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子歌正在吃惊,这个有些变异了的毒虫时,这个只比普通的螃蟹打了一点点的怪物。

竟然挥舞这两个稍稍大一些的钳子,直接朝赢子歌扑了上来,见状,他将手中的北斗神刀猛地劈向了对方。

咔!

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个小家伙,竟然将一双的巨大的钳子,狠狠地夹住了他的刀。

“嗯?”

赢子歌真的没想到,要知道,自己的速度绝对的快,而且,之前的那些毒虫,怎么可能能接得住自己的攻击呢?可这个小家伙,竟然很是轻松似的,而且准确的让他都觉得吃惊。

咔咔!!

又是两声,这个巨大的钳子,让赢子歌吃惊地,是竟然在北斗神刀上留下了两道的划痕。

要知道,这可是蜀山的神兵啊,如此的神兵能只是轻松夹了两下,就产生如此的痕迹。

赢子歌也不免吃惊,这看着不起眼的钳子,难道是远超金属的材质吗?

他心中正想着,却见那边的黑色花朵,竟然自动地摆动起来,这么一来,在它的四周的水流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化骨草,这可是能够将那只绝天毒蝎的外壳都破开的奇草,这么一来,这个奇怪的螃蟹,竟然直接挥舞着两个巨大的钳子,像是疯了一样,朝水潭的另一侧拼了命地游了过去。

见此情景,赢子歌也是一愣,什么情况啊?

但这个时候,他也没空去理这些,因为那水流中似乎有一种黑色的粉末,裹在其中,那黑色粉末绝对是这个化骨草弄出来的。

赢子歌刚刚要奔它游去,只见一旁还没有逃远的小螃蟹,直接就外壳被融化一样,还不等走出几步,它的身体也就跟着融化。

分解了的身体,最后化为了水流,不见了,只留下了两个巨大的钳子。

赢子歌顿时明白,那黑色的粉末是什么,一定是化骨草弄出来的,而它这么做是要防御自己,免受其他的攻击。

对于这对钳子,赢子歌心中还真的服,要知道,刚刚看到它在自己的刀上,留下了两道痕迹,这就震惊到了他。

现在又只是剩下了这两个东西。

赢子歌身形一转,便到了两个钳子的面前,一把将他们收入怀中,就在此时,那黑色粉末就碰到他的身体。

呲呲!

在他的身体表面,发出了两道像是火星一样的东西,赢子歌明白,这是和自己的盘古铠发生了碰撞。

可惜。

自己的这件铠甲,那可是足可称为是系统出品的宝物,所以,这样的东西,根本就不怕任何的物理攻击。

果然,他没有被黑色粉末攻击,倒是让那个黑色的花朵,摇晃的更加的快速,黑色的粉末更多的从它的花朵内飞出。

但它的攻击,对于赢子歌没有一点的用处,只见他一步步走到黑色花朵前,手起刀落。

黑色花朵被砍下来,赢子歌将化骨草拿在手上,他看了眼四周,没什么可以弄的,就脚尖一点,整个人游向了水面。

等他跳出水面的时候,那阿九还在,只是一脸的震惊,他吃惊地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化骨草释放出来的化骨粉,那可是能够破解绝天毒蝎的外壳的,你……”

阿九实在是想不明白。

“没什么,只是碰巧而已!”赢子歌淡淡回了句,这当然不会让阿九信服,可对方心中越想越震惊了。

“给!”

赢子歌将刀扔到了他的怀中。

“殿下,你,你真的不要?”阿九看着手中的北斗神刀,吃惊地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可是蜀山的神兵之一,不说是价值连城,那也是绝对的可让任何一个蜀山族人,想要用命来争夺的。

可在人家的眼中,这东西,好像一文不值。

错!

阿九知道赢子歌不是不知道它的价值,只是人家有更好的东西,而且,就如他所说。

不夺人所爱。

阿九不知说什么,只能再次跪下:“太子殿下,若有什么差遣在下,你只管说就是,我阿九赴汤蹈火!”

“哈哈哈!”

赢子歌笑着将他扶起:“算了,你我各自阵营,蜀山这一次,我看是要针对我,其实我也明白身为反秦联盟,你们蜀山也不好不做一些表态!”

“你知道,殿下,没错,我们这一次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那个反秦联盟,其实……其实我对这个真的没什么好看法,什么狗屁联盟,就是一些人,自己打不过大秦,而把所有人拉在一起,用大家的力量来对付大秦王朝而已!”

阿九说着看向赢子歌:“殿下,你放心吧,我这一次将退出,再也不会针对大秦!”

“你身为蜀山族人,这么做,只怕很难,算了,大秦不是一些所谓的联盟可以推翻的!”

赢子歌其实根本就没在乎过,什么反秦联盟,那都是乌合之众,这么多年了,还不是一事无成。

而这些联盟的首脑,从一开的初衷,如今也都变了质。

说到底,很多的反秦势力都将利益放到了最高,最大的位置上,这么说吧,比如农家那种,其实早早就被罗网所渗透,其中,还有多少是真实在反秦的。

而且,就算是反,他们又有多少是真的没有任何保留,没有任何怀疑的,在不顾一切地在反秦呢?

这也是那些反秦联盟的势力,这么多年,都没有取得什么结果的缘故。

赢子歌摆手:“好了,我要回去了,阿九啊,你不欠我什么,而且,我还告诉你,反秦联盟将来必败,你若是想弃暗投明,那就去说服你的蜀山的族长,还有长老吧!”

“是!”

看着赢子歌转身离开的背影,这阿九慢慢抬头,他喃喃道:“看来大秦若有此人在,恐怕反秦无望了啊!”

等他离开不久,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一旁的山间的树上飞下,此人头上带着一个画着骷髅的面具。

而他的手中,更是拿着一个用白骨制成的权杖,此人走到水潭前:“赢子歌,没想到你竟然得到了化骨草,难道,这就是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