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试锋 > 第481章心腹之臣

周大虎抬起身子道,“皇上,臣手中有刀,乱不了,天下想做官的人多得是,还怕没有做官的人?”

朱由检眉头一皱,道,“朕岂能为这些小事就乱杀人,那样朕就不成了昏君了吗?”

周大虎不由心中嘀咕道,“当昏君总比亡国之君强吧。”

周大虎道,“皇上,臣有些大逆不道的话想说,但又不敢?”

朱由检知道周大虎的心思,“朕恕你无罪,起来讲。”

“谢皇上。”周大虎慢慢站了起来。

“皇上,大明现在内忧外患,一旦大明没有了,首先遭屠戮的就是皇亲国戚,这些人是每一个新朝代所不能容忍的……”

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喝斥响起,“大胆,我大明江山永固,千秋万代,岂会没了?”

周大虎不用看就知道是皇上身边的王承恩发出的声音。

对王承恩,周大虎还是很尊敬的,死节忠义之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让人尊敬的行为。

周大虎看向一脸平静的崇祯皇帝,低头躬身一礼道,“臣只是就事论事,分析一下形势和事情,并没有任何其他心思。”

朱由检默默点点头,沉着声音说道,“朕知道,爱卿继续讲。”

不过这一打断,周大虎已经不想在这个上面再讲那么多了,自己也试探够了。

后世之人都评价崇祯帝薄情寡恩、多疑自重,但是对杨嗣昌却是一直相信有加,至死也没有改变。由此可见,崇祯帝的性格是多方面的,史书也不是全能的,只是真相全貌的一角而已。

自己之所以现在敢这么大胆找死之言,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不是昏头而去找死。

有所依仗且把握很大,才冒险一讲。

其一就是,自己山野出身,涉入朝堂之事几乎没有,这样皇帝就不会疑心朝臣勾连。

其二就是,年纪,年纪小,说什么话,别人也会认为那是没有心机,赤子之之心的无心之言,不会上纲上线。

其三就是,自己一路军功而升,连战连捷,在此内忧外患严重的时刻,正是朝廷和皇上求贤若渴的用人之际,轻易不会治罪斩杀自己。

“皇上,臣可问皇上一事?”

周大虎转变的有点快,朱由检有点跟不上,疑惑地答道,“可以,何事?”

周大虎郑重的问道,“皇上,可有心腹之臣?”

朱由检一愣,觉着这个问题有些匪夷所思,随即说道,“朕,身为天子,文武百官皆是朕之心腹,朕一视同仁,公平对待,没有高低之分,亦没有里外之别。”

周大虎摇摇头,道,“皇上,臣之部下,以及发小,都是为臣使用效力,但臣用人除了能力之外,也是有很大的亲疏远近之别,在某些位置上,不看能力,只看亲疏远近,一碗水端平,那是不可能的。”

周大虎一说,朱由检十分聪慧的人,就知道了周大虎的想法。

“你想成为朕的心腹之臣?”朱由检有些想笑,他不理解周大虎的想法。

周大虎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他没办法的办法之一,自己想壮大,到时候有扭转乾坤之力,就不能在朝廷体制内按部就班的发展,必须另僻蹊径,他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崇祯皇帝的信任和支持。

他知道这很难,但也想试一试。

“臣不敢,但想得到皇上的信任,授权做一些事情。”

朱由检立即警觉起来,眉头一皱问道,“授权什么事情?”

“臣想兼差管理河北三府之地民事。”周大虎平定而道。

朱由检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厉声道,“你可知你说的是什么吗?”

虽然这三府地方不大,但地理位置很紧要,现在竟然跟自己要权,上马治军下马治民,胆子是真不小。要不是看其年轻无知,现在就革职查办了。

周大虎道,“臣有所知,自唐末、五代藩镇割据以来,前宋和我大明,皆是文武分置,文武不能兼任,以防武将做大。”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不过臣认为,朝代不同,且我大明太祖皇帝设立的官制发展到现在,大小相制,左右相制,轻易不会发生藩镇之事,臣只想做事。臣这次想整修三府水利设施,以防旱灾饥荒。”

朱由检幽幽道,“这事自有官府为之,你一个武将瞎操什么心?”

“皇上,可曾听说臣在彰德卫投入上万钱粮大力兴修水利,在此微臣报告,今年已经是大丰收,产量翻番,卫所军户月粮不再需要朝廷下拨,月月按时发放。粮食已经有所盈余。”

朱由检眼睛一亮,瞬间想到了杨嗣昌上的奏疏,里面就提到了周大虎自己掏钱兴修水利的所作所为,上疏请求升任周大虎后,也升其父为彰德卫指挥使。因此他将这件事情发到了内阁处理,升其父之职已经发了出去。

这么一提醒,朱由检顿时明白了周大虎的意思,但又不确定,问道,“你想自己出钱兴修水利?钱从何来?”

“臣会自筹,不用皇上担心。”

这是替自己分忧,这是好事,可是他想到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尤其是科道言官,原本有些心动的他,随即把这个念头按了下去。

不过这个可以有变通的地方,朱由检道,“此三地,你是武将,不能做文臣之事,不过可以推荐三位担任知府,再推荐一些人担任知县。”

随即朱由检,两眼一瞪厉声道,“朕用你推荐的人担任三地的官员,你能保证三地没有饥荒流民和域内安定没有贼寇吗?”

“臣敢保证。如果完不成任务,臣甘愿领罪受罚。”周大虎中气十足,朗声而道。

周大虎又提出了一个疑问,就是他不是文臣,没有举荐的资格。

朱由检想了想,道,“你去找首辅大人,让他给你你想办法,朕也会给吏部打招呼。”

随即话锋一转道,“朕观你一直说心腹之臣,你心中的心腹之臣该是何样?朕的那些重臣难道不属于朕的心腹之臣吗?朝廷之中的百官难道不属于朕的心腹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