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火辣医妃带崽行凶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寒门士族对立

“姑娘是在生气方才那人纠缠不休,我却如此轻易就饶了他,对不对?”

不等云楚月说什么,他已经自顾自的解释道:“那人并未伤我,我亦不想再苦苦纠缠,俗话说的好,得饶人处且饶人,与人为善,便是与自己为善。”

云楚月听着这一套之乎者也的大道理便觉得头疼,摆摆手道:“公子心胸宽广,小女子自愧不如!”

她说着便要走,身后少年笑了笑,摆摆手道:“姑娘,小生姓潇,单名一个墨子!”

云楚月回眸之时,便瞧见夕阳下,少年憨憨的对着自己挥手的模样,她收回目光,摇头笑了笑,“记下了!”

“小姐,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啊!”荷蕊掰着手指头数落着潇墨,总觉得一个人若是呆傻到了这般地步,学了再多学问也没用了。

“小姐,你说这样的人,真的能是这个国家的未来吗?”荷蕊第一次因为潇墨而对自家小姐产生了怀疑,云楚月闻言望了望天,书呆子书呆子,她今日倒是真正领教过了。

不过转念一想,越是这种人,日后到了官场上,便越是刚正不阿,不懂变通,也并未是一件坏事。

“背后妄议他人,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巴!”云楚月忍俊不禁的说着,荷蕊伸手擦了一把嘴角的糕点碎屑,笑嘻嘻的凑到云楚月跟前,“小姐才不会真的责怪荷蕊呢!”

两人回到国师府,正听说元清在书房与主考官正说些什么,云楚月想着元清忙正事,便没有去打扰,去了厨房,准备了一些饭菜。

眼瞧着时候不早了,她便派人去询问元清与主考官可要先吃点东西。

“姑娘,公子说这便与储大人前来。”元清说这话,便是答应了要留下储大人吃东西了。

云楚月点点头,忙与丫鬟一起忙活着将饭菜摆上桌,片刻功夫,元清便与储大人并肩而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其他大人,有些云楚月瞧着眼熟,有些倒是没有见过。

见到他们来了,云楚月笑着微微福身行礼,几人连连说不敢当,云楚月笑着招呼几人落座,自己便坐在了元清身边。

元清握住她的手,皱了皱眉,“手上的水渍都未擦干净,如今手这般凉,若是病了该如何是好?”元清轻声说着,语气之中满是关切,丝毫不在意旁边还有几位大人正在瞧着。

他拿过丫鬟递过来的帕子,细细将云楚月手上的水渍擦干净,又将她的手握在手中暖着。

被几双眼睛同时看着,饶是云楚月脸皮够厚,却也有些不自在,不由得低下头,元清倒是不在意,用另一只手夹了菜放在云楚月碗中。

“听闻楚楚今日出去了一整日,在外头可有按时吃东西?”面对元清突然的询问,云楚月一时有些语塞。

她若是说自己一整天都未按时吃东西,而是与荷蕊一边走一边吃路边摊的小吃,他会生气吧?

仔细的想了想,云楚月咽了一口口水,极为淡定的点了点头,“都按时吃了!哎呀,元清,你别说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她慌乱的转移了话题,元清见状倒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询问起了几个大人关于此次科考的事情,科考并非一次便完成,分为好几次考试,考的内容也不相同。

如今只考了两次,还有剩下的几次考试还未考。

眼下这群人便是此次科考的主考官和一众考官监考官等等,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元清跟前的人,还有一些是朝中刚正不阿的忠臣。

元清不像容明,不会想着借机安插自己的人进去,是以,倒也不会特意防着这些人。

“这两次的卷子考下来,一个叫做……叫做潇墨的考生,倒是还不错!”储大人吃了一口菜,缓缓说着。

听到潇墨这两个字,云楚月不自觉抬头看了储大人一眼,又不动声色的垂下了眼眸。

她倒是没有想到,那个书呆子倒是有些能耐,能够让主考官储大人都记着他,想来此番,应当能够有所作为!

云楚月心中想着,忍不住笑了笑。

几个大人与元清说着此番有些才华的学子,云楚月自是插不上话的,便乖乖的在一旁吃东西。

等到一群人吃饱喝足了起身告辞,她才起身送了送几人,回身,便见元清正瞧着自己。

她一愣,迎上他含笑的目光,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可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元清如何一直瞧着我?”

元清走至她跟前,居高临下的将她瞧着,眼中带了几分促狭,“楚楚当真按时吃东西了?”迎着那双仿若能够看穿一切的眼眸,云楚月没有丝毫的挣扎,痛快的承认了自己没按时吃。

元清一笑,倒是没有生气,反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方才说起潇墨此人之时,楚楚笑了笑,可是因为今日正巧碰上了潇墨?”

这下,换云楚月傻眼了,她抬头看着元清,猜测某人是不是派人跟着自己了。

不等云楚月继续猜测下去,元清已经平静的与云楚月道:“并非是我派人盯着你,而是我派人盯着潇墨!此次科考有才的寒门学子不多,这些人的存在,便是那些豪门大户的眼中钉。”

“因此,不得不防着才是!”自古寒门与士族之间便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寒门想要出人头地,挤掉的,便是士族们从前的官位。

那些士族自然看寒门学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往年科举,也并非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元清防患于未然,提早便派人盯着那几个有才华的寒门学子,免得他们出现意外。

云楚月闻言才算是了然,“那些士族当真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天子脚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云楚月沉声询问着,元清闻言点了点头。

“往年此事,发生过不止一次,他们何止是胆子大,他们可是胆大包天!”士族与士族之间因为联姻的关系,早已经结成了一股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