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亚哥城堡建筑极具西班牙风韵,这是一种融合了阿拉伯与欧洲古典建筑风格的流派,在蔚蓝的地中海中寻找到了灵感,契合西班牙人热情,狂野和外放的民族性格,崇尚质朴,往往带有高耸的尖塔。

这里可以看做是西班牙要塞式建筑的缩影,徜徉其中,仿佛来到了地中海岸边的某个西班牙城镇。

段祺瑞一行十几人分成了三队,各自由当地接引人带路走走转转,很快就分开来了。

段祺瑞带着小老弟卞春松中校和两名上尉,在暗桩田老板的带领下,在城堡里悠闲的转悠小半天,累了就在咖啡馆外面张开的凉棚坐下,叫了咖啡和几份小点心,显得十分惬意。

在当今欧洲各国的普遍认知中,将大洋王国划分为白人国家,一来是由于信息的不发达,他们对澳洲的认知还停留在十几年前,二来是由于大洋王国白人公民较多,国力强盛。

也正是由于迅速崛起的大洋王国庇护,旅居南洋各国的华人移民普遍混的都不错,不能说处处优待,最起码没有遭受到歧视和打压,地位相比真正的白人略低一筹,但是远高于当地土著居民。

别忘了去年刚刚发生过的泗水事件,惹得那位自诩为“海外华人移民保护者”的国王陛下发飙,直接派遣舰队前往巴达维亚外海威慑巡航,搞得荷兰总督灰溜溜的下台。

荷属东印度青岛总督府不得不捏着鼻子签下了城下之盟,将泗水,东巴达维亚划分为大洋王国特别利益区,事实上就是弱化版租界。

在大洋王国广泛涉足的南洋和远东地区,有很多商人往来其间,编织出愈来愈密切的贸易往来,渐渐的当地人已经能区分出大洋王国,清国和扶桑国的不同。

大洋王国华人称之为唐族,男人留短发,戴礼帽或者圆边宽沿凉帽,女人穿西洋裙或者旗袍,走路昂首挺胸信心十足,大部分从商所以富有,经常会携带外籍妻子招摇过市,一般不能招惹。

清国人最显眼的特征就是留辫子,戴瓜皮小帽,从商人到贩夫走卒都有,见到洋人点头哈腰,见到当地土著趾高气昂,底气明显不足。

扶桑人特点最明显,喜欢穿和服,脚踩木屐,五短身材罗圈腿,流浪武士都会在腰上插一长一短两把刀,男人凶悍,女人9成9都是南洋姐。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导致很多旅居南洋的华人都剪掉了辫子,冒充大洋王国公民,在很多时候竟然也能得到便利,被洋人高看一眼,于是此风愈演愈烈。

咖啡馆外凉棚下

段祺瑞等人正在悠闲的小憩,坐在不远处有一高一矮两个西班牙中年人犹豫了下,鼓起勇气凑上前来搭话;“先生,冒昧打扰一下,我是在本地经营种植园的胡安-卡洛斯,请问您是来自于大洋王国的商人吗?”

这个胡安卡洛斯说的是英语而不是西班牙语,段祺瑞等人都听得懂,于是英语最流利的卞春松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回答道;“您有何贵干?”

“是这样的,我绝无恶意,只是在你们的谈话中偶尔听到了是烟草商人,所以尝试着是否能够合作?”

“请坐下说吧,哪个方面?”

“请问您的……”

“我的英文名字是卡尔,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卞先生。”

“好的,非常感谢,卡尔先生。”

卞春松看见坐在对面的田老板准备站起来阻止,用眼神示意没关系,探探对方的底也好。

他可不相信一行人刚刚抵达马尼拉消息就泄露了,见微知著,西班牙人如果有这样的能力的话,也不会把这里治理的一团糟。

看见似乎有门儿,胡安卡洛斯脸上的兴奋神色一闪而逝,和自己的同伴坐下来以后,便迫不及待的说道;“我们知道大洋王国盛产优质烟草,各种品牌的香烟在马尼拉就是硬通货,价值甚至比菲律宾比索还稳定,很多商业伙伴宁愿接受香烟,也不愿意接受银比索。

说实话

西班牙人搞经济真是糟透了,菲律宾银银币做的币值一直不稳定,而且西班牙,波多黎各,古巴银比索价值都不一样,在商业中简直是灾难……”

“咳咳……胡安-卡洛斯先生,我们不要扯得那么远。”卞春松干咳两声出言,打断了对方的夸夸其谈。

“好吧,我是希望与你们合作,无论是烟苗或是经营品牌香烟,我都可以拿出足够诚意的价格,您看怎么样?”

