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孤勇大明 > 第110章 长大了

把雪球放归山林,并不容易,好几回,将雪球放了,人前脚走,雪球后脚又跟了回来。

最后,郭东只能狠下心,用绳做了两个套,套在雪球身上,从悬崖上,把雪球吊下去,触地之后,雪球从绳套里钻出来,因悬崖阻隔,雪球再也回不来了。

雷武很感性,带雪球,都带出感情了,雪球嗷嗷叫地想从悬崖爬上来而不得,他竟然还抹了眼泪。

郭东没有伤感,反而好言劝慰雷武道:“雪球长大了,西山才是它的归属。”

郭东也是个感性的人,但他毕竟毕受过高等教育,现代理念根深蒂固,相对而言,他还算理性。可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未必总是对的,后天因素,比如教育背景、成长环境等,也能发挥作用,所以郭东相信自我改造。

两人下了山,沿二道沟往回走,一路查看二道沟上的冰层情况,郭东决定,今日便重启水车。

让郭东惊奇的是,过了年,雷武突然间似乎也长大了。

到了铁厂,雷武跳到水车大轴上,亲自拿起铁锤敲打叶轮上的残冰,他手下有十几号工人,似乎也能镇得住,不知不觉中,雷武已然能独当一面了。

雷武的两个死党,阮石头和张标,为了防止他们拉帮结派,郭东让他们跟着甘薪学艺,毕竟他们识字,是人才,就不能浪费。

这个冬季太长了,因为水车经常被冻住,炼不出钢来,很多项目都受到了影响。

不过,郭东和甘薪也没闲着,成功试制了水泥和玻璃。接下来,便要正式开建水泥厂和玻璃厂。

水泥厂,需要巨大的投入,希望徐文爵回南京后,多拉些投资人,五十万两银子的投入,足够开一间相当规模的工厂了。

玻璃厂的话,郭东还没找到低成本生产火碱和苏打的办法,产能必然有限。不过,郭东只当玻璃是奢侈品,量少没关系,把价格炒上去,锁定达官贵人和海外,照样赚银子。

玻璃厂的第一个产品,便是镜子。

拿一块平板玻璃,锡和汞现世都不缺,在玻璃的一面贴上一层锡箔,灌上少许汞,锡可在液态汞里溶解,形成双金属层,和玻璃紧密贴合,就成了一面镜子,这便是锡汞剂造镜,非常之简单。

唯一的,汞有毒,郭东也想用银镜法制镜,可现在石庙还没有能力生产相关的化学试剂,只能一步一步来了。

其实,后世温度计也用到金属汞,到时科普一下,做些防犯措施,把危害降到最低限度,即可。

现时的人们主要用铜镜,可以想见,一旦玻璃镜横空出世,也是神物一般的存在,根本不愁卖。

做玻璃,主要设备是玻璃炉,甘薪已经按郭东的设计搭了一台,一次开炉,可产出几十斤玻璃态浆料,跟后世比,连小作坊都算不上,但郭东要的是垄断利润,价格自己定,第一桶才是真金。

工人们在干活,一炉玻璃态浆料正好出炉。

甘薪亲自动手,将一块四四方方的铁板水平置于坩埚之上,铁板四周有沿儿,内里被打磨的光滑如镜,工人用瓢舀起一瓢浆料,泼在铁板上。

由于重力作用,浆料在铁板上会自然流平,多余的浆料顺着一个小开口,留到铁板下面的坩埚中,稍后回炉再用。

待到铁板上的浆料冷却,一块平板玻璃便做好了。

郭东凑上去瞧了瞧,果然见到不少裂纹和气泡,裂纹是因为冷却不均匀或者太快、产生的应力造成的,而气泡则是因为铁板上残留的水汽、空气来不及排出导致。

后世造玻璃,多采用浮法,就是让玻璃浆料流进金属锡液体中,玻璃态浆料因为比重低,会从液态锡中浮起来,金属锡的熔点只有两百多度,相当于浆料在锡水里降温,浮在锡水表面的浆料冷却后,就变成了玻璃。

浮法造玻璃,跟水在表面上结冰的情况类似,做出来的玻璃没有气泡,表面非常光洁,就跟冰块似的,浮在锡水上,表面张力起主导作用,也没有不必要的应力,所以不会有裂纹。

当然,浮法造玻璃是下一个计划了。

现在只能挑那些相对较平的地方,切割下来,送到后面的锡汞工序,这一炉,良品率应该不高。

甘薪忙完了活计,过来见郭东,手里拿着一面镜子,这是他们眼下唯一的成品。

郭东拿过那面镜子,跟镜中人对视,之间镜中人生得郎目皓齿,脸蛋嫩得能能掐出水来,嘴唇上隐隐一抹淡青色,纤毫毕现,伸手摸摸,感觉已是货真价实的短须了。

“镜子里的人..还真是有些俊啊。”郭东摩挲着下巴,不禁臭美道。

“哈哈哈...”众人大笑不止。

“东哥美,美她娘哭了半夜,因为啥,美死了呗。”

甘薪在郭东的肩头敲了一记,揶揄道:“宋玉潘安见到东哥这么美,也甘拜下风。”

郭东这才收敛了心神,两人去了甘薪的办事房,事关下一步规划,还有安全、保密等事项,郭东还有话要交待。

安全主要是汞的毒性,提醒甘薪注意防范,至于保密,郭东这次主张与玻璃厂工人签订五年合同。

“那五年之后呢?”

甘薪有些奇怪,因为他自己和郭东签的是十年合同。

郭东笑道:“有五年赚头,足够了。”

甘薪显然不满意,他甚至主张所有涉密岗位一律终身合同,但凡有泄密者,终生追杀。

在他看来,郭东脑袋瓜子里的东西都是摇钱树,恨不能把所有的工厂都用铁盒子装起来,杜绝一切泄密的可能,有银子自家赚,不香么?

郭东却有不同的想法,铁厂生产出来的产品近乎钢铁,钢铁是工业之母,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自然要长时间保密。

但镜子是居家用品,总要寻常百姓消费得起才好,石庙独此一家,永远只能是奢侈品,今后所有居家用品,都只规定五年的保密期。

其实,就算想把所有项目都抓在自己手上,也很难做到,既然如此,何不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公开,反而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再说,没有石庙设备的支持,想要做出石庙一样的东西,恐怕也很难,石庙完全可以卖设备,一样有利可图。

五年以后,这里的工人,愿意出走自家开厂,开去,愿意留下的,郭东也不缺赚银子的项目,无数的玻璃制品,无限的钱途,接着干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