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帝尊你家夫人马甲又掉了 > 第197章 北慕寒你个臭流氓!撒手!

北慕寒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箫九儿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被他拉着离开。

大殿内,一片混乱!

顾婉凝眼前一黑,跌入顾炎的怀里,连站都站不稳。

她呜咽着发出痛苦的惨叫,满口的鲜血不断涌出。

顾炎也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到了,他怔愣了片刻,扭头就发现北慕寒已经带着箫九儿走了。

“唔!!!”

顾婉凝双眼满是泪珠,她死死抓着顾炎,把顾炎的手背抓得满是血痕。

苏修平目瞪口呆望着顾婉凝的惨状,倒吸一口凉气,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北慕寒真把她的舌头割了!

他把九州最受宠的七公主,舌头割了!

“……太医!快!快过来!”

苏修平回过神来,大声喊道。然后看向陆晨。

“天医!快救救她!”

陆晨脸色有点泛白,他皱眉看着顾婉凝,缓缓摇了下头。

“这是殿下给她的惩罚。”

他若是把她治好,那岂不是与殿下作对?

虽然他与顾炎的关系不错,但这件事他却是无能为力。

顾炎也知他的处境,所以压根就没指望他。

亦或者说,当顾婉凝惹恼北慕寒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预想到了这个结局。

跪伏在地上的众位大臣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后,都心有余悸,庆幸自己今晚没有多嘴说什么。

北慕寒就是一条疯狗!

招惹他?几条命够用!

但他竟然连九州的面子都不给,这还是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九州的占卜师命丧北陵,七公主又被割了舌头。

这回可真是把九州得罪的透透的,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也不知北慕寒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若是九州出兵攻打北陵……

“伤了顾婉凝,回头你要怎么解释?”

离开皇宫,箫九儿沉默了一路,这才轻声问道。

“解释?”

北慕寒摘下面具随手扣在她头上,挑了下眉,反问。

“我需要向谁解释?”

箫九儿无语地叹了口气,这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目中无人的狂妄,真是太欠揍了。

北慕寒:“我早就警告过她,不准再那样叫我。是她自己讨嫌,今日就算我不出手,他日也会有别人来教训她。”

“那你可以等到他日别人出手。”

箫九儿心情复杂看他。

“你没必要陪我一起闹的。为了我得罪整个九州,不值。”

北慕寒挑了下眉,对这话很有意见。

“为你踏平整个九州都值,区区一个顾婉凝又算什么?”

北慕寒语气十分无所谓的说。

“若不是知道你在等过几日的擂台,我今天早就将她杀死了。”

箫九儿哭笑不得。

“你现在倒是护我护得厉害,也不知两个月前对我喊打喊杀的那个人跑到哪里去了。”

北慕寒张了下嘴,似乎是想要挣扎反驳一下。

但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满眼歉意的看她。

箫九儿想,如果他兽化有耳朵和尾巴的话,现在肯定都耷拉下去了。

“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北慕寒视线落到她的肩上,忽然眸光一闪。

箫九儿呼吸一窒,就被他按在了墙上。

“你……你要干什么?”

昏暗的月色下,箫九儿被他堵在墙角动弹不得。

他表情凝重,伸手扯了扯她的衣服。

“让我看看怎么样了。”北慕寒微微皱眉,很是在意。“之前给你的祛疤膏用了吗?”

“臭流氓!撒手!”

箫九儿红着脸,死死护住衣服不让他得逞。

“用过了!已经看不出了!”

“乖,我不做别的,只是看看。”

北慕寒眸色一暗,声音低哑。

“反正早晚都要看的。”

箫九儿倒吸一口气,一时恍神,肩上顿时一凉。

北慕寒如愿后表情变得更加难看。

他目不转睛看着那刺眼的疤痕,过了许久,才慢慢看向她的双眸。

“不是说用了?”

箫九儿心虚得垂下眼帘,不与他对视。

“用了,不过……没什么效果。”

有些奇怪。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大大小小的伤也受过不少。

其实她自身恢复的速度是很快的,但只有这伤,就像是烙印在她身上一样。

他拿给她的祛疤膏她试过了,除此之外她还自己调制了药剂,可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北慕寒试图去触碰疤痕的手猛地一握,径直打在了她身上的墙上。

箫九儿看着他懊悔的表情,轻声安抚。

“只是有些难看而已,不痛不痒的,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我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好不好?”

北慕寒没说话,眼角有些泛红。

他近距离与她对视,就这样静静看了她半晌,才慢慢低头,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箫九儿身子一僵,忍住没有将他推开。

他埋头在她颈间,如野兽一般,轻轻舔|舐她曾经的伤口。

异样的感觉顺着四肢百骸游走遍她的全身。

箫九儿指尖都在微微颤抖,她轻轻拽住他的衣袖,小声说。

“我……我真的没事了。”

“嗯。”

细碎的吻一路向上,最终来到她的唇边。

他将她锁在怀里,轻咬她的唇瓣,撬开贝齿,攻略城池。

月色朦胧,晚风温柔。

他就这样肆意妄为的欺负了她好久,直到听见她唇边溢出的一声低|吟,才慢慢停下了动作。

箫九儿别过头,不看他。

她绝对不承认刚才的声音是她发出的!打死也不承认!

绝艳的少女轻抿红唇,娇媚的容颜带着一丝恼羞成怒。

北慕寒愉悦地打量她,心中满足。

这是他的九儿。

不论过了多久,都能让他恨不得把命都给她的九儿。

北慕寒微微俯身,箫九儿忽然脚下一空,被他拦腰抱起。

她下意识搂住他的脖颈,问:“你又要干嘛?”

“不是腿软没力气了?”

“……”

“带你回家,找陆晨算账。”

箫九儿破罐子破摔,任他抱着自己一路回了国师府。

她确实是要找陆晨算账,今晚不搞没他半条命,她都咽不下堵在嗓子的那口气!

陆晨在宫里看了会儿热闹,见太医殿的那群庸医一拥而上,围在顾婉凝身旁。

他们手忙脚乱的忙了好一会儿,用了数瓶止血药,才勉强让顾婉凝流血的情况好转。

陆晨一见这人死不了了,立刻抽身开溜,准备回去向北慕寒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