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后,苏沙和修姬再一次留在了学校。这是继昨天之后,连续第二天没有早早回家,基本算是脱离了“回家部”的范畴。不仅如此,如果竞选顺利的话,两人很快就能入驻学生会,成为掌控各社团经费预算审批权的存在。

修姬找了一间没有人使用的社团活动室,作为三人筹备竞选的地方。或许是这件事涉及到与玄剑宗的交易的缘故,她一反学习时能摸鱼就摸鱼的状态,认真筹备起参加竞选所需的各项工作。

唐叶秋的任务当然也不轻松,各种文字材料都由她来准备,从演讲稿到宣传材料,再到纲领规划,从进入活动室开始,她就在对着电脑屏幕不停地敲打键盘,让人不禁怀疑,等竞选结束,她的眼镜度数是不是又要加深了。

唯一轻松的人大概只有苏沙。准确地说,她压根没有出任何力。娇小的少女拿着一叠a4纸,用铅笔在上面画着什么。

这种明目张胆的摸鱼当然很快就引来了质疑:“苏沙同学在团队中的角色是什么?为什么可以什么工作都不做?”

又完成一篇稿件的唐叶秋扶了扶眼镜,转头问到。

就算按照修姬的说法,苏沙是某超级门阀的千金,但以唐叶秋那认真的性格,是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就不提出质疑的。

“我是吉祥物。”苏沙回答得言简意赅。

“?”

唐叶秋一脸迷惑地看着她,见苏沙似乎没有继续解释的打算,只好又看向未来的学生会长修姬同学。

“她是吉祥物。”修姬说。

“??”

“学生会书记是吉祥物不是常识吗?只要可爱就行了。”苏沙和修姬两人一起说到。

“???”

这算哪门子常识?虽然人数比是2:1,但唐叶秋坚信自己的三观没有问题,绝对是另外两个人有问题。

“这就是我的团队的分工,如果不满意,可以申请退出,我邀请其他人。”修姬最后一锤定音。

“好吧,我没有异议。”

唐叶秋叹了口气,不禁产生一种自己上了贼船的感觉。

下午6点,修姬从位置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唐叶秋依旧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苏沙手边多了几张废稿,而正在画的这一张似乎很快就能完成。

修姬走过去,她已经有了经验,只是粗略地朝画稿扫一眼,便很快移开。

画面上是一只小小的、有些呆萌的八爪鱼,它用自己短短的触手缠着一颗弹珠般的星球,背景是一片玫瑰状的星云。

“主人在画什么?”修姬问。

“自画像。”

说话间,苏沙已经画完,她将画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会,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着,她手指抓住纸的边缘,微微用力。

哧——

画被她撕成了两半,苏沙将两片纸叠在一起后,再次从中间一撕……很快刚刚完成的铅笔画被苏沙撕成了一堆寸许长短的小纸条。

纤细的手指在纸条中拨弄了几下,从中挑出一片,少女看了它一眼,将它扔进嘴里,就像吃鱿鱼干一样,慢慢地咀嚼起来。

整个过程中,苏沙都没表现出对唐叶秋隐藏的打算,修姬也没有提出任何疑问,只是问到:“好吃吗?”

白发红瞳的少女点了点头:“味道还不错。”

两人的怪异举动终于引来了唐叶秋的注意,她转过头,看着苏沙,微微皱眉。

苏沙又捻起一片纸条,对她说:“要尝尝么?”

唐叶秋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干脆回绝:“不吃。”说完,将注意力又转回到电脑屏幕上。

“要尝尝么?”苏沙又问修姬。

修姬倒是很有兴趣:“我可以吃吗?”

“只吃一片应该没关系。”

“好呀!”

修姬用手指将长发勾到耳朵后面,接着飞快地一低头,直接用嘴将苏沙手中的纸条叼走,舌头再一舔,将纸条卷入口中,慢慢咀嚼起来。

哇——

在这一刹那,她看见了星空。

那是一片幽邃而静谧的空间,空旷,却并不让人感到孤寂。

因为色彩缤纷的星辰散布在每一个方向,向自己散发出神秘而又诱人的星光。

在视野的正前方,有一片区域星辰特别密集,它们组成了一片玫瑰形状的星云。

星云的颜色是绯红的,就像苏沙的眼睛。

在星云中央的位置,有一颗白色的星辰异常显眼,让她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投向它,想要看清楚它的细节……

那似乎是……一座宫殿……

“啊!哈啊、哈啊、哈啊……”

眼前的幻境突然消失,修姬回过神,发现自己正急促的呼吸着,校服下的某些身体部位,已无法再维持拟态,露出黑色的原生质和绿色的眼睛。

“好吃吗?”苏沙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地问到。

“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修姬抿了抿嘴,嘴里的纸条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股空洞的味道。

“我还可以再吃一片吗?”

“不行。”苏沙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最后一片纸条,放进口中。

修姬这才发现,苏沙已经将桌上的纸条吃完了,明明在进入幻境之前,桌上还有很多。

“我……刚刚是不是一直站在原地发愣?”

“是啊。”

“大约多久?”

“一个小时。”

“……”

修姬急忙转头,发现唐叶秋用的电脑已经关机了,人也早已不知去向。

“唐叶秋同学走了?”

“是啊,她走的时候还跟你打招呼来着,可惜你没有反应。不过放心,我替你跟她说再见了。”

这不是说没说再见的问题吧……

“主人不打算向她隐瞒?”修姬问。

“至少大部分事情不需要隐瞒,我想看看她会怎么应对。”

既然这是苏沙的想法,修姬便不再反对:“好的。我们也走吧,主人。”

娇小的少女点点头,站了起来,夕阳从窗外照进房间,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离开时,苏沙突然开口:“对了,修姬。明天是周末。”

“嗯。”

“还记得吧?我们该去海边了。”

“嗯,我记得的。”

修姬当然记得,毕竟主人说过,那里有着另外一只塔可莉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