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瞻基有些失望了。

觉得老和尚不通情达理。

不过,朱瞻基也没有过多逼迫老和尚,只是听见他不愿意去,便点了点头:“好吧。”

老和尚笑了笑:“提醒你一句,开海禁是好事,但这场恶斗竞争到最后,你们有可能会两败俱伤。”

“要想开海禁,必定会受到朝廷阻挡,怕是很难啊。”

朱瞻基咧嘴一笑:“再难,也得开!”

“这是我们老朱家的大明,不是任由他们把控的大明。”

老和尚哈哈大笑:“有志气。”

……

从山上下来之后,朱瞻基也没有去兵部仓库,而是陪着娘一起打道回府了。

然而,应天府各处的暗流涌动,并未结束。

这一日,翰林院仍旧在到处奔走。

兵科给事中也开始行动,不仅如此,这场战争似乎越扩越大。

起初只是兵科给事中,后来胡滢纠结其他六科给事中,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力量,彻底凝成了一股绳,共同对抗翰林院。

不过,翰林院并没有怕过。

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挑战难度加大了而已。

这一日,是范秋第三次来到杨士奇府邸了。

在敲响了杨家大门后,杨府管家将范秋给请了进去。

虽然对范秋有些无奈,但杨府管家却敬佩范秋的这种精神,至少,他一直都在坚持不懈,一直都想说服他家老爷。

“范学士,就在这了。”杨府管家将范秋请到了杨府的后花园。

在后花园中,摆放着一对石桌,石桌上,杨士奇正坐在那里饮茶。

“范学士,您怎么又来了。”杨士奇呵呵笑着,脸上带着一丝无奈。

他实在是不想卷进这场风波中,翰林院能够明哲保身,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翰林院是清水衙门,谁能弹劾这群清流啊。

可杨士奇不一样,就算他没有贪墨,要是被六科给事中的人疯狂弹劾,那烦也要烦死了。

范秋面色郑重,朝着杨士奇拱手行礼道:“杨大人,我又来叨扰了。”

杨士奇苦涩一笑:“汉大学时,还是为了那件事把?”

范秋点了额点头,在杨士奇邀请下,在杨士奇对面坐下,道:“是啊,还是那件事。”

“你怎么就这么认死理呢?眼下朝廷大多数人都不同意,就算你们翰林院想要进谏,那也得找个合适的时机吧。”杨士奇苦笑道。

说着的同时,杨士奇给范秋倒了一杯茶。

范秋深吸一口气,面色肃穆,郑重无比:“杨大人,我们等得起,可百姓等不起,大明等不起。”

“这一次被打压下去,那下一次,下一次就有人帮我们了吗?”

“与其这样,不如一鼓作气!”

杨士奇轻叹一声:“六科给事中不是玩笑,翰林院想要和他对抗,或许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范秋呵呵一笑:“我不怕什么代价。”

杨士奇无奈了。

这群翰林院的大儒,果然是只读书,认死理。

说他们不畏强权,那都是轻了。

连续来了府上三趟,若非忤逆祖宗的罪名太大,杨士奇或许就真的脑子一热,帮助他们了。

可忤逆祖宗,谁敢担当这罪名?

杨士奇轻叹一声:“范学士,我为你的精神而敬佩,可我杨士奇的确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左右不了朝局啊。”

范秋直勾勾地望着杨士奇的目光,带着一丝渴求:“真的不能帮?”

杨士奇叹息一声,没有回复。

范秋眼中的期待黯淡了下来,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多谢杨大人的款待。”

“那我先走了。”

话罢,范秋站起身来,眼神中难掩的,都是落寞之色。

他已经来了杨府上次,所谓事不过三,他今后是不会再来了。

这也就说明,失败了……

连日来的奔走,拉拢,疲惫,让范秋眼神中有些恍惚,脊背都佝偻了一些,没有第一天在朝堂上的那种精气神了。

这几日,范秋日日夜夜脑子里都在思考,都在盘算。

如此,人怎能有精神呢。

望着范秋离开的身影,仿佛有些苍凉,寂寥。

花园中,一颗老树随风摇曳,带着呼呼的声音,听在杨士奇的耳中,杨士奇忍不住站起身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起身来。

也许是被范秋的这种精神而感动,也许是因为其他。

“你当真还要在坚持下去吗?”

