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若皇帝看到小炎子的举动,肯定会有所怀疑,可惜他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楼墨渊的事,自然也注意不到这些细枝末节,以至于之后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眼下谁也没有心思在意一个小小下人的举动,宫里如此,宫外亦是如此。

且说魏国公府这边,待府医为楚翊泓开好缓解胸口痛的方子后,李氏立刻命人煎了给楚翊泓喝,楚翊泓喝了药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也如常参加了楚天朔准备的团聚宴,老太君和楚凝秋都不在,楚清悠对这个弟弟多有不满,也推脱了身子不爽没来,楚天朔和李氏巴不得如此,吃完饭又拉着楚翊泓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让他回自己院子休息,临走时还不忘嘱咐下人把晚上的药煎了给楚翊泓喝。

然而药不对症的结果还是很快就显现了出来,楚翊泓原本也没什么事,可就在沐浴更衣后准备喝了药就寝时,胸口那股熟悉的痛意毫无征兆地再次袭来,从胸腔开始往腹部坠痛。

骤然袭来的剧痛,楚翊泓虽然紧要牙关,但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蜷缩到了一起。

楚翊泓虽然看起来像个文质彬彬的柔弱书生,却极有将门之风,从不轻易抱病喊痛,把侍奉他的小丫鬟吓了一跳,紧张道:“世子爷,您可是又不舒服了,奴婢这就禀告夫人去请大夫来。”

“先不要跟夫人说。”楚翊泓不是糊涂人,很清楚眼下能救他性命的只有楚凝秋,当即道:“去静馨院请大小姐过来,快去。”

说这话时,楚翊泓心里是很没有底气的,毕竟李氏对楚凝秋处处提防,执意没让自己按对方给的药方来服药,这事只怕早就传到楚凝秋耳朵里了。

楚凝秋能轻松诊断出府医诊不出的症状,医术必定远在府医之上,甚至连宫里的太医都不一定比的了,但凡大才,都是有几分傲气的,若楚凝秋生了气不肯过来,他也不能有任何怨言。

“世子爷,这……”小丫鬟显然有所犹豫,小心翼翼道:“奴婢要不还是先跟夫人回禀一声吧?”

李氏跟楚凝秋虽然没有撕破脸,但整个国公府谁不知道她们之间矛盾重重,尤其是在娴月阁里当差的下人,楚凝秋这三个字简直就是禁忌般的存在,谁也不敢轻易提及。

如果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跑出静馨院请人,李氏知道了还不得扒了她的皮。

“让你去就赶紧去,母亲那里若怪罪下来,自有本世子担着。”这会儿功夫,楚翊泓下腹的疼痛感更加严重,紧咬着牙关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是,奴才这就去!”眼见楚翊泓发作的厉害,小丫鬟也不敢再耽搁,连忙转身往外面去了,她倒也是个机灵的,出门便遣了其他丫鬟去静馨院请楚凝秋,自己则立刻前往娴月阁去向李氏说明情况。

楚翊泓所居的灏然院距离娴月阁更近些,小丫鬟没一会儿就跑了过来,李氏才在内间卸了妆,正准备歇息,得知儿子身子再度不适,瞬间睡意全无,蹙眉责道:“什么叫情况更严重了,不是让你们伺候世子喝药了么?”

“回夫人的话,世子一回阁院就喝药了,可是那药并没有什么作用。”小丫鬟不敢隐瞒,待如实说出已经有人去通知楚凝秋后,方才小心翼翼地继续道:“世子爷说眼下只有大小姐才能治好他的病,奴婢恐怕耽误久了世子爷会有危险,这才不得不去请人,还请夫人恕罪。”

“罢了。”李氏就算再厌恶楚凝秋,也不会拿自己儿子的性命赌气,匆忙穿戴整齐后,带着顾嬷嬷三步并两步往灏然院去了。

李氏往灏然院去的时候,楚凝秋这边也得到了消息,虽然知道以楚翊泓的状况如果不及时吃药缓解,病情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却也没想到会发作的这么快,倒也没有推脱,只淡淡道:“你且去外面候着,待本小姐更衣后就随你过去瞧瞧。”

“是,奴婢遵命。”

小丫鬟还以为要碰个软钉子,没成想楚凝秋竟这么痛快地答应下来,很是松了口气,乖觉地退出去了。

待那小丫鬟出去后,楚凝秋一边换衣服,一边对冬儿吩咐道:“把本小姐的药箱拿着,妆匣下面那一套手术刀也带着备用。”

还是那句话,她没有系统空间等豪华金手指加持,什么大马士革手术刀更是想都别想,好在前些日子她在朱雀大街上闲逛时,进了一家高档兵器店,没成想一眼就相中了这套精致小巧的银刀,当下就斥巨资买了下来。

这套手术刀楚凝秋虽然买了好些时日,却还是第一次取出来备用,冬儿难免有些紧张地问道:“小姐,小世子会有生命危险么?”

楚凝秋稍稍沉吟片刻,抬眸道:“原本是没有的,这会儿……只能先看了情况再说。”

但愿李氏脑子只是少了几根筋,没有彻底坏掉,若这会儿她再横加阻拦,那就等着给自己儿子准备后事吧。

佛祖尚且只渡可渡之人,医者更是如此,她只要做好分内之事,问心无愧就行了。

说话的功夫,主仆二人已经收拾妥当,又找了两个小厮打着灯笼,一行人乘着夜色往灏然院去了。

楚凝秋并没有耽搁多少功夫,到灏然院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火急火燎赶过来的楚天朔,连忙屈膝行礼道:“秋儿给二叔请安。”

“起来,快起来。”楚天朔消息灵通,自然知道楚凝秋是过来给楚翊泓诊治的,语气虽然焦急,却也比寻常更亲昵了些,“秋丫头,二叔知道你医术高明,泓儿是你唯一的弟弟,你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治好,就算二叔求你了!”

“二叔放心,秋儿必定竭尽所能。”楚凝秋朝楚天朔微微一笑,提醒道:“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进去看泓儿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