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英德被第一时间送到了医院,进入手术室。

经过了数个小时的手术,医生摇着头走出来,看向严世勋说道:“严家主,少爷的伤势有些严重,那方面的功能,恐怕……”

啊?

此话宛如晴天霹雳般。

严世勋栽倒在地。

仿佛都苍老了好几十岁。

“老庞,打电话,让房儿快点回来!”

……

次日。

严世勋把严英德接回了家中。

而且,请来了全市最好的医生,他生怕严英德再有什么闪失。

知道消息的严家大少爷严房,也迅速的赶了回来。

看到躺在床上无比虚弱的严英德,严房发指眦裂。

“爸,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咱们要给弟弟报仇啊!”

严房双拳紧握,神色寒冷,说道:“要让那姓叶的,付出代价!”

严世勋深吸口气,深沉的说道:“此子手段这么狠辣,我有些怀疑,他是灰色地带的人,想要动他,要从这方面开始。”

“灰色地带上找?”严房眼睛微眯,“行,我知道了,一会我就联系人,管他是什么牛马,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严世勋又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难看起来。

“不过……之前刘先生帮过这小子,还说是他侄子,我不知道刘先生跟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津天刘家?”

严房一怔,旋即说道:“这不可能,您不是都查出来了吗?他从小就是一个孤儿,他一个孤儿,怎么可能是刘先生的侄子?我看应该是刘先生可怜他,才那样说。”

严世勋点点头,“或许是我想多了。”

“爸你就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

严房刚说完,管家就走了过来,尊敬的说道:“老爷,大少爷,刚才有人送来一封信。”

“拿过来。”

严世勋接过信,打开一看,旋即神色不断的变幻。

信上只有一段话。

“限期五天,要是再不搬离严公馆,亲自上门算账!叶天留!”

见此,严房咬牙切齿。

“一个孤儿,敢如此的放肆,敢不把我严家放在眼里?谁给他的狗胆!”

“我现在就给小浩打电话,五天后,我会让他有来无回!”

严世勋也气的够呛,他纵横商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让人这么威胁过!

这要是还能忍受下去,那严家的脸面何在?

“这小子必须死!我要杀鸡儆猴!”

严世勋神情冷漠的说道:“我还查到,跟他一起长大的人,还有韩家的养女韩慧丽。”

“爸,那你的意思是?”

“我要把韩慧丽的慧丽集团冲击挎!让他身边所有人,都要付出代价!”

闻言,躺在床上的严英德面容扭曲的说道:“没错,把跟他有关系的人,全都除掉!弄死!”

严世勋打了一个电话,说道:“听说唐家跟慧丽集团一直有商务往来,我现在要给唐家家主打电话,让他给韩慧丽点苦头!”

“行,那我也联系一下小浩,让他准备一下,五天后整死那个姓叶的!”

严家父子三人面面相觑,眼神中都是满满的狠意。

四天后。

韩慧丽的别墅内。

晚饭已经做好。

“师弟,快点过来吃饭了。”

韩慧丽叫喊道。

叶天坐在桌子边,说道:“大师姐,七师姐怎么还没回来?她都出去好几天了吧。”

“应该是……她这几天的案子比较棘手。”

韩慧丽也有一些担忧。

叶天吃了口饭,说道:“等我去严家忙完了事,就去看看七师姐的情况。”

“严家?”

韩慧丽眉头一皱,说道:“你去严家做什么啊?师弟,你最好还是离那帮人远一点。”

她当然知道了叶天的事,那天叶天把秋梦竹送回来后,韩慧丽也在家。

怕五师妹担心,所以韩慧丽没提叶天的事,只是让她好好休息。

所以,刚才又听到叶天要去严家,她有些担心。

“去给五师姐报仇。”叶天笑了笑,说道:“他们欺负了我五师姐,这件事当然不能这样算了。”

韩慧丽脸色微变,说道:“师弟,你可别做傻事啊,严家势力很大,惹不起的。”

“等我把公司的事情忙完,我亲自跟你去一趟严家,找他们问清楚,你千万别自己去。”

最近几天,慧丽集团的最大合作伙伴唐氏集团,突然撤资。

让慧丽集团陷入了被动状态,资金链断裂。

她为了拉投资,没少到处跑。

韩慧丽叹息了一声,“师弟啊,大姐最近真的……”

她话还没说完,叶天的电话响起了。

是玄武打来的。

叶天站起身,说道:“大师姐,你先吃,我吃饱了。”

说完后,叶天直接就回到了房间。

“玄武,什么事?”

“老大,临济战部精英将士们,已经准备完毕,随时等候你的命令!”

“行,那就让他们先休息,等待我发号施令。”

“收到!”

玄武应答了声,继续说道:“老大,还有件事要跟您汇报,我们的人发现很多灰色地带的人涌入临济市。”

“我猜测可能会跟明天的行动有关系,用不用拦住他们?”

“不用。”叶天淡然的说道:“他们既然想玩,我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此话一出,天空之中,乌云聚集!

夜色下。

严公馆内。

灰色地带中颇有实力的张浩,抱着两位嫩模,笑呵呵的喝着酒。

严世勋跟唐家主坐在一起,正商量着怎么分配慧丽集团。

米涵露带着严英德给她新买的项链,爱不释手,一边笑着,一边伺候着严英德喝酒。

严房跟集团的高层们,商谈相关事务。

好像一切事情,都在他们的计划当中。

殊不知,今晚过后,他们又是怎样的凄惨!

一夜悄然而逝。

韩慧丽很早就出门了,打算去韩家,寻求帮助。

在君临商会跟唐氏集团的双重打击下,即便慧丽集团拿下了跟海城国际集团的合作,也是难以支撑。

这些天,韩慧丽找了很多人,根本没人愿意给她投资。

谁也不敢跟唐氏集团对抗。

她知道,要是再不跟韩家做出妥协,或许根本等不到入驻海城国际集团,公司就要倒闭了。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