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如惊雷一般打在朱竹清的心口,“是啊,自己只不过是家族的一枚弃子,现在未婚夫都已经离开了。”

朱竹清想着,心里有说不出的苦。

“家族的“安排”是每个人的牢笼,可能会是一个人一辈子的苦难,想要逃离需要你拥有足够的资本,或许很难,但命运需要抓住在自己手中。”

叶陵看着朱竹清说道,坚定的语气仿佛给她了一些勇气对抗。

“我们走吧,再不走就要来不及了。”段绮梦慌张地说道。

“好!”众人点点头。

逃离出去……

一刻钟后,戴家和林家相约在此,两位老人从马车上走下来,额头上爆出青筋,看着狼藉一片的平民百姓,“这……这究竟是谁干的?”

“咳咳……长老救我。”一道虚弱地声音传入两位的耳朵里,往旁一看,是林佳娜刚刚坐过的马车旁,有着只剩一个手臂的戴家人,其中一只眼睛被挖出来,眼眶里只有着深邃。

“长老对不起,我们没有保护好林小姐。”那名戴家弟子低着头,无颜面对任何人。

“你活着就好,知道袭击这次婚礼的人是谁吗?”戴家长老摸着白发苍苍的胡须,一脸慈祥的样子。

林家家主紧张地看着他,心里知道他虽看着慈祥,却以82级的高强实力,不输与除戴家外任何一名家主。

“属下不知,但感觉其中一人的武魂好像是“力鳄”!”

“如果是杜家人的话,确实有能够袭击这次婚礼的能力,毕竟是在半路劫的,”戴家长老眯着眼,似乎在,想些什么。

“杜家人没有理由袭击我们啊!”林家家主说道。

“不……这几天传言杜家的小少爷的尸体被发现,杜沢失踪的消息。”

“或许他是被人控制住,被迫呢?能够在星罗帝国中没有踪迹的把一人带走,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啊!”

“长老,刚才的几人从那个方向走了。”戴家的人指了指西方,叶陵一行人离开的方向。

随后,面部极其扭曲,黑色的鲜血从口中缓缓流出,“长老,救我……我好像要死了。”

“唰”地一声,刀起头落,“真是对不起,我会替你报仇的。”

可谁知,哪怕是生机消散的戴家子弟,尸体急剧膨胀,如同一个随时要破的气球。

“这怎么可能?!”两人的瞳孔睁大,像是见鬼一般,死了怎么可能?

而这一切的一切取决于一人之手。

……

“唉……可惜了,这次我什么忙都没有帮到。”胡列娜低着小脑袋,像是伤心的孩子。

“只要你不去添乱就是给予我们最大的帮助。”叶陵抓着胡列娜娇嫩的小手,想着远处走去。

叶陵所扮演的人已经离开,叶陵趁机解除了分身,自己则回到娜娜身边。

“哼╯^╰,臭叶陵,你不也一直在旁边看戏吗?一点用都没有。”

叶陵:“……”

叶陵温柔抚摸着胡列娜的秀发,仿佛刚才的无头尸体是出自他人之手。

段绮梦和林佳娜躺在大树下乘凉,段绮梦一脸笑嘻嘻地看着林佳娜。

“你们想怎么样?准备去哪?现在的星罗帝国你们是回不去了。”叶陵带着胡列娜来到两人身旁。

“我们想要加入武魂殿,或许他们能给予我们最好的条件。”段绮梦莞尔一笑。

“嗯?加入武魂殿?!”胡列娜捂住嘴巴惊道。

就连叶陵也微微颤动,讲真的,叶陵从未想过段绮梦会想着带着林佳娜前往武魂殿。

他第一想法段绮梦会带着她去天斗帝国隐姓埋名,从此过上“性福”的生活。

“你觉得呢?佳娜姐,我们应该去哪?”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既然我的姻缘已经被你破坏,那我就跟着你吧,希望你不要嫌弃姐姐才好。”林佳娜叹了口气。

“怎么会呢!!!”

……

几人经过一天的交流,叶陵和胡列娜表明了自己是武魂殿的人,并祝贺两人的到来。

“叶陵,过几天我们是回武魂殿还是……”

“回武魂殿,把你送回去。”

“为什么?”胡列娜的小嘴鼓起来,愤懑地说道。

“这才出来了几天啊?”

“你跟我出来这几天,遇到了不少麻烦,虽最终有惊无险,但我不想让你遇到危险。”

胡列娜:“……”

下一秒,胡列娜娇滴滴的红唇印在叶陵的脸上,“谢谢你为我考虑,可我还是想要出去玩。”

“只要有你陪着就好。”

他们的后面,正有两个女子默默地看着一切,感觉心都要碎了,“为什么好白菜总是让猪拱!!”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叶陵一行人连忙向着星罗边境赶去,他们不想放慢脚步,也不敢。

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有一群大汉扑上来,毕竟离那里很近。

“快,我之前让小莉去星罗边境接应我们,只要离开这里,我就能和你在一起。”段绮梦说着,牵着林佳娜的手。

“第一魂技,凤鸣”林佳娜使用自己的武魂:凤雷笛,美妙的笛声使叶陵不直觉的停下脚步。

“凤雷笛?好强大的辅助系武魂,我感觉我的速度提高了80%。”胡列娜赞叹道。

“啥是凤雷笛?”叶陵疑惑着问道。

说完叶陵便后悔了,四道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叶陵,充满着狭隘的神情,就连被叶陵控制的杜沢,也……

胡列娜:“出去别说我认识你。”

“怎么,把我追到手就不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