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夜将尽。

指的是深夜快要结束,大多是指四至六点间,人的睡眠最深、沉、稳的时候。

月黑风高,正适合杀人放火,大量不明身份的人出现在了城主府外,他们都循着阴影前进,偶尔有巡夜的城防军走过,却没一个士兵发现这个城市潜入了大量刺客。

如果不是卡迪姆(写惯这个名字了,为避免大家诧生,继续沿用,注意:城主的名字实际上叫崔斯特)挣粮价、平息可能发生的**,城中百姓感念他的功绩,街道上积雪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些人在雪地上行走,必然会踩出脚印,早就被发现了。

城主府之中只安排了少量的值夜府卒,卡迪姆自己就是神明境界,又哪会有什么安全问题,好歹他也是七十二主神其中之一的后人。

招惹了他就等于招惹了七十二主神。

来的人都是精通暗杀的好手,府卒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死于自己的影子刺出的刀、或被拉入地底、或被草木所化藤条活活勒死、或是忽然被一股香气迷晕在地。

一点血都没有见,即使是被一刀刺中肾脏的,刀上的寒气也令伤口封住,没有一滴血漏出来,甚至刺杀者还炼地往伤口上打上一个伤口愈合的神术将血液封在了腹腔之中。

不过十余分钟,整个城主府除了城主的卧室一圈,所有的家兵、仆役、侍女都已经遭了毒手。

黑衣人们慢慢围向了卧室,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面对的是一位神明级的存在,虽然神明级只是神系中最底层,但卡迪姆当了这么多年的城主,就算说不上日进斗金,但肯定也积蓄了大量的财富,神明们会怎么对待自己得到的财富?

当然是转化为自身实力。

而到了现在,卧房中依然没有半分动静……

我们不会小瞧你的,你已经知道了吧?

领头的黑衣人偏了偏头,示意后面的人跟上,立刻就有几个黑衣人开始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取出各种东西,还有在地上以莫都亚(一种类似粉笔的魔法材料)开始勾画阵法。

你不是要憋着等我们进你的卧房么?那就憋死在里面好了。

勾画阵法、走动、物取放置,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终于卧房中的人忍不住了。

“哐!”整个大门被踢得飞起。

“什么人敢到城主府撒野!?”

伴随着这声怒吼,一个硕大的火球扑向了正对着卧室房门的刺客。

黑衣人们却并不说话,非常默契的纷纷躲开。

来人不是卡迪姆城主,而是他的贴身侍卫。

即使在夜里,他也在城主卧室的外间护卫,在几分钟前他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因为整个城主府太安静了,安静得连脚步声都听不到,城主府里也是安排了巡夜人的,几分钟一趟会经过卧室前。

趁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刚刚发出了魔法的档口,分出四个人向他发起了攻击,而躬身正在描绘魔法阵的阵法师如同什么都没看见,依然专注的在地上写写画画。

四人的攻击有风刃、有雷电、毒藤箭、还有精神攻击,侍卫身上连连闪光,那是护身的各种魔法装备在生效。

“两个神明、两个从神!”他沉着脸低喝了一声。

身形一晃,忽然出现在了使用风刃的魔法师面前。

魔法师本来正准备用风之束缚引响他的速度,眼前刀光一闪,只觉得胸口一凉,然后是剧烈的疼痛,魔法师上半身斜斜滑到地上,竟是被这侍卫一刀砍成了两截,顿时一股人血特有的腥臭味散发开来。

“死士!”侍卫脸色一看,他听到了那风系魔法师喉头发出嗬嗬的声音,寻常人再怎么也会挣扎着惨呼几声,这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却不能出声,只可能是切掉舌头的死士。

刺客中死了一人之后,马上又有一个人填了上来,侍卫故技重施,想要再斩一人,但身后却一股恶风传来,他心中再惊:“盗贼!”

后脑一阵剧痛,顿时,他头脑中一片空白,紧接着背心连连传来几下刺痛。

“是背刺!”他虽然目不能视物,行动也进入了僵直状态,但却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受到了来自身后的攻击。

“不仅是盗贼,而且是盗贼中的精英,可以利用阴影跳跃的顶级高手,完了。”他身上负责治疗的魔法装备急骤闪动,拼合愈合他的伤势,他狂吼一声,终于从晕眩之中恢复过来。

这时他才感觉到胸腹剧痛,那四个魔法师已经退得老远,两个手持大剑的黑衣人站在自己面前,侍卫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如冷漠如死人般的眼神。

