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妹纸们都走了,办公室里只剩下纯净蓝、云木和小苹果。

小苹果想跟纯净蓝一起走,纯净蓝很直接地说,她和云木约好了一起吃饭。

小苹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冲纯净蓝双手握拳。

“要加油哦!”

纯净蓝伸出两个手指,对小苹果比了个v。

她可不怕别人误会她和云木是一对儿,办公室里的隐形情敌这么多,大家都认为云木是她的男朋友,那才好。

嗯嗯,就算云木约她有别的目的,例如想打听飘儿之类的,她也算为飘儿驱散隐形情敌了。

毕竟跟刚认识的同事们相比,她和飘儿更亲近一些。

肥水不流外人田。

云木当不成她男朋友,能成为飘儿的男朋友,也不错。

虽然同事里也有可爱的小姑娘,但是,没有飘儿漂亮呀!

云木这么漂亮,当然要漂亮的女生,才跟他更般配。

不想当灯泡的小苹果,飞快地埋头往外冲,刚到门口,就险些撞到一个人身上。

小苹果抬头,叫了一声“黎总”。

纯净蓝扭头,正对上黎时含笑的眼睛。

“第一天工作就这么积极,还不走?”

“黎总亲自来视察,只可惜下班了!”纯净蓝不回答孟林的话,不客气地讥讽。

“我是特意来接你的。”黎时说着,看了一眼云木。“你家不是远吗?这个时间正好是公交特别挤,打车又费劲。”

“谢谢黎总了,不过,我和云木约好了去吃饭,就不麻烦……”

“要不,一起去吧!”云木忽然开口。

纯净蓝扭头,诧异地看着云木。

云木脸上依旧是他腼腆的笑,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两个人。

好啊!”黎时痛快地答应着。

纯净蓝看了看云木,又看了看黎时,不知怎么,竟然在两个人脸上,看出了些说不出来的东西。

云木坐副驾,纯净蓝坐在黎时后面。

听着前面两位简单地交流着私房菜的位置,忍不住打开手机,对龙葵果发牢骚。

——本来要跟云木一起去吃饭,谁知半路杀出的程咬金,黎时也要跟着去,真讨厌!

——黎时就是那晚上跟踪云木,被云木发现反跟踪了的那个。

——我怎么觉着,他们两个不太正常啊!

——对了,今天云木给星辰拍了好多漂亮的照片,我跟云木说了,让他私发我,到时候给你看哈!

纯净蓝一口气发了四条,坐在那里等,果然只等了一下下,就看到了龙葵果的回复。

不过,龙葵果打的语音,纯净蓝关了扬声,把手机贴到耳朵上听。

“你好好看着云木,如果有事,你可千万别忘了告诉我!”

纯净蓝从龙葵果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担忧。

是担心云木吗?

云木那么单纯,的确挺让人担心的!

“你竟然跟云木要了星辰的照片,改天你一定要给我看看。”龙葵果继续发语音。

纯净蓝决定不搭理龙葵果了。

她不过是说给龙葵果看看星辰的照片,龙葵果这么兴奋干嘛?

星辰可是她老公,好吗?

虽然说不搭理龙葵果了,但龙葵果让她仔细观察云木的事,纯净蓝可没忘。

可是,她觉得,两个人相处的挺和谐的。

也是!

云木根本不知道,那天跟踪他的人,是黎时。

更不会知道,后面跟踪他的人,是不是跟黎时有关系。

但,云木不知道,她可知道!

纯净蓝可不忍心看到云木这么单纯的人,被黎时这只大灰狼欺骗,抽了两个不说话,都专心吃东西的空,忽然开口。

“黎总,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跟踪云木啊?”

黎时和云木都愣了一下。

黎时大概怎么都没想到,纯净蓝会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竟然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直接文这个问题。

云木则是真不知道,黎时会跟踪他,可能还不相信。

但黎时反应还是挺快的。

“我正打算跟云木谈这个。”黎时微笑看着云木。“我看你的长相,很适合在娱乐圈发展,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纯净蓝睁大了眼睛。

虽然黎时很淡定,但林洛还是觉得,这个人,该不是把她和云木,当小孩子?

这么牵强的理由,以为她会相信?

“谢谢黎总。”云木脸红了。“我还是更喜欢摄影。”

“黎总还真是忙。”纯净蓝可没客气。“堂堂总裁,竟然亲自给公司发现小艺人,难不成玖伍集团,除了娱乐和传媒公司,就没其他事情做了吗?”

“我还亲自跟员工吃饭呢!”黎时不慌不忙地说。

纯净蓝轻哼。

所以,才更感觉你居心叵测,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啊!

“当然,除了觉得云木适合娱乐圈,我对云木还有些好奇。”黎时又说。“他长得很像我一位朋友。”

纯净蓝暗暗翻眼睛。

这个理由,还真是又老又土。

“黎总,不如叫你这位朋友过来,对比一下,就知道像不像了。”纯净蓝微笑。

黎时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我那位朋友……应该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应该?

纯净蓝虽然觉得不对,但听说人可能已经不在了,也没好意思再继续怼黎时。

“不好意思。”云木轻声说。

也不知道他不好意思什么!

问题又不是他问的,总不至于,是因为他跟黎时的朋友长得很像,而觉得不好意思吧!

“没关系。”黎时继续当他的笑面虎。

可,无论他怎么笑,纯净蓝都觉得黎时骨子里的阴沉,根本抹不掉。

“你是真的跟我那位朋友太像了,让我一瞬间,有些恍惚。”黎时又说。

“那也不用过于关切。”纯净蓝再次开口,语气稍微温和了一点点。“跟踪一次就算了,不用经常表示关心。”

“这话说的,我不太明白。”黎时笑看着纯净蓝。“我不就跟了那么一次吗?”

“后来那些人,不是你派的?”纯净蓝根本不相信。

“还有人跟着你?”黎时关切地看云木。“真的不是我。如果你觉得不安全,我可以让慕容给你安排安保。”

“不用了,谢谢黎总。”云木非常有礼貌。“也就前几天,这两天,已经没有人跟着了。”

那是当然了。

纯净蓝想。

你都跑到人家眼皮子底下工作了,当然不用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