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 第281章顽劣公子与他的小娇妻(完1)

愠怒充斥着心脏,让她的呼吸也变得紊乱起来,蒋发明显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过多久,蒋发推着她便到了清风堂,自从唐宝改造完这些人后,清风堂的生意明显好太多了。

此时的江楠坐在中间,旁边到是萦绕着一堆莺歌燕舞,端着水果盘正在投喂着,他满脸惬意的享受。

“宿主,他太过分了。”

唐宝并没动怒,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蒋发将她推到江楠跟前后,便停了下来,他冷不丁的出手,将盘子打翻。

碎掉的渣渣划破了美女的手,让她尖叫了声,柔弱的喊着:“少帅。”

江楠挥动着的扇子停住了,丹凤眼慵懒地撇了眼蒋发,幽幽的说着:“表哥,你悠着点,碰坏了我的美人,我可是很心疼的呢!”

话音落,蒋发便猛地拽住了他的衣领,冷冽道:“闭嘴,我说过,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

唐宝拖着自己的下巴,胳膊肘撑在轮椅扶手上,笑嘻嘻的说着:

“看来爷这是有了新欢呢!”

江楠轻蔑地撇了眼唐宝的腿,嘲讽着:“爷怎么会娶一个双腿残疾的女人,传出去,多有损爷的名声。”

“赶紧让开,不要扫爷的兴。”

唐宝沉默了几秒钟,从轮椅上起身,她被截去了小腿,包扎的腿硬生生的踩在地上,纱布处开始流血。

从未见到这场景的女人们纷纷畏惧的往后退了下,唐宝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直视着江楠。

他懒散的靠在座位上,时不时晃动着腿,嘴角扬起的弧度甚是嘲讽。

“别想妄图用可怜剥夺本少的的眼球。”

她的眼眶里被水雾霸占着,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软绵绵的说着:

“少帅误会了,人家想要一个人-苏木。”

“请少帅将此人交于我。”

眼眶憋的通红,唐宝身心就像是有只小蚂蚁在撕啃着,却被她硬生生的忍住了。

去他奶奶个腿,疼死本小姐了。

她站立的地方被血水霸占着,但她的背挺的甚直。

看的蒋发再也忍不住了,不由分说就将她抱起,霸道的就想带着她离去,唐宝却微微摇着脑袋,倔强的看着他。

蒋发冷哼了声,不屑的说着:“来人,去蒋府把苏木给我找出来。”

“找不到,就拆了吧!”

身后的十几号人异口同声的喊着:“是。”

声势浩大的阵容看的令人头皮发麻,唐宝眼睛猛地一亮,眼神痴迷的盯着蒋发,不错不错,这条小鱼儿养的不错。

她现在移情别恋,也来得及吧!

“宿主,你可别花痴了,快干正事。”

唐宝轻微咳嗽着:“知道了。”

两人微妙的举动被江楠尽收眼底,袖子一挥,他的人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个个全面武装。

他依旧悠闲着:“我看谁敢。”

众人哪里见识过这场景,纷纷逃离,整个清风堂只剩下了蒋发和江楠的人。

两人四目相对,火味十足。

唐宝不语,轻轻地拽着蒋发的衣袖,这让他瞬间变得温柔起来,宠溺的说道:“我们回去。”

下一秒,便冷声对江楠说道:

“既然这样,请表弟三日后参加我和宝儿的婚礼。”

撂下这句话便带着唐宝离开。

大厅璀璨的水晶灯折射出来的光线勾勒着他的菱角分明的轮廓,黑色的西装很是整洁,外面披着军绿色的大衣。

依旧悠闲,手缝间夹杂着香烟,深吸一口,逐渐被烟雾围绕着,仔细观察,他的手在轻微的打颤。

李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抢过了他的烟,狠狠地踩在了脚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爷,都什么时候了,还抽。”

“夫人都被拐走了。”

江楠剧烈的咳嗽着,丹凤眼里满是戏谑的神色,幽幽的说着:“是爷的,跑不了。”

他需要等,事情还没结束。

蒋发将唐宝送到房间里后,让人重新给她包扎好,退下了。

唐宝吊儿郎当的坐在床边上像是在发呆,正当007准备关心她,只见她变戏法似的掏出了假肢。

看的007迷楞了下,莫名感觉这玩意有点眼熟。

唐宝敲了下他的小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空间里偷的。”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不可能。”

一溜烟的功夫就窜回了空间,没过三秒钟,空间里响起007气急败坏的嗓音:

“宿主,你怎么能黑了积分商城。”