他们手执大剑,剑刃已经送入了自己的体内。

他拼命调动神力,就准备发动自爆,脖颈处却一凉,紧接着觉得身子一轻,然后又是天旋地转,重重的栽倒在地,动弹不得,眼角余光却看到门前台阶下,一具颈部还在喷射着金色血液的尸体直立不倒。

“头呢?那是我?”神明的生命力极为旺盛,他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被刺客联手攻击,斩下了人头。

那从后切断自己颈部的盗贼再次陷入了阴影之中,然后走上一个黑衣人,手中比划着玄奥的手势,在空中画出一道线条,整个世界渐渐陷入了黑暗。

黑衣人将侍卫的头颅和身体分别封印后,两名剑士才抽出插在侍卫体内的大剑。

“你们是谁派来的?”卧室门后传来人声。

卡迪姆从门中走了出来,一脸沉痛的看着失去支撑倒下的侍卫。

没有人回答他。

卡迪姆手中拿着一柄权杖,发动了城市防御,这表示有巨大的危险降临到了城市。

只要城市防御一发动,整个城市就会陷入到战时状态,非城市人员,都会被防御阵法排斥出去。

“告诉我,你们是谁派来的?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卡迪姆的声音变大,他有些不耐烦了。

“嗡!”又一道阵法升起,这回却是由刺客方阵法师布下的阵法发动了。

卡迪姆大怒,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在自己眼皮下杀了自己那么多人?刚才不过是请出城主权杖需要些时间,想不到一出来,跟随受自己数万年的贴身侍卫就已经遭了毒手。

手持城主权杖,立足城市之中,战斗立塂比真神,他已经观察过了这十多个黑衣刺客,他们的最高的也仅是从神境界,最低的是真神。

“你们必须付出代价,我会让你们的灵魂受到永远的灼烧!”卡迪姆愤怒地道。

“轰!”

城主府的地面裂开,地面之下有大量的火焰顺着着?缝喷出,有两个黑衣人一个不防,被烧个正着,转眼就变成了人形火炬。

但这两个被点燃的黑衣人却也一样的一声不吭。

地面不停的喷出火柱、岩浆球,但裂纹到了阵法师绘制的阵法前被止住了,城主府的阵法还没到强大到可以完全压制其他阵法的程度,两个魔师同时手按地面,往里面注入魔法。

魔法阵上的线条闪起莹莹光芒,周围几个物件也开始发亮。

城主府内的阵法竟开始慢慢减弱,地面上的裂纹也慢慢合拢,那顺首裂缝升起的烟雾和硫磺臭味也渐渐淡薄。

“禁魔阵!”卡迪姆退后一步,脸色惨白。

有禁魔阵在,这一片区域都会变成禁魔空间,也就是说,城主权杖变得连烧火棍都不如了。

他狂笑起来:“你们还真舍得!连禁魔阵都用上了?这是非要取我的性命了?”

他将权杖往旁边一扔,锵的一声,拔出了一把长剑。

“来吧,既然你们准备得这么充份,肯定也不介意死几个人了!”

话音刚毕,他忽然回首一剑,空气中闪出一篷血花,一个身形变成两截从空中跌落,正是那个利用阴影跳跃的刺客。

领头的黑衣人一挥手,所有的黑衣人都扑了上来。

在城主府之中,城主最大的优势就是主场,在主场之中,他的神力损耗会变得极小,只要脚踏大地,就会有神力源源不断的补充到体内,而且会有各式各样的迅捷、力量、防御、体力等方面的加成,所以才能以神明境界达到真神境界的战斗力。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拉到一个与大家平等的状态,禁掉城主府的阵法,虽然不能禁掉整个城市的,但他们作为死士,并没考虑过关于成功之后逃脱的问题,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杀死目标。

卡迪姆沉着脸,退了一步,退入了卧房门,这时城市大阵已经启动,自己掌握的城卫军自然会发现不妥,只要坚持一会儿他们就会来营救自己。

一个黑衣人冲了上来,剑光一闪,黑衣人提着剑挡去,但卡迪姆的长剑剑尖一颤,已躲过了格挡,刺在向了黑衣人的心脏,黑衣人拼命躲闪,剑锋一挑,一条手臂飞了起来,黑衣人闷哼一声,退了下去。

黑衣人的首领摇了摇头,一挥手,几个黑衣人从储物空间中拿出弓弩,扣动了扳机,顿时,暴风骤雨般箭矢向房内洒去,如果白羽在一定会气愤,只供给军方使用的诛邪弩居然流落到了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