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横推山河九万里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六大道主

是以,在种种道具,加上李平平的非凡魅力,以及时空使徒、轮回者、超凡游戏者,三方联合助攻之下。

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取信了张良,以及张良的一众盟友。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何况李平平也根本不可能是大秦的人,他们已经见识过李平平麾下的力量。

李平平的下属,一个个都是强者,这股力量要是属于秦国,恐怕这个天下,早就没有他们生存的空间了。

而这,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李平平获得张良以及张良的一众盟友的信任的原因之一。

而按照道理,对于反秦无比热衷的张良,在有了“天帝使者”的帮助后,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但此刻,他却是眉头紧锁,神色几番变幻,显然是在犹豫,在挣扎。

本来以他的城府,早就到了喜形不显于色的境地,诸般喜怒,都不会显现于面上。

但实在是,李平平的提议,太过惊人了,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那就是破开三皇五帝遗留的封印,释放那众多的太古凶魔,时期祸害人间,以此消减大秦的国运。

这个办法是否有用,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肯定是有用的。

然而,一旦用了这个办法,那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国恨家仇了,而是背叛了人族。

是以,哪怕是在韩国被灭,张家近乎灭门,对秦国最是愤恨的时候,张良也没有想过,去做这种事情。

而如今,张良之所以挣扎,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意动了。

本来是有圣人出手,刺秦之事十拿九稳,但如今,大秦国运蒸蒸日上,一日强过一日,却是使得张良对于圣人,也没有多少信心了。

特别是当李平平这个“天帝使者”,亲口对张良说,王阳有可能窃取天帝的权柄的时候,张良内心的矛盾,更是达到了巅峰。

想要破开三皇五帝的封印,自然不是易事,但李平平这个天帝使者,却是提供了可行的办法,唯一的问题,就是他需要过自己那一关。

“难道真要让大秦千秋万代?!”

“只是天下人又何辜?!”

……

张良的心绪起伏着。

“区区太古凶魔,等到天帝降世,轻易就能扫平,不足为患。”

“何况,子房兄破解封印,也非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是为了拨乱反正,于天地有大功德。”

“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时机稍纵即逝,若是不能抓住,彼时后果不堪设想……”

李平平在一旁,继续说道。

良久,张良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道:“好!”

“如此罪孽,功成之后,我自以死谢罪!”

“如今却是要留着有用之身,掀翻暴秦!”

至于李平平提出的办法,不是别的,正是借陈胜吴广的力量,这二人皆是太古大凶的神念转世,为的就是破坏封印。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了,他们失败了,但却也成功了,虽然他们败亡了,但却在他们败亡后数年,在楚汉相争最激烈的时间点,劫气汹涌之间,破开了封印。

这世上,太古凶魔,秉承天地煞气而生,一共有七,分别是穹、刑、绝、戮、蚩、洪、灭,这太古七凶,乃是天生地养,出世的时间,也有先有后。

其中最早的穹,甚至和此间世界的第一位圣人太元圣人,争夺过天地主宰的位置。

只是败在了太元圣人手上,被打散了形体,直到千万年后,伏羲的时代,才再次出世,但却被伏羲所封印。

而这些个太古凶魔,一个个都是神通广大,虽非是圣人的对手,但却也远比神人厉害,三皇五帝能够封印他们,除了他们本身功参造化之外,也有圣人们的帮助。

是以,想要破坏三皇五帝的封印,其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陈胜和吴广二人,却是太古凶魔之中,绝和戮的魔念转世。

这二魔,出世较晚,出生的时代也好,是以封印相对较为薄弱,这才让他们走脱了一点意念。

是以,这二人就是一把钥匙,只要利用的好,再加上时空使徒、轮回者、超凡游戏者三方人马的帮助,纵使如今劫气不足,但提前破开封印,并非是什么问题。

……

而就在三方永恒序列的人,联合张良一行,欲要破开三皇五帝的封印,释放太古凶魔,祸乱神州,以削减大秦国运的时候。

王阳的力量,也在悄无声息之间,抵达了第二个阶段,他身上并未出现任何的异象,一切都发生在悄无声息之间。

他的第二道大道神通,大衍道,就这样出现了。

不止如此,王阳的这个马甲,其精神意念,更是在广阔无限的多元时空之中,接收到了更多的超凡信息。

“大道之变,时乘六龙,汝等,是时候归来了,助我征战!”

王阳的力量,在此刻凝聚变化,最后竟然凝聚出了六枚白金色的种子,遁入虚空之中,四散而去。

……

一间寒舍之中,一个贫寒的儒生,正在读书,饿了就用水瓢从水缸里舀一瓢水,以此充饥,如此虽然清贫,但他也乐得其中。

但就在这时,一枚白金色的种子从虚空中突然浮现,随后就融入了其眉心之中。

立时,无论是肉身还是精神,都开始脱胎换骨,种子只是一个引子,又有无量量的国运力量,从虚空之中灌注而来,时期力量节节攀升。

良久之后,书生无论是体态还是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来如此,从此之后,只有王劫运,再无李青山。”

书生自语,随后便踏虚而去。

……

另一边,一处铁匠铺,一个中年铁匠,正在打造农具,就在此时,白金色的种子浮现,与之合一。

“从此之后,只有王太白。”

年轻了二十岁的铁匠,锋芒撕裂虚空。

……

又有山中的樵夫,落魄的棋手,退伍的老兵,路边的乞丐,一个个地方,一个个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却都在此刻,被白金色的种子选中,从此脱胎换骨。

乾元道尊座下,六大道主,终于归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