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阴阳界起始卷之仇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仇仙

第二百八十四章仇仙

爷爷凭借着我太爷爷留下的笔记手札,这才在山顶找到了这处杀阵,要是没有太爷爷的笔记手札,累死我爷爷也找不到啊,一位巅峰风水阵法大宗师布置的隐藏杀阵,那是一般人能找得到的么。

爷爷已经大体的跟太爷爷笔记手札上的记载比对过,这处杀阵的总体上都没问题,就是因为这些年也没有维护,有些地方因为风水变动,已经出现的变化,需要补充维护一些。

我爷爷看着岳家家丁已经收拾完毕,已经站在边上等着我爷爷发话了。

“都收拾妥当了,那就下山吧,有人要上来,咱们别碍事。”

爷爷对着小康挥挥手,示意众人可以下山了,本来爷爷是想见见萨满教风水阵法师的,现在人家故意躲着他,见是见不到了,说两句出出气还是可以的。

二龙山的山脚下,一个黑袍弟子站在马车侧边,对着马车行礼,恭恭敬敬的禀报道。

“大长老,岳家人要下山了。”

这顾明的小师弟,就是来大长老这里留个好印象的,大长老一脉修习的比较全面,修行物资也是丰富,而且大长老这边人也不多,人数少、物资多就是大长老这一脉的真实写照,四长老这些弟子,惦记着大长老这一脉的物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现在有机会让大长老问个名字,记住有这么个人,那就是成功,到时候也好去大长老一脉显摆一下,拉拉关系。

“知道了。”

大长老正坐在车厢里闭目养神,这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了,本来按照大长老的脾气,早就上山会会岳家的众人了,但是,这次他要考虑后边车厢的人,后边车厢里边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不是那种他可以忽略的人,车厢里的风水阵法师既然说了,要等着岳家走了再上山,那他就只能在车辆里憋屈的等着。

一大队人走下了二龙山山顶,这一队人下了山,在山脚下的马车边上汇聚,接着就离开二龙山,向着东边行去。

“上山。”

大长老在车厢里看着岳家的马车离开,这才对着站在车边的萨满弟子说到,他自己也慢慢的下了车,下车之后,眼睛看着远去的岳家马队,眼神恶毒,牙齿咬的嘎吱吱的响。

“岳家的人,一辈不如一辈。”

一个一身黑袍的人,走到大长老边上,看着远去的马队,小声地说道。

“呵呵,就这样才好。”

大长老转头看着黑袍人,笑了笑,伸手邀请黑袍人上二龙山。

远处的一处山坳里,两个穿着岳家家丁服饰的人,其中一个看着上山的大长老和一个黑袍人上了山,另一人看着他们附近,小心的戒备着,这监视大长老他们的家丁,竟然是个带着黑色墨镜的。

岳家营地里,爷爷他们已经回来了,爷爷让魏管家去请许大供奉和吕家家主。

片刻之后,爷爷的帐篷里,爷爷、许大供奉、吕家家主以及老把头坐在桌子前,爷爷手里拿着一串珠子,不断地转动,这串珠子也是法器,那是我们岳家每人都有的命珠子,一出生就会制作,等着十八岁成年才会成品,这平时都是在家中祠堂供奉,只有出门才会随身携带,以求保命的法器。

“看清楚了么?”

爷爷对着站在边上的,一个戴着墨镜的岳家家丁开口说道。

“看清楚了,是大宗师无疑,跟咱们家老太爷都一样,与天地相合。”

戴着墨镜的岳家家丁,恭恭敬敬的对着爷爷说到,说到我太爷爷的时候还对着头上拱拱手,这一表示尊敬。

“大宗师?那没被他们发现么?”

吕家家主一听是大宗师,有点不敢相信,这风水阵法的大宗师国内也是有数的,岳家的已经没了,还剩下的两个一个归隐青城,一个在京都,这来的是哪一位啊。

最让吕家家主吃惊的,还是这个岳家的家丁,一位风水阵法大宗师的感应是何其的恐怖,那可是已经与天地相合的境界,可以借助天地之力,别说是你对他探查,就是带着恶意的看上一眼,他都能准确的感应到你,对一位风水阵法大宗师探查,那无疑于是自投罗网的找死啊。

“他发现不了,就是我爹在,他也发现不了,这世上就是有些人天赋异禀。”

我爷爷倒是不担心岳家家丁被发现,这位家丁是我太爷爷发现的,也是我太爷爷救下来的,因为感念我太爷爷的大恩,这才在岳家留下,做了岳家的家丁。

“他是绝念者?不对,绝念者无法探查别人的境界,他是异者?还是探查类的异者?”

许大供奉也好奇的打量着岳家的家丁,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绝念者,这绝念者是一种特殊的人,他们独立于天地之外,不容于天地,可以隔绝天地间所有的探查,这世界就像是一盆水,而绝念者就是一滴油。

异者就是一些天赋异禀的人,他们天生神奇,拥有常人没有的能力,总体来说也是三大类,天魂异者所代表着的天魂异能,主要是能量的运用,而探查类也属于天魂异者,地魂异者所代表的地魂异能,他们主要就是肉身异能,上至长生不老,下至力大无穷,都属于地魂异能的范畴,而人魂异能所代表的就比较驳杂了,只要是兼有天地异能的,就算是人魂异者,因为人魂异者就是包容,包容天地就是人魂修士的追求。

拥有三魂异能的异者,都是被上古三魂修士渴望的传人,只要是异能与功法相合,那修行就是一日千里,甚至是有的天纵之才,可以做到朝夕之间便成就宗师。

“正是,大宝兄弟是天赋异禀的异者,可以探查所有人的境界,而不会被察觉,这是我家老爷子亲身试验过的,绝不会出差错的,我没等到萨满教的代表,就知道他故意躲着我,那这人就更让我好奇了,所以我才让大宝兄弟先走一步,在山脚下找个地方隐蔽,就是要看看这人到底是谁。”

爷爷点头承认了周大宝是异者,并且说了为什么让周大宝去探查萨满教的代表,这些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这里坐着的都是自己人,也没有隐藏的必要。

“老爷子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