“噢……”

卞春松应了一声,看着对方热切的目光,便知道这是有枣没枣打两杆的投机商人,于是转过头来用目光请示了一下段祺瑞长官,见他不言不语的正在品尝咖啡,心中便有数了。

“胡安-卡洛斯先生,你知道大洋王国是严禁优质烟苗流出,我们作为守法公民,所以很遗憾,这方面恐怕无法达成合作。”卞春松直接斩断了对方不切实际的幻想,见到对方露出失望的眼神,不紧不慢的又说道;“我们此行确实带了一些样品烟,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交易给你一部分。”

“有多少?”

“20箱低档烟,5箱中档烟。”

“哦……太好了。”

香烟这玩意儿只愁拿不到货源,不愁卖,在军队中尤其畅销,特别是驻扎在马尼拉的西班牙。海军舰队官兵,从上到下都是烟鬼。

每次执行任务航行在无聊的大海上,没有香烟打发时间简直不可想象。

菲律宾位于靠近赤带的亚热带地区,气候潮湿,阳光日照充足,其实非常适合烟叶的生长。

但这里生产的都是劣质烟草,当地的土著人又懒又笨,种植烟苗根本不管理,完全是靠天收,西班牙人只懂得剥削不懂得生产,更不会组织资金人力进行农业科技研发选种。

两相结合,就造成本地烟叶质量太差,抽起来又苦又涩,烤制后只能装在布袋子里面零售,叫做散烟叶,卖给贩夫走卒之流抽烟袋窝,或者手工纸卷烟,价值很低,完全达不到制作卷烟的最低要求。

所谓手工纸卷烟,就是巴掌大的纸上面放一些碎烟叶,卷起来以后用舌头一舔,点燃后就可以美美的享受了。

这在玛尼拉大街小巷的人力车夫中最普遍,辛苦了半天坐下来歇歇脚,点上一根纸卷烟吞云吐雾,顺便等客人,是人力车夫最大的消遣。

卷烟可是很贵的,即便是低档卷烟也需要三角到五角钱,中档卷烟动辄几块银洋,很多社会底层人士抽不起,只能用这种又苦又涩的劣质碎烟叶对付。

大规模种植优质烟叶是有很高门槛的,首先烟苗培植极具技术含量,没有大批量科学选苗,培植烟苗的能力,谈什么种植烟草?

