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雪淞散文随笔集 > 书剑恩仇记182 ,梅花桩上斗玄机

,梅花桩上斗玄机圧镖车出危险地

腾龙见侯、历两人双战张堂,恐怕有失,举起剑,跳到圈子内,挥剑劈下,这一股神力,竟然使侯亮与历通一齐丢下兵器。

两头蛇齐跃早已下马,他身子一蹲,已跳到腾龙面前,说:“吃我一剑!”

腾龙用剑架住,两人一番厮杀。一个神剑显威风,剑剑如狂风疾雨;一个剑法怪异,游蛇腾身杀机凶,剑剑似出洞毒蟒。两人战了十几个照面,未分胜负。齐跃突然跳出圈子,把剑扔了,说:“腾龙,可敢与我走一路拳。”

腾龙也放下了剑,说声:“请!”

齐跃见腾龙站立如铜钟一尊,又似金身罗汉。他自知对方掌法厉害,故而耍了一路灵蛇拳。那一路拳比他的剑法更加怪异,但见他身子一缩,如一条伫立不动的毒蛇,突然,窜过来扬手一拳。腾龙不慌不忙,闪过身子,拨拳相击。但掌风未到齐跃面前。两头蛇早已缩回身子,窜到腾龙后背猛发一拳,腾龙闪身躲过。两人你来我往,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这样又战了十来个回合。齐跃不由变了一招,他的蛇拳在南北拳派中有一独到之处,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他的出拳越来越快,步法也越来越神速,忽而正面出掌,忽而背后击掌,看似拳击上三路,但拳风刚到,已变掌为下三路。更厉害的是,齐跃的两条腿,宛如飞行的游蛇,来回奔动,人影全无,一时间,掌拳如一阵疾风,令人眼花缭乱。

腾龙眼神稍一迷离,被齐跃在肩上击中一掌,幸亏他有内功,再加上躲闪得快,未曾伤到骨子上。

李小虎见状冲上前来,与齐跃交手。数回合之后,齐跃感到对方拳法甚是厉害。于是他的身子缩成一团,跳窜腾跃,或前或后,或左或右,来迷惑对方。

战到三十个回合,李小虎脚下不知踩了什么,打了一个滑,被齐跃一脚踢中后腰,李小虎大喊一声,刚刚倒地,齐跃怪叫一声,如一条游蛇飞扑上来,用两只指头去摘李小虎的双目……

也就在这时,李小虎突然一个鱼跃翻身,退出两丈之远。

齐跃赶上前就发出一招“游蛇出洞”。

李小虎见对方来势甚凶,就变了一个“饿鹰扑食”之势。原来,李小虎学艺,南北各路拳术都学过,尤其擅长鹰拳与烈阳掌。那一路鹰拳,正可以对付蛇拳。故而齐跃纵然左右前后连连发掌,李小虎却应付自若,他十指运功,如两只利爪,凶猛之极。渐渐齐跃就走了下风。

齐飞见兄弟处于败势,就纵身跳出说道:“这位侠客,你尊姓大名?”

李小虎回道:“我乃押车的李小虎是也。”

齐飞说:“你若能胜我,我就让你过齐家庄,如若不然,让你留下头颅,祭我儿的亡灵。”

李小虎点头答道;“你请出招吧。”

齐飞说道:“我与你比三个照面。第一个照面与你比掌法,如何?”

李小虎说:“请教!”

齐飞也不言语,走到路口一块石碑前,轻轻举起单掌,向下劈去,顿时石碑一分为二。

李小虎见对方神色自若,暗暗叹服,那掌上之力,实是不轻。他也走到石碑旁,对着半块石碑劈下,那碑也碎成各半。

齐飞喊了一声:“好。”就走到一座山墙前,说:“如今你我比一比腿功。”说罢,一脚踢去,那山墙竟被踢出一个洞口。

李小虎也照样走到山墙前,他心中自忖:如论腿功,自己并不在对方之下,但若也踢一个洞,只能算打一个平手。就拱手含笑说道:“小虎在此献丑了。”说完,倒退三步,用头撞击,那坚如磐石的山墙,竟然被撞倒了一半,不仅罗玉成等人喝采,连齐飞手下的兵丁,也一个个瞠目结舌。

齐飞见李小虎功夫如此了得,心中叹服,说:“李小虎,你果然厉害。这第三个回合,我与你在梅花桩上比个输赢,如何?”

李小虎听齐飞说要和自己在梅花桩一赌输赢,不由心中自忖:自己虽然也练过梅花桩的功夫,但不知与齐飞相比如何。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小虎含笑答道:“愿意奉陪!”

