对黎可说道:「你可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你可不能不管父亲。」

黎可使了一个眼神。

就有人控制住了两人。

黎可对父亲说道:「不管?我管的还少吗?我为什么在这里,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你们不是很清楚我为什么在这里吗?现在说这个话,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哦,我忘了,你们可能没有良心。」

父亲对黎可说道:「我们当时是万不得已,何况你现在在这里过的也挺好的啊,你何必要和我们计较。」

自己做的一切,在他们眼中成了计较。

计较什么。

为何会丢了自己。

为何会卖了自己。

自己如果真的计较的话。

他们早就死了。

相反。

自己什么都没计较。

他们却早早的就开始责备自己计较。

既然他们说自己计较。

那就不能辜负他们啊。

黎可对父亲说道:「你们当初卖我多少钱?还给我,只要你们还给我,我就考虑不和你们计较。」

两人自然是知道怎么决断的。

用那么点钱换一个长期还债的工具。

划算。

父亲看向黎可。

对黎可说道:「你是真的吗?」

黎可点头。

试图让自己的话看起来很真。

父亲立马就拉着母亲走了。

过了几天。

又出现在黎可的面前。

还拿着一个包裹。

将包裹递给黎可。

黎可接过包裹。

掂了掂。

还挺沉的。

当时的利益原来这么大啊。

原来这么多钱就可以抛弃自己啊。

原来自己就只是值这么多而已啊。

黎可笑了起来。

真的是可笑可悲。

两人看向黎可。

对黎可说道:「我们还给你了,现在你愿意原谅我们了吗?」

黎可看向面前的两人。

淡淡笑着。

随后对两人说道:「你们是我的父母,你们怎么会有错呢,你们做什么都是对的,我又怎么会怪你们呢,你们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啊。」

说完拿出了自己的财产。

对两人笑着说道:「这些我都可以给你们,只是有件事,我想跟你们说。」

两人看着财产。

没有分一个眼神给黎可。

贪婪的看着。

黎可对两人说道:「我本来打算用这个买一个地皮的,听说过段时间那个地方要建房子,说是地皮要涨价,但现在看来只能先给你们了。」

两人劝说黎可。

对黎可说道:「钱以后还会有的,没有必要赔在这个上面。」

黎可一脸遗憾的说道:「也对,不过涨价几千两黄金而已,以后也可以赚到的。」

两人可没漏掉这句话。

连忙抓住黎可的手。

对黎可问道:「你说什么?几千两黄金?真的假的?」

黎可将位置,和一切自己有的消息都给了两人。

让两人自己去打听。

很快黎可的钱就被两人投资到了地皮上。

至于赌债。

黎可的父亲对别人拖延着,说自己过段时间就会发财了。.

看着黎可父亲的笃定,倒是松了一马。

在这段时间。

更加卖命的赌钱。

越输越多。

但他毫不在意。

因为他知道。

他马上就要富有起来了。

老鸨看着惆怅的黎可。

对黎可说道:「这些钱,你拿去吧。」

黎可说道:「是妈妈的钱。」

那快地皮是老鸨的产业。

钱的确是出去了。

但又回来了。

不过黎可说的不是真话。

这快地并没有涨价的空间。

反而会降价。

因为这个地段曾经有过瘟疫。

目前没有人敢靠近。

父母得到的消息都是黎可放出去的。

赌桌上的人,也是黎可联系的。

既然他们不放过自己。

自己也没有必要放过他们啊。

等到知道的那一天。

他们没有机会来找黎可的麻烦。

因为已经被赌场的人带走了。

老鸨对黎可说道:「你叫牡丹,倾国倾城的牡丹,以前那个叫黎可的人,和你没有关系了。」

黎可恍惚了一下。

笑道:「嗯,我叫牡丹。」

黎馨在黎家一直都很平静。

读完书。

然后嫁人。

生子。

继承自己家的家业。

然后做大做强。

没有什么特别的。

只是后来丈夫从青楼带回了一个女子。

名叫牡丹。

再后来。

沈安素就不得而知了。

这件事。

沈安素和十月的参与感都不强。

好像只是一个旁观者。

然后看了一个故事。

结束这件事之后。

两人回宫了。

回宫歇息了一下。

看看沈肃。

看看小优。

晚上。

十月和沈肃在帮裴俊分析事情。

沈安素和小优在玩闹。

沈安素对小优说道:「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就是考验你的情商怎么样,看你是不是个聪明人。」

小优有些犹豫。

但还是陪沈安素玩了起来。

沈安素对小优说道:「如果你是大夫,但是治疗失败了,病人死亡了,别的大夫只会说对不起,你会怎么更厉害的安慰病人家属?」

小优还没说话就开始笑了。

沈安素对小优问道:「你到底想到什么了?」

小优对沈安素说道:「害羞的把病人抛出,并大喊:丢死人了。」

这是沈安素第一次发现小优的幽默细胞。

小优看向沈安素。

似乎在等沈安素的答案。

沈安素说道:「治疗很成功,不过病人死了。」

小优笑得更大声了。

附和的说道:「治疗很成功,就是病人不争气。」

沈肃和十月听到之后。

无语的看着两人。

让两人正经一点。

不要嘻嘻哈哈的。

沈安素秒严肃。

对小优说道:「我们怎么能在这里嘻嘻哈哈的呢,我们要正经一点,这样吧,我们去逛逛,别在这里坐着。」

沈安素带小优出了两人的视线。

沈安素刚走。

沈肃和十月都看着沈安素的背影。

一阵出神。

沈肃对十月说道:「我这个女儿,从来不让人省心,一向都是按自己的心意从事,过段时间肯定要继续发生事情的,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你带她出去,假装办事,等我和裴俊解决完了,你们再回来。」

十月点头。

表示同意。

最后对沈肃嘱咐的说道:「你和裴俊都要保护好自己。」

沈肃点头答应。

只是闲逛而已。

就听说了榕榕当上皇后的事情。

沈安素恍惚了起来。

最后喃喃说道:「挺好,真的挺好,他们挺合适的,至少榕榕爱他,事事都想着他。」

小优看着沈安素的脸色。

对沈安素说道:「小姐,你还好吗?」

沈安素对小优问道:「我看起来不好吗?」

小优点点头。

对沈安素说道:「看起来不太好。」

沈安素努力调整了一下。

自己可不想自己爹爹担心。

沈安素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对小优说道:「你看,天真蓝,真好看,云真白,真好看。」

走到哪里夸到哪里。

但都是一些没有心意的词。

都只是夸好看,千篇一律的那种夸奖。

小优知道,沈安素只是在努力的转移注意力。

不去想自己不想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