培育烟苗的地方要求统一集中,连成一片,地块要求避风向阳,拥有干净水源,交通便利,地势平坦,三年之内没有种植过烟草、茄科、葫芦科、十字花科作物。

除此之外,对土壤墒情有极高的要求。

基质土取干净的黄土,并且统一基质与黄土的配比,一般细筛后的黄泥土,与蕴含多种营养的基质土以7:3的比例进行配制。

在达到上述要求之后,对温度和含水量要求也很高,播种之后,温度要控制在22c。

幼苗出齐之后,白天的温度控制在28c以下,晚上的温度控制在13-15c左右。

播种后,直至成苗之前,一般不灌水。

从出苗到第五片真叶长出,根系营养土的含水量控制在田间最大持水量的80%左右。

第五片真叶长出至锻苗前,根系营养土的含水量控制在田间最大持水量的60-70%左右。

从成苗后至移栽前5-7天,进行锻苗,根系营养土的含水量控制在田间最大持水量的50-60%左右为宜。

在大洋王国金水河流域

烟苗统一由大公司选育,然后种植园或者村镇集中购买,在烟叶长成之后分级选等,统一收购,打成烟叶包以后出售给烟厂,形成了完整的产业组成。

选育烟草这里面细致学问多的很,有一点做不到就会造成烂苗,黄叶,弱苗等情况,移栽到大田里面影响烟叶品质,影响产量,直接影响到烟农的收入。

没有政府方面强有力的组织和资金投入,基本上不可能发展出规模烟叶种植。

少数几户烟农凭借经验种植出优质烟草,收成最多也只够自己加上亲朋好友抽烟,没什么实际意义。

所以,大洋王国严禁优质烟苗外流,实行的就是垄断优质秧苗资源,钱只能我来挣,你们干看着没法儿。

这个胡安卡洛斯竟然想从卞春松手里得到烟苗,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些。

这次段祺瑞一行带来的香烟,都是他们自己出资购买的,一是掩饰身份,第二顺便捞点外快。

既然有人上杆子高价要买,岂有不卖的道理?

这笔交易做成,价格翻了一番还拐弯儿,一箱烟50条,25箱就是1250条烟,全部加起来至少能赚上1000多金洋,属实不算少了。

数天之后,此行临近尾声。

酒店里

“混蛋,他们怎么敢如此放肆?”郑铁牛上校一声愤怒的咆哮,立马吸引来了临近房间的众人。

“怎么回事?”

“你自己看吧,这些西班牙人是在危险的悬崖边缘疯狂舞蹈,必将受到严厉惩戒。”

铁牛上校气咻咻的手中的报纸拍在桌上,这是一张今天早晨的《马尼拉号角报》,在头版显眼位置刊登了一篇大幅文章;谁是西太平洋地区混乱的罪魁祸首?

这是一篇极具偏见的文章,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处处影射大洋王国,极尽造谣污蔑之难事,甚至诽谤领袖,这对任何一个大洋王国公民都是无法忍受的屈辱,足以掀起滔天怒火。

军官们一看情绪就炸了,所谓主辱臣死,这一篇报道简直捅了马蜂窝,带来的后果极其严重。

“战争,我们需要一场战争,杀光***人。”

“必须要用鲜血教训这帮蠢货,战争,只有战争,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大开杀戒了。”

“竟敢出言诽谤领袖,此人必死,诸君谁人与我同往?”

“同去,同去……今天就当街杀了这家报馆的主编,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同去,我也等不得了。”

军官们气势汹汹的涌上走廊,迎面被神色严肃的段祺瑞准将拦住了,只见他负手站在走廊中间,神色威严的扫视众人,这就像一盆凉水兜头浇了上去,情绪激愤的军官们顿时哑火了。

“怎么回事,你们想要做什么?”

“长官,这里的西班牙当地报纸狂妄至极,竟然敢污蔑领袖,我等定然要将其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哼,都给我回去,这事儿还轮不到你们瞎掺合。”

“长官……”

“嗯……”

段祺瑞拉长了语调重重哼了一声,一众军官们只能强压着心中的怒气,满心不情愿的返回房间了。

段祺瑞并不解释,而是不慌不忙的走到酒店窗口,从上向下俯瞰……

远处的街道上,隐隐传来山呼海啸一般的响声,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猎鹰计划,开始了。

在这个早晨,马尼拉已经被一种愤怒的情绪所裹挟,这里的华人商会门槛都快被挤破了,全都是相当有身份的商人,学者和船主,他们有一个共同身份就是大洋王国公民。

在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华人商会当即决定罢市,并动员店铺雇工和船员上街游行,直接到圣地亚哥城堡的总督府要说法。

另外派出一支游行队伍去堵《马尼拉号角报》的大门,商会同时派人向国内发电报,上报这一恶劣事件,请求国内声援商会的正义行动。

在澎湃怒火的燃烧下,游行队伍集结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有数千人走上了街头高呼口号。

“必须严惩肆意造谣者,帝国尊严不容践踏。”

“强烈反对执政当局包庇报社,必须取缔反动报社,政府出面公开道歉。”

“要求公开审判造谣者,绞死他。”

“总督必须亲自出面澄清,作出郑重承诺,否则人民不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