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紫岩仙魔录 > 第五七七章 菜金城

无夏忍冬二人甫一进城,就感觉到不对。

“有魔气。”无夏警觉道。

菜金城有一家叫做神日宗的魔宗,无夏早就知道的,但是这魔气非同寻常,它与无夏平常多接触到的大夏魔气不同,这菜金城的魔气更加狂暴犀利,更接近与大夏之外的魔族。

“小心,城内有魔宗神日宗,却也有外面的魔族的气息,很有可能二者勾结。”无夏给鄢阳传音道。

所谓外面的,就是指大夏世界之外的,鄢阳立刻就懂了。

“小心一点,看这些魔族都在哪,他们极有可能隐藏在神日宗内,还有那神日宗是不是真的有傀儡基地。”鄢阳传音道。

她立刻将棕熊唤出,“熊兄,用你的灵虫探查一下里面的神日宗。”

“是!”棕熊隐身在城外的沟壑中,如水浪般的灵蚁灵蜂却静悄悄地潜入了城中。

这时候西风也传话来了,“我们发现了一些人鬼鬼祟祟的,他们从城外运进来许多布阵用的基石矿材,都运往南城一个叫神日宗的魔宗。”

鄢阳闻言,更加肯定那神日宗必定有问题。

“跟上他们,争取进入神日宗。”鄢阳道。

“那一队来了。”黄伶指着天边道。

鄢阳抬头看,林有迟正骑着一头乌黑大牛,慢悠悠地,领着四个队员驾云而来。

“花道友动作很快啊。”林有迟仍旧是那张标志性的笑脸。

“刚到。”鄢阳多看了那已经结了金丹的大牛两眼。

林有迟已经觉察到了鄢阳的眼神,呵呵笑道:“呵呵,不是普通的老牛,这是灵兽,我师父送我的。”

炽焰送的,还是结了金丹的灵兽,果然看重林有迟。

“废话少说,说吧,我们两队怎么合作?”鄢阳道。

“你看,是你们先到的,还是你先说说吧。”林有迟拍了拍大黑牛,大黑牛一晃就化成了一个黝黑的汉子。

“我们也是刚到,我把他们都放进城里去了,可是尚未有头绪。或许你知道些什么内情?”

鄢阳试探了一下。

“呵呵,我怎么会知道内情,我跟你一样,也是刚刚接到任务。”林有迟滴水不漏。

“既然如此,那就再等等吧。”鄢阳用余光看着林有迟的表情,林有迟的嘴角明显牵扯了一下。

“你们四个也进城去看看,我们不能只在边上看着,坐享其成呀。”林有迟命令道。

“是!”呼呼呼,林有迟的队员也进城去了。

“既然咱们会合了,不如也一起进去看看?”林有迟建议。

“进城。”鄢阳是对黄伶黄俐说的。

林有迟和那大黑牛摇摇晃晃地跟在疾步离去的鄢阳三人后面道:“花道友还在为赖奎之事迁怒与我吧。”

鄢阳立刻停下来,扭头道:“赖奎是我这西部大陆就结识的同伴,等我查出他的去向,凡是加害与他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花道友好义气!”林有迟啪啪地鼓掌道,“林某佩服,只可惜林某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修道之路唯我独尊,才能逆天而行,修成大道。恕林某跟花道友不是一路人。”

“哼,”鄢阳冷笑,“可真是冠冕堂皇。天道昭昭,不择手段之人,罪孽深重之人,必受业火焚身,你掂量掂量自己是否能抗过业火焚身之刑再说话。”

林有迟脸色一冷,却立刻恢复如常,“瞧花道友说的,我怎么就罪孽深重了呢?”

鄢阳反倒笑了,“你怎么了,与我无关,是不是罪不罪孽深重,也与我无关。但你若招到我,我必不会与你善了。”

话已至此,就没有聊下去的意义了。鄢阳径直走向一家茶楼,并且上了二楼。

“脾气不小。”林有迟不屑地嗤笑道。他林有迟活了这么些年,讲究的是怎么做,而不是嘴巴上怎么说。

“别看你现在嘴巴厉害,等一下动起手来,老子叫你哭!”林有迟低头掩去眼里的杀机,也在茶楼的底层,单独坐下了。

“那些运送矿材的人突然就消失了!”西风传音回来道。

“必定是林有迟动了手脚。”鄢阳马上意识到很有可能是林有迟的人往里面送了信。

“无夏你那边呢?”

“我已经进了神日宗……稍安勿躁。”无夏传音道。

“好。西风,你们两个去看林有迟的人都在跟哪些人接触。”

不光要灭虫,还要堤防灭虫军,真不知道夏皇和隽珩在想什么。

鄢阳貌似在云淡风轻地喝茶,其实内心已经是一盘棋了。

林有迟在楼下也没闲着,对着一枚令牌,也是一通命令。

轰!一道火光从城北处冲天而起。

鄢阳和林有迟不约而同跳了起来。

“城北……西风,城北怎么回事?”鄢阳问。

“不知道,我和高睿现在就过去。”

“且慢,你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盯住林有迟的人。”鄢阳又道,“火莽,易寒,你们两个去城北看看。”

鄢阳带着黄伶黄俐也立刻向城北赶去。事实上,城中大部分修士都在往城北处移动。

“熊兄,你勘察得怎么样了?”

“大部分已经完成。神日宗正在布置一个巨大的传送阵,依我看,这传送阵至少能传送一只军队。”棕熊道。

哦?能传送一只军队的大型传送阵,也只在天榜进选大会上见过,那是需要数个元婴一起开启的大阵,小小的神日宗要它来有何用?

“好,你将绘制出来的神日宗内部地图,给我们的人每人传送一份。”

“好。”棕熊指挥着蜂蚁继续忙碌。

鄢阳几句话的时间,已经飞到了那浓烟滚滚之处。

一只体型巨大的傀儡横躺在地,两只原本是眼睛的地方正在呼呼地向外喷火,身上的木质零件发出噼噼啪啪的爆炸声响。

“傀儡!果然有傀儡!”林有迟指着那团已经淹没在浓烟和烈火之中的傀儡夸张地叫道,“这傀儡出自何处?”

一个方脸的,跟着林有迟的队员,从人群中闪出身回道:“本来就是用来守城门的,今日不知为何就坏了。”

轰!轰!轰!

接着又是三声爆响,菜金城的其他三个城门也都着了火,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是浓烟滚滚。

“怎么咱们刚到,守城的傀儡都坏了?”林有迟眯眼道,那眼光时不时地往鄢阳身上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