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骷髅领主的成长日记 > 第七百五十一章:攻守之战

转眼间夜幕降临,在守城部队与皇帝铁青的面色之下,伴随格鲁温利用法力操控泥土,好几个巨型战争机器出现在众人面前。

数十米高的体型,厚重的身躯,四四方方的构造。

这正是古代用来攻城拔寨时,最出名的战争机器之一!攻城塔!

这上方没有搭载任何攻城器械,毕竟太复杂的东西,格鲁温一个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制作出来。

这就是一截由泥土制作而成,拥有两排大轮子,可以推动的泥土城墙而已。

虽然构造简单,却十分实用。

士兵们顺着楼梯爬上去,立刻就能抹平守城方的优势,甚至能反过来以高打底,进行火力压制。

伴随双方城墙相接,无数士兵可以直接登墙作战。

古时围城,一围就是数月不止,其中一大半时间其实都是在建造攻城器械。

毕竟拿认命堆得堆到什么时候,死的人太多,搞不好会士气崩溃的。

而像是攻城塔楼这种巨无霸,基本上一旦制造成功,也就宣布着这场拉锯战正式结束了。

没有了城墙之利,城内的兵必败无疑!

轰隆隆的巨响中,在格鲁温的操控,与下方无数士兵的推动之下,沉重的攻城塔楼开始朝着城池靠近。

上方的士兵拼命射箭,玩命的扔着石头。

可不管是滚木雷石,还是金汁箭矢,任何东西砸在士兵上方厚厚的甲板,都只会被直接弹开。

因为是用泥土制作而成的原因,连火攻这一办法都无用。

而且此时的皇帝甚至就连派遣魔法师部队这种王牌,强行拆除攻城塔楼都做不到。

因为这座坚固城墙之内,使用了太多太多的禁魔石,寻常法师到了城墙上,就连凝聚出一个火球都费劲。

甚至就算是领主级高手,在这座城墙面前,一身实力也发挥不出一半。

这就是璀璨帝国最后的底牌之一,禁魔之墙。

凭借着装备精良的禁卫军,还是常年驻扎在皇城内的两支王牌守城军。

再加以限制魔法的禁魔石与高耸城墙。

任何人想啃下这个硬骨头,恐怕都会崩坏满嘴牙。

而只要中间的皇城不破,再加以两侧山脉与几处同样有禁魔城墙的天险要塞组成防线。

那么就算璀璨帝国真的哪一天战败了,被敌人打到了家门口,也顶多是失去一半领地。

这横在中间的皇城,便是能让璀璨帝国起死回生,保住最后家底的王牌!

可是皇帝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家最引以为傲的底牌,居然会反过来锁住自己的手脚。

正常攻城,以十倍之敌围困都未必能拿得下来。

更别提皇城不但高耸入云,后方还有无数资源撑腰呢。

只要封了魔法,不让敌人瞬间破城,这数十米高的巨城,理应是不败的才对。

可如今他们人多,对面的人更多。

他们骁勇,对面的人更不怕死。

如果连唯一的城墙优势也被抹平,那可就真的玩蛋了。

毕竟就算皇城的士兵怎么再精锐,你跟半个国家的子民死磕,对方还悍不畏死,也绝对是死路一条啊。

沉闷的号角声中,伴随着锁链放开,无数覆盖有泥土的沉重木板轰然落下。

在这二十几米宽的木板后方,则是挤成一片的无尽士兵。

这群之前还是农民的家伙们,如今身上穿着从各个城镇弄来的铠甲,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完全不管盔甲够不够坚硬,更不理会武器到底锋不锋利。

伴随着木板重重砸在对面的城墙上,他们直接举着武器咆哮冲出。

只是还不等他们露头,早在城墙上整装待发许久的无数精锐士兵,就已经猛的松开了弓弦。

长弓!劲弩!甚至是弩车!

漫天箭矢飞舞中,无数顺着木板滑行下来的暴民,当场就被射成了筛子。

他们顺着滑板斜坡翻滚落下,还没落地就已经彻底咽气。

不等灭掉了第一批冲锋者的守城部队松一口气,又一批敌人也从攻城塔楼上露头,根本没有理会下方躺了一地的同伴尸体,完全不在乎插满同伴全身的箭矢,咆哮着又跳了下来。

木板斜成四十度角,如滑梯一般指向城墙。

一批又一批的暴民顺着木板疯狂滑下,这边刚落地就撞在了枪阵之上,当场一命呜呼。

可这个人刚死,第二个人就跟着撞了上来。

第二个人才被一起穿成葫芦,第三个人又紧随而至。

用来守城的长枪能有多长,最长不过三米,短的甚至才一米出头。

毕竟这是用来守城的,不是用来列阵的,能确保敌人爬不上来,刚露头就把他推下去便行了,无需太过在乎长度。

串一个两个士兵,这种长枪能做到。

串四个五个,也勉强可以。

但是伴随着跳下来的敌人越来越多,前方的尸体越堆越高。

渐渐的,长枪要么被撞断,要么就直接被尸体掩埋。

只是眨眼之间,堵在攻城塔楼前方的枪阵,硬是被对方拿尸体给堆开了!

望着无数暴民踩着同伴的尸体跳出来,疯狂朝四面八方杀至。

根本无法拔出长枪的士兵们,匆忙抽出腰间短剑迎敌。

这群士兵也确实是精锐,能被选为禁卫军者,能被选出来驻扎皇城者,那都是最顶尖的战场好手。

以武立国的璀璨帝国,哪怕已经度过一千多年,也依然没在军事上怠慢一分一毫!导致守城军队中没有一个废物!

只可惜再厉害的好手,如今在这混乱的战场上,也没有丝毫用武之地。

因为跳下来的敌人实在太多了,多的简直令人发指。

这边才挥剑砍死一个,就立刻有人从尸体上方扑下来,挥舞着武器一阵乱砍。

等你好不容易把上面的人一剑砍死,又有好几个家伙推着尸体用力,当场连尸体带你一起推倒在地。

不等起身,乱七八糟的武器就已经甩到面前,当场将倒地者乱棍打死。

拿数座攻城塔楼形成的平台当箭头,无数暴民以滚雪球的方式,疯狂向四面八方扩张。

这不是比喻,而是货真价实的在滚雪球。

踩着同伴的尸体,翻身砸在敌人身上,不等这边起身,就已经有更多同伴踩着冲过敌人。

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之下,列阵防守的守城部队一退再退,先是枪阵被破,然后是数米高的城台被夺。

喊杀声中,一段又一段的城墙被暴民们夺走!

只不过这以人命当跳板,势如破竹的争夺战,在片刻后立刻又被压制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