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停下,如果哪一组再停下,所有人再加五公里!”

听到叶峰的训话,基地内的士兵们不敢再有人停下来。

即使被高压水枪再次击中,也会硬生生挺过去。

看着正在奋力奔跑的士兵们,叶峰不断控制手中水枪的方向。

把水枪口对准每个士兵的胳膊上,亦或者是腿上,给他们的行动带来困难。

这点训练,就有人已经快要受不了吗?

正常的负重越野,加上高压水枪的冲击,士兵们肯定不会如此笨重。

可他们此时抬的圆木,已经是每个士兵的身体极限。

外加高压水枪的冲击位置,使他们无法把全部的力量放集中在胳膊上。

“这项训练也太狠了吧!”

“别忘记这里是哪,这是战狼基地考核,不是原部队。”

“没听总教官说,最后只会留下二十个人吗?”

“而我们都是每个部队的精英,能把我们淘汰得只剩下二十个人,足以证明了教官训练的难度。”

由于顺风耳技能的原因,他们说的话叶峰全部听到耳中。

他连忙喊道:“把嘴闭上,这里不是你们聊天的场所!”

“在这里,你们只要知道一件事情就好,那就是训练!”

闻言,几名士兵立即把嘴闭上,继续开始训练。

他们认为叶峰只是看他们的口型,才得知他们正在说话。

可叶峰接下来的话让他们瞬间愣在原地。

“如果你们觉得这里训练太狠,那这里就不需要你的存在。”

“扛圆木只是我给你们最基础的训练,如果你们连这都坚持不住,就不要说后面的那些训练。”

“这里不欢迎弱者。”

这么远总教官是怎么听到的?

他明明没有过来啊!

居然那么清楚地听到刚才士兵说的内容。

这可不单单是看嘴型那么简单,士兵们是在奔跑的过程中进行交谈。

所以有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口型说的是什么。

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总教官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

而其他士兵注意的却和他们恰恰相反。

扛圆木居然是最基础的训练?

那后面的岂不是更难?

随后,士兵们使出浑身解数,费力的扛着圆木向前奔跑。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消耗,队伍的后方传来一道声音。

砰!

圆木重重的摔落在地。

嗯?

这个声音……是圆木!

看来是有人已经坚持不住。

就在刚才,有一名士兵体力已经缺乏,速度缓慢了下来。

见到他们的场景,叶峰不禁感叹道:“看来已经达到了极限,那就再逼你一次。”

他抬起手中的高压水枪,对准了那名体力缺乏的士兵。

一股猛烈的水流直接冲击在他的胳膊上。

原本就在苦苦支撑着上方的圆木,可遭受水枪的冲击,手中的力量突然消失。

少了一个人的力量后,其余三个人根本无法支撑住圆木的重量。

“不好!”

“我们三个撑不住。”

三人手中的圆木不出意外地掉落在地上。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圆木,体力缺乏的那名士兵满脸的歉意。

他对着另外三名士兵说道:“不好意思,连累了你们。”

虽然是因为他的失误导致了失败,但并没有一个去责怪他。

他们一起抬圆木,都知晓训练的难度。

而且就这样一直下去,他们也会出现相同的失误。

只不过,都是早晚的事情。

见到他们的样子,远处的叶峰拿着高压水枪缓缓靠近。

他看着那四名士兵喊道:“别停下,把圆木给我抬起来,继续训练!”

“全体都有!由于你们之中有人扛的圆木掉落,所有人外加五公里!”

话音落下,那四名士兵俯下身,尝试着把掉落在地上的圆木抬起。

但由于他们的体力并没有一开始那么充足,所以动作更加缓慢。

可叶峰怎么可能会让他们那么慢,将手中的高压水枪对准那四名士兵。

“行动都迅速点!”

“难道你们还想拖累别人吗?!”

“如果坚持不住……”

紧接着,叶峰手指着门口的方向,继续说道:“坚持不住,大门口就在那边!”

闻言,四名士兵咬紧牙关,俯下身把地上的圆木抬起。

随后他们加入到队伍中,继续开始奔跑。

看着一脸歉意的士兵,叶峰并没有去安慰他。

“只有这样,你才能在训练中坚持下去。”

叶峰之所以没有去管,是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在心里不断地强迫自己。

让自己不会去坑其他的士兵,一旦心中有了坚持的想法,他就会突破自我。

而叶峰也知晓,其他的人根本不会去责怪他。

紧接着,叶峰将目光放在其他士兵的身上。

“看来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这样最好。”

说着,他把手中的高压水枪调到了最大的水流。

喷射出的水流肉眼可见,比原先的水流大一圈。

这也说明冲击的伤害比之前大了一倍。

随后,叶峰控制水流对准每一个士兵的身上。

被冲击在身上后,士兵们不仅要抗住圆木,还要挺住高压水枪带来的疼痛。

感受着水枪带来火辣辣的疼痛,士兵们不禁心想。

原本已经精疲力尽,在这样的水流下,怎么可能坚持住!

总教官就是魔鬼吧!

谁能通过这样的训练?

你管着叫做基础的训练啊?

突然,战狼基地内接连响起圆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砰!砰!

圆木和地上碰撞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完了!造孽啊!

这得多少公里啊!

……

几个小时后,看着已经突破极限的士兵们,叶峰喊道:“全体都有!放下手中的圆木!”

话音落下,每一组士兵都纷纷将圆木仍在地上。

“太好了!”

“终于可以休息了!”

“再这样下去,非得出人命不可啊!”

随后,士兵们累的集体躺在地上进行休息。

看着他们的模样,叶峰不禁摇了摇头。

“就这点训练就已经不行了吗。”

说着,他的表情逐渐便的严肃起来,走到士兵的面前,抬起手中的高压水枪不断冲击在他们的身上。

“起来!”

“我让你们休息了吗?!”

“全体都有!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