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上,众人分析,应该是圣女带着比较贵重的高品质灵石,舍不得拿出来而已。

庄邈眼眸微垂,心里也是有些不忿。

在圣地长辈还未赶过来时,上缴一点灵石就可免灾,她却耍起的了心眼,是真把对方当傻子?

千钰心思复杂,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我再给你几瓶上好的补气丹如何?在北境,五品补气丹的价格可不低。”她看着秦枫商量道。

五品补气丹的价格确实不菲。

可秦枫是圣地首席,哪里会缺这玩意。

再说了,连普通世子都能随手拿出十几万灵石,她一位圣女就拿这点破烂打发,是不是有些太不把他当人看了?

秦枫冷笑贴近,鼻尖立马钻入了一股子幽香。

这显然是千钰的体香,十分的好闻。

但秦枫并未注意这些,他直视着千钰那一对好看的眸子道:“你不主动,那我就只能亲自动手了。”

他会如此说,并非就是秦枫真想要占这位圣女的那点便宜。

如果换做是在场的其它世家子,那对方敢不交,秦枫完全可以直接杀了。

可太初圣地的圣女,他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顾虑,还真不敢就那么的给轻易杀了。

是以,秦枫只能亲自上手去摘下她的纳戒与腰包。

在这个过程中,千钰美眸睁大,浑身僵硬,连手指都无法抬一下,只能眼睁睁看着秦枫伸手

进她的贴身薄衫,一阵摸索。

她眸子瞬间起雾,薄唇轻颤起来。

长这么大,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千钰,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与男人接触,甚至还被当众袭了胸,这让高傲的圣女,如何能够忍受的了。

她眼眶发红,溢满了泪水,盯着秦枫,发出了一声羞愤至极的娇喝:“你找死!”

众人看的是既羡慕,又震惊。

他们没想到,这人真敢轻薄于圣女,这下北境真得热闹起来了。

李富贵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他盯着秦枫与圣女的身影,已经自行脑补出了一副少儿不宜的画面。

“精彩,真他妈精彩。”

“这才是我李富贵梦寐以求的战绩。”

李富贵激动的想道。

他向来喜欢逼良为娼,强抢民女。

在看到秦枫轻薄于圣女后,内心激动之余,颅内直接到达高潮。

此刻的场景,是他做梦都不敢的事情,却又真实的发生在了眼前。

太初圣女,千家的掌上明珠,百年难以一遇的美人。

这些都是千钰身上的耀眼光环。

无论哪一个,都能吸引无数异性的青睐,更别说三位一体,连某些古族,大派的天骄,都对她痴迷不已。

场上就有不少她的追求者。

其中一位已经死了,且平时连面都难以见到一次,仅是偶然在中原武道盛会上瞥见,就彻底仰慕倾心,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当起了头号大舔狗。

不过,就算此刻有人恼怒秦枫的下作行径,可也没人真敢站出来说一句不是。

赵川的无头尸体,可就血淋淋的倒在那。

只要脑袋没毛病,都不可能去多管闲事。

庄邈与圣女的关系并不好,他在看见秦枫真敢动手时,彻底的怒了。

有辱圣女,等同于有辱圣地。

他作为圣子,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

只听锵!的一声剑鸣。

在众人惊喜的目光中,庄邈拔剑而立,浑身气势攀升,眼中尽是杀意。

“你太过了。”

“仅凭我个人之力,虽杀不死你,但足以斩下一块带骨肉,不信你就试试。”

听到这话,秦枫刚牵起千钰滑嫩的玉手,突然转过身,嘴角扬起道:“你莫不是喜欢她?”

……

…..

庄邈一脑门的黑线,持剑的右手都是微微一抖。

在场的其它人,也是没想到,秦枫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破坏氛围的俏皮话。

千钰在呆愣片刻后,突然勃然大怒。

“你今晚必死!”

秦枫看着这位像是被踩在猫尾巴的圣女,宽厚的大掌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笑容玩味道:“怎么?是怕嫁不出去了?”

咔嚓。

庄邈的拳头倏地捏紧了。

他是厌烦别人拿他与圣女说事。

什么金童玉女,一对璧人,简直可笑之至。

两人是竞争关系,早晚有一天要站在生死擂台,去争夺掌门之位,可不是外人看上去的那般和睦。

要秦枫直接一剑杀了圣女,那庄邈乐得见到。

但他不杀,反而当众调戏,还拿他说事,这就让庄邈有些不能忍了。

同样的,千钰也是血气上涌,恨不能一剑将眼前人给刺个透心凉。

她两颊多了一抹惹眼的红晕,眼中满是羞愤欲绝,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秦枫牵着小手,继续轻薄。

在这方世界,女子的传统观念,要比秦枫认知里的还要夸张。

这并非是他见到几个奔放的妖艳贱货,就可以认为天下所有未出阁的女子都是一样的了。

而且,他认为的只是牵牵小手,从她的食指上摘下纳戒,与外人看到的,还有千钰认为的轻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意义。

圣女被轻薄,要么杀死他,要么成为他的道侣。

否则将会名声扫地,圣地也跟着颜面尽失。

这是秦枫尚还蒙在鼓里的祸根。

不过,就算他知道,也完全不会在意。

他想,只要不是杀了太初圣女,勒索一笔灵石,揽月圣地应该完全能够应付。

若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那秦枫就要打算改换门庭了,跟这样畏首畏尾的北境霸主混,还不如去当和尚算了。

庄邈刚想动手,上方陡然降下一柄悬剑。

在场众人身子猛然向下一沉,仿佛受到了霸力压顶,连头都再难抬的起来。

庄邈同样也不好受。

他紧盯着上方的悬剑,神色突然一凛。

“生死境强者的气息!这个马帮究竟是何方神圣!”

庄邈惊怒交加的想道。

他很清楚,眼下在狭水城发生的一切。

前来支援的各族强者被拦在了外面,城中却突然又冒出了一位生死境的强者,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各族在今夜败给了马帮?

想到这个可能性,庄邈忍不住暗骂一句:“一群废物。就不能指望这些小家族能做成什么事。”

眼下太初圣地的高手,还未从中原赶来,他们远游至此,无依无靠,只能祈祷中原武盟在护界城坐镇的人,能快点赶来支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