齐飞把手一招,让开一条道。让李小虎一行人押着镖车进了庄。

那梅花桩设在齐家庄东面的一个练武场上。在一块空阔的平地上,矗着九排本桩,共计八十一根,每根木桩足有两人多高,而桩下俱是倒插的乱刀。在桩上练武,非有好轻功不可,稍一失足,落下木桩,就毙命于乱刀之中。这齐家庄中,除了齐飞之外,就无第二个好汉敢在桩上自如行走了。

罗玉成等人看了这梅花桩,心中有些吃惊。一般的梅花桩下是平地,纵然失手,也可避让。而齐家庄的梅花桩,无疑是一个生死之地,负者必死于乱刀之中。罗玉成想到这里,不由用目示意李小虎,意思是不如此刻杀出庄去。

可李小虎谈笑自若,与齐飞拱一拱手,说:“请!”

齐飞因爱子亡命,又输了一着,故而满脸怒容,他一声冷笑,轻轻跳到梅花桩上,把手一招,说:“李大侠请了!”

李小虎身子微微一蹲,也跃上梅花桩。两人相距不过数步之外,各自在桩上运功。

齐飞练这梅花桩已有几十年了,他说:“老夫与你桩上斗三个回合,如你胜了,你可出庄而去。”说罢,他在桩上健步如飞,只不过片刻,已飞身在每一根桩上放了一颗豆子。然后收住步子,脸色不变气不喘。

众人一齐喝采。李小虎也暗暗叫好。他也在桩上飞行,也不过片刻工夫,竟把桩上的豆子全拾在手中,然后递给齐家家丁,众人一数,正好八十一颗。

齐飞见李小虎又胜了自己一着,就在桩上连跳三跳,每一跳飞过九根木桩。如无绝顶的轻功夫,那九根木桩难以飞渡。不料,李小虎也在桩上三跳,也是每跳越过九桩,与齐飞打了个平手。

两个回合下来,齐飞大为叹服,自忖:自己这一身轻功练了三十余年,而李小虎不过二十开外,竟然如此了得。此人不除,我齐飞的威风岂不扫地?于是,他忽然一笑,说:“李大侠果然功夫不凡,老夫敬你三杯。”

齐飞一声令下,早有家丁进上一只檀木盘子,盘内放一只酒壶和两只小酒杯。齐飞一手托盘,一手将酒壶提起,轻轻倒在两只小酒杯内,然后将一只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再把另一只酒杯放在掌心,对李小虎说声:“请!”

李小虎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欲接酒杯,又怕他耍什么花招,不接酒杯,桩下又众目睽睽,他想了一想,突然飞身蹿起一丈多高,在半空中变了一个姿势,在轻轻落到另一个木桩上之际,已将对方掌心的酒杯取到手中。当着众人,一饮而尽。

齐飞不防李小虎天空中取杯,他将酒壶一扔,便心存杀机。原来这梅花桩的八十一根木桩并非根根都是实桩,其中有一根是虚桩,此桩看似坚固,其实桩子上用不得力气,稍稍一用功。立即桩裂人倒。因此齐飞见三个回合胜不了李小虎,于是使出浑身绝招,对着李小虎连连发掌。

双方斗了十几个回合,未分胜负。

齐飞一边发掌,一边认定那个虚桩,就引李小虎到了虚桩的旁边,故意一个失手,身体倒了下去。李小虎见齐飞失足,如自己往前一跃,就可将对方打落桩下,但李小虎不想乘对方失手轻易取人性命,因此并未下杀手,只是虚晃一掌。齐飞以为李小虎必然狠命扑来,就在跌倒之时,使出他的鸳鸯腿猛地朝对方踢去。

李小虎倒抽了一口冷气,幸亏自己刚才一掌是虚的,如是狠命扑去,必然重心向前,被对方踢中,毙命桩下。李小虎见对方使出这一招,心中着怒:我不想叫你身亡,你却要我的性命,既然如此,莫怪我李小虎掌下无情了!

于是,李小虎躲过这一招,连连对齐飞发掌,那两掌相击,将两人都震退了三步。而巧的是,齐飞往后一退。正落到那根虚桩上,他正待运功窜起,不料木桩断落,他大喊一声:“不好!”早已跌落在乱刀之中,顿时刀穿两胁,血流满地。

李小虎也吃了一惊,才知这梅花桩下有此杀机。幸亏自己未曾跳到那根桩上。

齐跃与众家丁见庄主落地阵亡,正待命众人将李小虎团团围住,不料背后飞过一颗毒弹,击中齐跃后背,两头蛇惨叫一声倒地。众家丁见两个庄主先后毙命,也就一哄而散……

腾龙、罗玉成、李小虎乘机押了三辆镖车,出了齐家庄。

作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