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十牙和母亲去探望在医疗处疗伤的父亲,却突然发现人不见了。

母亲着急地四处寻找,却依旧没有线索。

医院的人都对此不知情,说父亲今早检查时就不见了。

父亲失踪的消息就这样沉没了下去,族内好像对此一点都不关心,父亲可是族内强大的上忍啊。

金铁十牙当时不懂事,只是看到母亲经常独自哭泣,心里很不是滋味。

某天,母亲和往常一样回来,十牙没有发现那天的母亲,眼神格外空洞。

“是献祭,他们把牙送到那个地方了。”

母亲哭着对自己的姐姐说,但除了无言的安慰,姨妈并没有其他办法让母亲不伤心。

那晚,十牙在洗漱间贴着墙壁,听到了一切。

再之后,母亲说要出去几天,结果再也没有回来。

“什么金铁一族,我十牙一定会让它付出代价!”

当十鬼找上他的时候,他就已经下定决心了,哪怕付出再惨重的代价,也要让十鬼拿到那把刀鞘,将妖刀从那个地方拿走,让世代为他献祭的金铁一族,失去这把传承已久的神兵。

不过,他现在被关押在这里,除了等待,似乎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

金铁十鬼看到十牙被禁地以外的人带走,露出一丝无奈。

十牙这小子毛毛躁躁,教了他这么久,居然被一个巡逻忍者给截下了。

不过好歹也发挥了一些作用。

金铁十牙被揪出来时,那些守卫的注意被吸引了过去,十鬼趁着这个时机,用敛息隐身术从地底穿了过去。

守卫的注意并没有被发现。

五年来,金铁十鬼苦心钻研土遁术和敛息隐身术,如今的潜伏能力不说绝顶,也是忍界一流的。

至少在这个金铁一族,还没有忍者能够轻易发现他的存在。

高超的隐匿术法,加上土遁穿行,再加上一些小人物的注意力分散,十鬼很有把握地进入了这个规划多年的禁地。

“兜兜转转了这么些年,总算时机成熟了,我来接你回家,母亲。”

十鬼看着熟悉的梳妆台,眼神中露出一丝怀念。

如果有族老在这里听到十鬼这样称呼他们的祖先,一定会露出十分惊恐的神色。

金铁十鬼,不对,已经不能叫他金铁十鬼了。

这位神秘的忍者轻轻走上墙壁,将那只刀柄取下,仔细端详后,再次潜入地底,消失在这间颇为阴森的小屋内。

旅店,井冥从床上睁开眼睛,有些惊讶今晚的发现。

“没想到,居然碰上了这么一出好戏。”

虽然刀柄被那个人拿走了,但是标记已经被井冥设下了,接下来看看他的目的是什么,说不定能钓上来一条大鱼。

井冥原本被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贵族家族里,会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事情。

结果光是那个有着特殊封印术的刀鞘,就让他有些沉迷其中,这是一种独特的封印术,通过一些巧妙的纹路雕刻在刀鞘上,一旦注入查克拉,它就会激发封印术的威力。

除此之外,那个潜入屋子里的忍者,气息非常隐蔽,就算是他操纵的白蛇也没有反应过来,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这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忍术,专门用于隐匿自己的身形。

忍界的隐身术是一种特殊的术法,最低级的就只是用东西遮盖自己,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但高级实用的也有,二代土影无就擅长一种隐身术,施展出后连影级都感知不到,可谓真的是无声无息。

还有月光疾风的透遁,也可以算是一种隐身术,不过这也是一种血继限界了,威能本来就高于一般的忍术,至于为什么拥有强大血继的月光疾风会被砂隐的上忍发现,那就是另一个未曾探知的事情了。

今天井冥侥幸又发现了一种特殊的隐身术,虽然不是在大忍村里发现,但事实可见,就算是忍村之外,也不是没有强大的忍术和忍者了。

金铁一族的忍者,偏向于武士类型,都携带着一把武士刀,他们忍术传承的渊源,应该也是由此而来。

不知道这个贵族和铁之国有什么联系,毕竟铁之国才是如今武士道盛行的国家。

金铁一族。

“简直是奇耻大辱!”

“七个族内最强的忍者,连一个多年前被重伤的叛徒都拦不住,你们愧对我的信任!”

金铁一族族长金铁澜压抑着愤怒,当他看到禁屋内的刀鞘消失后,他的怒火就已经忍不住了。

那可是关乎全族命运的东西啊。

为了守护这个刀鞘,他将族内最强的忍者派到这里值守,特别是最近临近特殊时期,三名上忍,四名特别上忍,全部在此值守,结果竟然被那个只有一只手,连忍印都不会结的叛徒给偷走了刀鞘。

“还有那个谁,金铁十牙,把他给我带来!”

哐啷哐啷。

铁链敲击碰撞的声音传来,一个颇为懒散的少年被一名忍者押了过来。

“跪下!”

金铁澜一棍扫到十牙的膝弯处,将他双膝狠狠砸倒地上。

金铁十牙一声闷哼,多余的痛叫一声没有。

“说,那个叛徒什么时候联系你的?”

“呵。”

十牙咧嘴一笑,然后直视着族长,目光中没有一丝畏惧,甚至有些嘲讽。

“金铁十牙!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你的父母都是为了守护族内的宝物而主动牺牲的英雄,你现在怎么能做出勾结叛徒,谋害族人的大逆不道之事。”

一位族老狠狠扇了十牙一个巴掌,通红的掌印可以看出他是真的用力了。

金铁十牙感到脸颊火辣辣的一瞬,然后半边脸就麻木了。

他皱眉吐出一口血水,然后低头说:“既然我的父母是守护族人的英雄,那就让我也当一次英雄吧,我愿意为了族人而牺牲。”

听到金铁十牙好像认错的话,金铁澜突然冷静了下来。

“你当然要为这件事付出代价,不仅是你,还有你的亲人。我知道那个叛徒对你说了什么,我不妨告诉你,他说的都是真的。”

金铁澜丢下一句话,然后冷漠地转身。

“等等。”

十牙抬起头。

“你算是我的亲人吗?”

金铁澜露出玩味的笑意,“当然不算,我今天将你驱逐出金铁一族,你可以用回你父亲的姓氏,不过,你也没有机会将它说给众人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