“整个朝廷都不同意,你们这样的坚持,是无用功!”

不远处,范秋听到了杨士奇的声音。

他的甚至明显异常。

随后,转过身来,朝杨士奇郑重道:“翰林院,非坚持下去不可!”

“朝廷一天不同意,我们就坚持一天!”

“直到哪天朝廷同意!”

“我们做官读书,为的不是自己舒服,而要为这天下百姓着想。”

“利国利民的事,我们翰林院做到底了!”

话罢,范秋深深一拱手,随后跟着杨府管家,转身离开。

杨士奇叹息一声:“这翰林院,个个都是倔驴啊。”

“唉。”

出了杨府,范秋并没有停止奔走。

接下来,他又去了夏府,去了蹇义府,去了方宾的府上。

朝廷大员,各部尚书,侍郎的府邸,他几乎拜访遍了。

然而,在遇上六科给事中的喷子,以及忤逆祖宗的罪名上,大家想的都是明哲保身,谁也不敢当出头鸟。

更何况,开海禁是好是坏,他们尚且不清楚啊。

于是,这一天拜访下来,范秋没有获得任何收获。

但,他还是没有放弃,就好像心中憋着一股劲,一直在驱策着他不断的前进,再受挫,前进,再受挫!

……

次日。

清晨。

朱瞻基从皇宫里面出来,想讲一讲翰林院的各位大儒们。

然而,到了翰林院才发现,这里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出去了。

让锦衣卫去找,这才得到一条消息,范秋正在国子监中,争取获得监生们的支持!

这几日,范秋几乎每天都会去给监生们讲课。

就是因为监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他们是未来官场上的希望,所以就连朝廷都重视他们的决策。

在得知范秋在那里后,朱瞻基也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直接朝着国子监的方向走去。

很快,到了国子监。

偌大的国子监内,空无一人,唯有靠近了国子监的大讲堂,才能听见铿锵有力的声音!

那是范秋的声音!

朱瞻基快走几步,耳边那种声音听得越来越清晰了。

“大明,要不落于人,就必须要敢于尝试!”

“开海禁,利国利民,如今满朝诸公无人作为,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读书人一马当先,义不容辞!”

“今日,我豁出颜面,亲自带大家游街示众,给朝廷施压!”

“可有人跟随我的脚步?”

他的声音,掷地有声。

范秋的倔强,体现得淋漓尽致。

读书人,只认死理,这话是没错的。

朱瞻基听到范秋的声音,走进大讲堂时,又看见了范秋那张坚定的脸。

他就站在讲堂上,眼神那般坚定,一腔热血,鼓动着国子监的学生们。

徐锦衣率先站起身来,热血沸腾,躬身拱手道:“为大明盛世降临,我等义不容辞!”

“我辈读书人,顶天立地,忧国忧民,岂可见大明盛世之希望而不顾乎?”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在这个国子监的大讲堂中,燃起了所有监生们的一腔热血!

他们纷纷站起身来,一腔热血,从脚底顶到天灵盖!

这个时代的读书人,从来没有忘记忧国忧民!

上至余学夔,徐老,范秋这样的大儒,下至陈循,徐锦衣这些初出牛犊的学生。

哪怕他们力量薄弱,也能够为国尽上全力!

一腔热血,他们便敢与整个朝廷对抗!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个时代的读书人,精神值得他们敬佩!

朱瞻基望着这一幕,眼神中涌动着激动。

他第一次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些监生们的热血,能感受到他们心中酝酿的情绪,以及他们眼神中的那种坚定!

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态?

似乎,不撞南墙不回头!

范学士虽然穿着一身儒袍,但他却目光坚定无比,即便连日来的挫败,拒绝,却始终没能将他打败。

到处受到挫败后,他没有选择放弃,而是仍旧来到了国子监,继续讲课,继续鼓动学生们!

为了这个天下,范秋一步都没有退缩!

倔!倔到了极致。

杨士奇,蹇义,夏原吉都在劝说他放弃,可他仍旧死死坚持到了现在。

哪怕前路未知,哪怕这一次,可能又没有任何进展和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