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玄幻:诸天最强系统 >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再败三人!

如果可以他现在多么想要收回自己刚才所说的那番话。

这踏马打脸来得实在是太快,太突然!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法宝,攻击强横、防御强横、还具备如此强大的困人功能!”

温纳只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认知被彻底颠覆!

“轰~!”“轰~!”

“轰~!”...

无数雷霆之力倾盆落下。

顿时以温纳为中心瞬间形成一片雷海。

大约十几个呼吸过后,雷海缓缓散去。

此时外界的战斗屏障逐渐消失。

秦不易将神级混沌钟里面的温纳放出来,对其道:“你输了。”

温纳眼神有些黯淡:“我是输了。”

所谓战斗血条是有个数值的。

这个数值不会太低自然也不会太高。

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自动判定输赢。

诸多仙帝级别强者见到温纳竟然落败,不由得道:

“刚才殷先被秦帝一招给击败,现在温纳被秦帝的法宝给彻底击败,实在是有些颠覆我的认知了。”

“从头到尾我们只看见温纳出手一次,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从这小钟法宝里面出来,天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管小钟里面发生什么,现在我们能够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小钟绝对带着很强的攻击性。”

“你是说秦帝手中这小钟,集困人、攻杀、防御于一体?这已经不是价值连城了好么!”

......

人群中,唯独殷先的心底暗笑。

他已经输掉,现在自然希望有人来和他作伴。

不然的话自己日后被指指点点时,岂不是很孤独?

现在三位九品仙帝只剩下罗高还没有上场。

见温纳回来,罗高来到秦不易面前:“秦帝,这第三局不妨我们还一招定胜负如何?”

秦不易有些疑惑的看着罗高道:“恐怕不止这么简单吧。”

对方既然提出来一招定胜负,又是在自己击败殷先和温纳之后。

肯定还有其他隐藏玄机。

击败殷先说明他自身强大战力,击败温纳说明他拥有强大法宝!

这种情况下,罗高还如此说,必然有着自己的想法。

果不其然,罗高笑着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秦帝。”

“我是想要我们彼此之间法宝来一招定胜负。”

秦不易瞬间明白对方打算。

这和与温纳战斗时有所区别也没啥太大区别。

无非就是彻底舍弃本身战力,改用法宝而已!

根本区别就是这样。

和温纳战斗的时候如果法宝没有用,自己还可以使用本身战斗技巧。

现在随着罗高一句话,将战斗定在只用法宝,不能用本尊战斗。

诸多仙帝此时也明白罗高的打算,眼神不禁充满赞赏。

“还别说罗高这是单方面禁掉秦帝战力,他这是深知自己不是秦帝对手,所以才不得不提出这种策略。”

“只用法宝,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已经脱离修炼者自身战力,而是比拼双方谁的底蕴更加深厚。”

“不知道罗高有什么样的法宝,竟然足以支撑他说出如此条件,下面就看秦帝会不会答应,我估计悬!”

“根据我对秦帝的推测,他十有八九可能会选择同意,只是同意之后凭借着他现在的小钟法宝真能够取胜么?”...

罗高看着秦不易道:“秦帝,不知你意下如何?”

秦不易笑道:“我同意。”

他现在已经猜测出来,罗高十有八九是有短暂时间内抗衡神级混沌钟的手段。

不然的话其根本不会提出这个要求。

场外温纳对殷先道:“罗高难道还隐藏着威力巨大的法宝?”

殷先摇头道:“或许有也或许没有...”

温纳撇嘴道:“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哪里来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

战斗场中。

二人的战斗很快开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秦不易和罗高谁都没有动手。

秦不易不动手是准备看看罗高有什么手段。

罗高则是想要后发制人!

在这种心理下,场面陷入诡异的寂静。

一刻钟时间很快过去。

外面观战的诸多仙帝内心有些不耐烦。

“他们两个难道这是在比耐力?看看谁能够挺到最后?如果他俩一年不动手,难道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待一年?”

“莫要着急,估计很快就会动手了,现在双方不过就是在试探着彼此,在强者眼中这叫寻常对方破绽!”

“要不怎么说还得是你们文化人词多,明明他俩就是站在战斗场里面发呆,让你说的好像如何惊天动地一样。”

“再等等吧,我有预感如果他们两个真的交手,或许会超出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

战斗场内,秦不易看向罗高道:“为何还不动手?”

罗高笑眯眯道:“我在等你动手!”

秦不易声音有些平静道:“如果我一旦动手,恐怕你就不会有机会了。”

罗高脸上笑容微微僵住。

这回答还真是不客气。

“秦帝尽管动手就是,如果我真的没有机会说明我技不如人!”

秦不易没有再说什么。

“神级混沌钟·禁锢时间!”

“神级混沌钟·镇压空间!”

“雷霆盘古斧·杀!”

“铮~!”

从雷霆盘古斧中飞出一道斧芒。

斧芒朝着处于时间、空间双重停滞的罗高劈下。

“轰~!”

一击之下,战斗场屏障彻底消失不见。

待罗高回过神来,他有些茫然。

自身战力被压制到五品仙尊程度,他没有察觉到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着战斗场消失和自己的血条清空,罗高眼睛有些失神道:

“这怎么可能!”

秦不易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一切皆有可能发生。”

场外。

温纳对殷先道:“你刚才看明白秦帝是怎么动手的了么?”

殷先道:“我看明白一点,当时罗高状态似乎...很怪异!”

“按时间上来讲,他可以做出反应,但事实却截然相反。”

温纳若有所指道:“这位秦帝不一般啊!”

殷先突然笑了起来。

这让温纳有些不解问道:“想起什么事情了,你突然笑得这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