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梦海归来 > 第111章惊艳的解法

那一脱影响深远,意义宏大,纵观人类史事,无出其右。

经此一战,无数将士解甲执笔,写起了回忆录,追忆那光辉伟大的一战,更写出各自脱后感,为有幸经历那一脱感到无上光荣。

这一战之后,各大陆涌现了无数诗人,歌者,大文豪…。

有人说,那是一个脱出来的盛世,世间最耐人回味的一脱莫过于此。

战士们成了学者,在有限的生命里,他们相互肯定,讴歌传颂了那一战。

纵观历史长河,这可能是最伟大的一次会师,什么绝地会师,刀山会师,火海会师…,在以脱会师面前,全都黯然。

曾记否?出师一脱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在年如花的领导下,一发不可收的战争竟奇迹般地发生了逆转。

千百年来,能一战惊天下者不足为奇;能以智,以武定天下者亦不足为奇;但能以这种方式赢得天下的,却绝无仅有。

战后,许多人一致肯定,正是那道身影的出现,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每个人都是飞蛾,都在寻找火与光。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那道身影就是他们向往的火和光。

永恒之女性,引领人类上升!

后世史学家将这一战评为开盛世,定乾坤的一战,高度赞扬,并肯定了这一战。

史学家们一致认为,纵观古今中外,也只有年如花才有如此魅力,换成其他任何人结果都堪忧,历史可能会走向另一面,对于那一脱,世人给与了充分肯定,这是光辉伟大的一脱。

是她的圣洁制止了战争。

年如花钟天地之灵惠,不妖不饶,也唯有她能担此重任。

一战定天下,千古唯如花。

最后史记郑重地编入了《如花传》,记录了那史诗又浪漫主义的一战,这是惊艳古今的一战。

凡经历这一战的人,莫不以此为荣,他们的子孙后代每每听到父辈们的壮举莫不心怀激动,这成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谈资。

这是光宗耀祖的一战,更是以脱会友,开天辟地的一战。

有将帅在写回忆录时,为这一战谱写了一首歌,叫做:光辉岁月,这是一首和平进行曲,始一出便风靡各大陆。

这首歌生动真切地讴歌了那以脱会友的一战,在各大陆引起了强烈反响,至今仍广为传唱,被世人一致评为千古绝响。

自那一战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当年曾经敌对的两军都会在如花城会师一次,他们相逢一笑泯恩仇,以脱会友,回顾峥嵘岁月,纪念那旷世之战。

发展到后来,每年的纪念日,各地人士都会奔相涌来,来以脱会友。

据说仙道人士也曾光顾造访过,可他们为什么而来,又在追寻什么,就没有人说的清楚了。

对于这充满史诗又浪漫主义的一脱,后世之人总是津津乐道,且无数人心向往之,拜倒在这一脱之下。

更有很多人感叹恨生不逢时,未能目睹和加入那一脱而抱憾终身。

无数文人墨客对年如花歌功颂德,歌颂她那大公无私的一脱。

对于这一脱,文人墨客争先恐后,全都不吝言辞,发自肺腑地赞扬。

成名成家的名人若是不对那一战瞻仰一番,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自文坛。

人们通过各种方式传唱那一战役的辉煌,各种书籍,各种歌舞戏曲都会毫不吝啬的对这史诗般的一脱大书特书传颂赞扬,而人们也百听不厌,如果有谁敢对这一故事偷工减料,绝对会遭到无数人的唾骂。

花开年年,年年如花,这句话被重新定义,成了世人祈求和平,歌颂盛世的一句话。

可以说,世人对那一战耳熟能详,而且演绎的老少皆宜,无论哪个地方,通过什么方式演绎这一史诗般的故事都会引人再听,再看一遍。

那惊艳古今的一脱已成为传奇故事,已经深切到那片土地的方方面面,谁都不能掩盖这一无上辉煌的——以脱止戈。

这是有史以来最可歌可泣的一脱,年如花不但自己迷途知返,幡然悔悟,更以大义一脱感化了所有人,让那次的双军对垒成了一场旷古绝今的脱衣盛会,至今那个地方还有以脱衣来祈求和平的传统。

无论谁到了那里,都会情不自禁的将衣服脱上一两件,不为别的,只为感受和膜拜这里的高尚圣洁,这是人们对那伟大一脱的致敬。

如花城成了以脱会友的圣地,平生不到此一脱,纵称英雄也枉然!

