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 > 第255章 就是…就是我浅浅的死了一下……

当初逃荒路上,她刚醒过来就顺手救了濒死的秦坚,之后秦坚又帮助他们一家来到京州安居。

从秦坚口中,她知道他们是在给宸王办事,这些年一直潜伏在南泰,做着十分危险的工作。

秦坚总说他有一个好兄弟,立了多少功,为了回来差点把命都丢了。

他说他的兄弟叫孙棋,当时她还觉得挺巧,她婆婆也姓孙。

现在看来,陆柏川是担心身份暴露,不敢用真名,这才随母姓孙,甘为人棋潜伏南泰,可不就叫孙棋?

秦坚说他兄弟回来之后,状态一直很不好,甚至一直在折磨自己,整日喝酒买醉,半条命都快没了,是因为他回去找他们,以为他们全都死在了路上,所以才那么作践自己的吗?

不知怎么的,何玖娘突然有些心疼这个男人,在这乱世中,想护国保家,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今天,本来是秦坚带队跟他一起去救孩子的,结果秦坚有事,不得不把还在养病的陆柏川拉起来干活,这才有了现在的相认。

这一切,真是巧得妙不可言啊!

连老天爷都在帮助他们一家人相聚。

啧啧啧……

她心里直咂嘴,正想得投入的时候,听见陆柏川问道:“孩子小名怎么叫狗儿?”

“哦,他生来身体就不好,娘说去个贱名好养活。”

她回过神来,急忙回答。

“这些年,辛苦你了。”

他其实是想过来跟她说说话,但是想到她嫌自己丑,也担心自己这样子吓到她,所以便一个在床边,一个在角落,离着十万八千里,尴尬的说着话。

他自然也从秦坚口中知道自家媳妇这段时间表现得有多优秀,要不是因为有自家媳妇,他这一大家子,可能真就要丧生在逃荒路上了。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变得这么厉害了,但他选择尊重她,她不说,他便不问,现在这般已经是最好的。

至于自己这些年欠她和孩子的,往后一定加倍补回来。

“不辛苦不辛苦,爹娘和哥嫂对我都很好的!”

这倒是真心话,不管是之前的原主还是现在的她,都很庆幸能来到这样的家庭,原主从小命运多舛,一直被人拐卖,来到陆家之后才彻底安定下来。

陆家人待她亲厚,真的把她当成自己人一般,在老家的时候,村里一直说她克夫,是陆家人极力护着她。

面具下的人笑了笑,这话他是相信的,不然他老娘也不会说他配不上她儿媳妇这种话。

“听秦大哥说你这段时间状态不好,也不愿意来看病,是不是以为我们都死了?”

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白,陆柏川轻声“嗯”了一声,解释道:“我去县城找死亡名册看了,县令说陆家全族都死在刘家镇外面,尸骨都烧了。”

“害!那就是个误会,村里大部分人确实糟了难,但我家不一样,我家在路上出了点事,落后他们一两天,没遇上那伙流寇,不过后面还是遇到了,只是我们有贵人相助,逃过一劫,后来我们还去捣了流寇窝,把被抓去的族人给救了出来。”

陆柏川抓住她话里的重点,问道:“我家出了什么事?”

何玖娘有些尴尬,声音都小了不少:“就是……就是我浅浅的死了一下……”

陆柏川:???

“什么意思?你怎么了?”

他站起身朝她走过来,何玖娘顿时就心虚了,想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后背抵在墙上退无可退。

陆柏川将她整个人拉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通,问道:“怎么回事?”

“没、没事……”何玖娘紧张兮兮的看着他,硬着头皮解释,“路上没有吃的,我给饿晕了,家里人以为我死了,把我埋了……”

陆柏川顿时就紧张起来,拉着她的手都不受控制的紧了紧:“那你……”

“害,这不是没事吗?我又醒了过来,大哥二哥埋得也不是很深,我就自己出来了,正好赶上一群流民打起来,我混在其中还抢了一包吃食,又遇上受伤昏迷的秦大哥,就顺手救了,然后才去找家人汇合。”

何玖娘说这些的时候语气轻松,甚至还笑眯眯的,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陆柏川听得心都揪在了一起,明明那么凶险,她却为了不让他担心,故意说得这么轻快。

忍不住将她拉进怀里,浅浅的抱了抱,说道:“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能保护你们。”

何玖娘全身僵硬,很是不适应这样的接触,按理来说,她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突然被一个男人靠近,应该会抵触的,但除了身体略微僵硬之外,她心里其实并不排斥。

除去陆柏川之前的长相是在她的审美上,让她能欣然接受,那么现在毁了容的陆柏川,却让她生出无限的心疼来。

他离家多年,从不跟家里联系,并不是抛弃家里,而是做着保家卫国的大事,且他知道家乡遭难,也做过努力,拼了命的提前完成任务回来,也只是为了找他们一家人。

这样的男人,她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她伸出手轻轻拍拍他的背,笑道:“害,你不用自责了,咱家现在过得可好了,家里做生意赚了不少钱,也帮扶了其他族人,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你的下落,现在你也回来了,咱们一家人才算是真正的团聚。”

“嗯。”

他心中千言万语的感谢,却说不出口,只是搂在她腰间的手又紧了紧,从此他再也不离开他们了。

过了好半晌,他松开她,突然说道:“我在外多年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放心。”

何玖娘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实在,但同样也很满意他的态度,洁身自好的男人,在什么时代都是少有的。

“知道了,不过我这边……”

“你这边如何?”

“害,也没什么,就是娘一直操心着要给我另外找个丈夫,这来来回回的,相看不少了。”

陆柏川:……

很好,满心的旖旎就这么瞬间消散了。

狗儿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后边响起:“娘亲,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