以往赊账就算了,这次更坑。

唐宝烦躁的掏了掏耳朵,继续安装的义肢,是硬生生的装进了膝盖里,戳进去的疼痛让她汗水都冒了出来,就连嘴唇都被咬出了血。

豆大的眼泪说掉就掉,但却的发出声。

他从未见过她这样,果断的闭嘴了,他将积分商城的bug修复好后,心疼的看着自家宿主。

装好后的唐宝硬着头皮训练了三四个小时,便开始出门。

“宿主,你去哪里。”

“偷人。”

对于苏木,她势在必得,唐宝摸着黑就到了江府,她蹲在草里正研究着位置,察觉到了有东西拱自己衣袖,便打发道:

“垃圾系统,别碰我,我忙着呢。”

此时在空间里的007一脸懵逼,回应着:“宿主,我没动你。”

唐宝僵硬了片刻,猛地回头,只见一只大老虎趴在地上,正咬着自己衣角,她尴尬的伸出手打着招呼。

“哈喽,小脑斧。”

大老虎刚准备起身吼叫,唐宝立刻掏出火腿肠塞进了它的嘴里,两口就吃完的大老虎兴奋的摇着自己尾巴。

唐宝微松了口气,灵光一闪,摸着它的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

“还想吃吗?”

大老虎点了点脑袋,唐宝打着响指,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本书,凑到了它跟前,继续说道:“你快闻闻这个气味,帮我找到他,我就给你吃的。”

这书还是她当时拿的苏木的,007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下,这是把老虎当狗了?

不过他们搭配的还挺好的,大老虎一本正经的在前面带路。

江楠正在坐书房里不知写着什么,李默猛地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喊着:

“爷,不好了,苏木被人劫走了。”

听到这的他微眯着丹凤眼,手中的笔没有停顿,意味深长道:“蒋发的人?”

李默摇着脑袋,还在调整自己的呼吸,见状,江楠手中的笔掉落在了地上,收回了懒散的状态,眼神深邃了不少。

李默肯定的说道:“是夫人,她带着麻袋把苏木抗走了,我们的人没敢动,自己装死了。”

说到这,便一阵头疼,这些家伙个个都是戏精。

书房内灯光黯淡,只有他手边的蜡烛在微弱的摇曳着,映衬在他眸中,仿佛冒出了一丝丝火花,微滚动了下咽喉,继续说道:

“她的腿....”

“夫人的腿好像可以正常走路。”

江楠猛地起身,甩了下衣袖朝外面走去。

唐宝扛着人重新回到了清风堂,将苏木扔在了地上,打开了麻袋,他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

他身上有很重的皮外伤,血肉模糊。

张妈妈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出,畏畏缩缩的说道:“唐小姐,这....”

唐宝从怀里掏出了一袋银子扔到了他怀里,带着浅笑说道:“去买一些上好的金疮药,再准备一些盐和清水。”

“是,唐小姐。”

苏木是被硬生生疼醒的,睁眼一看,只见唐宝手中拿着镊子夹着抹布,在盐水里沾着擦拭着他的伤口。

“有本事,你杀了我。”

这几日在蒋府每日受到非人折磨,他宁愿在蒋府,也不愿意沦落到唐宝手中,这女人简直丧尽天良。

刚准备咬舌自尽的时候,唐宝果断的卸掉了他的下巴,她的眼里平淡如波,面带笑意,无辜的说着:

“别怕,我是给你疗伤的,先清洗下伤口。”

苏木惊恐的摇着脑袋,张妈妈很快便回来,唐宝真的很温柔的给他上着药,还体贴的给他吹了吹,怜惜的说着:

“苏先生,很疼吧。”

苏木并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看的他心里发麻。

唐宝给他处理完伤口后,嘱咐张妈妈好好照顾他后,便重新回到了蒋府,就连007也没搞懂唐宝要做什么。

五日后,是唐宝的婚礼,京城中谁人不知,曾经轰动整个京城的悍妇要戴着她的猪嫁人了,被江少嫌弃后,竟然嫁给了蒋都督,众人一阵唏嘘,这女子运气可真好。

坐在梳妆镜前的唐宝拿着红纸,轻抿着唇,镜子中的她明艳动人,唇红齿白,头上戴着繁琐的金饰,大红色的嫁衣衬托着她越发的白皙。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美人。”

她抿嘴轻笑着,对此,007习惯了,兴奋的卷着小尾巴,期待的说道:“宿主,是不是两天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当然。”

小丫鬟为她披上了盖头,转而便坐上了花桥中,就连007身上也被绑着大红花,看上去喜庆极了,神采飞扬的走在最前面。

整条街道上都传来喜悦的喇叭吹奏声,花轿在路过红浪漫舞厅的时候,微风吹起掀起了花桥的帘子,唐宝顺势朝窗外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