祸水如花,有开有谢。

原来这就是如花美玉,祸水流年的故事。

苏洛知道这一定是手中杀猪刀记录下的影像故事,他知道这也许是食神族那位远祖的一件逸闻趣事,也许是其他食神体们经历的事情。

苏洛无语,怎么都觉得食神族的前辈们都有些猥琐呀,而且很黄很暴力,还说这是风流韵事!有这么韵的吗?简直令人发指。

同时苏洛也知道杀猪刀不但威力无匹,还可以斩出星河,可以斩出雷电,可以斩出风云,可以斩出五行阴阳,可以斩出极光、流星雨、暗刃、冰刃…,更有返璞归真的原始之刃,可以斩出无数飞刀神芒。

这把刀实际上千变万化,说是百变神刀,实在是一种谦虚和低调。

而且这是这把刀自身所带的解气,可分解、化解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称得上一气破万法!

难怪传说告诉他这把刀的真正名字叫百变神刀,原来如此。

苏洛又看到了一些其他的画面,很模糊,有挥舞刀的轨迹,玄奥莫名,神乎其神。

苏洛感受那些刀韵,同时不由自主地沿着那些轨迹挥舞开来。

岁月无情仍愿意,为你闯开新故事……。这是手中刀的呼唤?

苏洛忽然感到热血沸腾,仿佛老朋友临危而至,不离不弃。

他好像看到有身影手持杀猪刀,手起刀落斩诸魔。笑,狂笑着,世间冷与酷。

那峥嵘岁月,最是令人热血沸腾。

这把刀很傲气,在呼唤自己老友,可惜,神一样的男人早已远去,不知所踪。

“我告诉你,真正的刀法并不是用手,你猜用什么?”一个玩世不恭,又倔强不屈的声音传来。

苏洛停止挥舞,一脸茫然,他不确定这个声音是不是在跟他说话,但能感受到声音里那股坚定不移的霸气。

“是运气,正所谓以气运刀,当你运到最高境界的时候,什么都可以砍个稀巴烂。”那个声音坚定不移道。

“这把刀是当年的铸剑天王一对传奇夫妇的御用菜刀,是用诸多神铁仙金淬炼而成,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吸取了日月精华,不是普通人可以用的。”

“它虽然不为世人所知,但绝对可以带给你想象不到的惊喜,因为它绝对可以在神兵榜上排进前五,就算还有其他的隐世神兵也一样可以位列前七。”

“凝炼一股气,刀出快无敌。”

“不要去试图理解,而是用直觉去感受。”

忽然苏洛眼前的景象开始快速变换,他看到了一幕又一幕景象,随着杀猪刀上天入地……。

这把刀征战过光明,分解过黑暗,它穿梭于时空,经历过一场又一场大战,毫无畏惧,毫不停留。

各种奇异的影像和故事纷至沓来,千姿百态。

刀光纵横,缓缓而来,却又无迹可寻,穿梭于光阴,一往无前。

“这就是食神族的镇族魂器,无情但慈悲。”那声音道。

唰,苏洛重新回到刚才站立的位置,一瞬间而已,他却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时空之旅。

“怎么样?”那声音问。

“惊艳。”苏洛道。

“既然已经惊艳到你了,我想我们之间的沟通已经不是语言能够完成的了,我想我要表达的东西你已经感受到了。”那声音笑道。

“多谢,前辈。”苏洛恭敬一拜,道。

“不必客气,唤我声老哥就好。”那声音笑言,似乎很欣赏苏洛。

“老哥,您现在究竟到了什么境界?”苏洛觉得这个身影很可能就是那位神一样的男人。

“哈哈……。”听到苏洛的问题,那声音忽然大笑起来。

“从古至今,世间万物,很多事物都难逃一个消亡。”

“在我眼中,真正不朽的事物很少,如果还有我不能解的,那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那声音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道。

“万物一眼看穿,顷刻湮灭,那岂不是很孤独,很寂寞?”苏洛道。

“你错了,真正值得我留恋的,恰是那些我已经看穿,却仍然觉得美妙而有趣的事物。”那声音笑道。

声音渐渐消失,像是一位绝代强者孤独地远去,只留身后传说,不带走一片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