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冉的话语,无疑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连后台的宁丹导演都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惊咦。

她询问着边上负责初舞台的副导演,以及专业人员,道:“骆墨报上来的是原创曲目?”

在室内还戴着墨镜的副导演与宁丹对视了一眼,然后在她不悦的目光下连忙摘下墨镜,露出一双眯眯眼。

他眯着眼睛,道:“一开始不是的,但他今天早上来找了我,更换了节目。”

“你给换了?”宁丹道。

副导演脖子有些僵硬,因为他在宁丹手下干了好些年了,知道宁丹总导演是个独裁女皇,她有着自己一套独特的想法,你的想法如果和她不统一,那你就是错的。

副导演嘴巴发干,道:“那个…….宁姐,我审核过歌词,没有问题,也就给过了。”

宁丹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现在很多综艺节目的价值导向不对,对外输出很多负能量的东西,影响极坏,所以像歌词的审核是必须要做的工作。

副导演的想法很简单,反正骆墨就是凑数的,爱咋咋滴吧。

人家骆墨本来就是来上班的,临时拉去救场,能整出个节目来应付一下,那就不错了。

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

而且原创嘛,算是亮点环节。

优秀的创作,会让人眼前一亮。

糟糕的创作,那也很有看点啊!

一场尴尬的表演,也会很有意思。

至于大厅那边,台下的练习生们已经议论纷纷。

这年头,练习生能把歌舞给练好就不错了,有创作能力的还是少数。

基本的业务能力都不一定达标,还创作呢。

而且要知道,【没文化】,是偶像群体甚至是明星群体身上的一大标签。

也正因此,才有很多明星爱立学霸人设圈粉,然后惨遭翻车。

这个时候呢,现场的胃口,已经被钓起来了。

姜宁希还没有开始仔细看歌词,她现在只是惊讶地看了一眼骆墨,心中的想法是:“我当年的教育起效果了!?”

别忘了,当初二人早恋,还没女大十八变的她是条颜狗,馋骆墨的颜值,骆墨则是图一个免费的课外辅导。

姜宁希是顶级学霸,这场地下情成功的让骆墨的年级排名提升了一百名。

小姜可真好用。

而在女团【极光少女】里,姜宁希既是舞蹈担当,也负责作词。

她的文学功底很棒,中考还写出了满分作文。

虽说语文好不代表就会写词,但她在这方面的确颇具天赋。

因此,在听到骆墨自己作词时,这位初恋女友心中才会冒出一个如此奇怪的想法。

坐在姜宁希身边的沈一诺拿起话筒,一脸好奇地道:“我刚刚翻了下资料,我看你的特长是戏曲和古典舞,这首创作里会有戏曲元素吗?”

舞蹈导师沈一诺有着一张娃娃脸,脸上自带肉感,声音也很甜美,有萝莉主播那味儿。

但这人吧,脸和身材各长各的。

尤其是某些部位,就像是丰收季节饱满的麦穗。

她在娱乐圈里是出了名的敢说话,敢作妖。

而之所以如此的真性情,并不是因为她要立这种人设,而是因为公司老总是她亲爹。

一诺千金,沈一诺真的是位千金小姐。

宁丹之所以请她,除了是给她爹一个面子,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看重她什么话都敢说。

骆墨听着这位大小姐的话语,摇了摇头,道:“没有。”

他是想宣传戏曲文化,但他不想草率宣传。

——时机未到。

“好吧。”沈一诺脸上流露出了略显失望的神色。

练习生们的常规创作,她其实没多大好奇心。

她在公司里不缺资源,甚至因为她的存在,产生了一人养一团的现状。

也正因此,【极光少女】的首张专辑,有一部分创作是由姜宁希负责的,但更多的则是由业内一线词曲人制作。

她是有眼界的人。

至于自家公司的练习生嘛,作为师姐的沈一诺听过个别练习生的创作,她当场就…….笑出猪叫。

给出的评价是——“娱乐性很强。”

小老弟,你很幽默喔!

也正因此,她才会觉得如果带有戏曲元素,那还比较有意思,没有的话,期望就会大打折扣。

音乐导师魏冉拿着话筒,依旧面带笑容,道:“期待你的表演,可以开始了。”

骆墨点了点头,朝着舞台右侧摆放着的钢琴走去。

一身白色短袖加黑色短裤,坐在钢琴前,是有点违和的。

这打扮,不像是在表演,像是在家中练琴。

可他一坐下,整个人进入状态后,莫名其妙视线就是会被吸引到。

“他长得可真好看。”很多练习生在心中发出了羡慕的声音。

一时之间,很多人甚至在想,自己配当练习生吗?

怎么人家节目组里跑来凑数的工作人员,在颜值方面秒杀了一大片选手?

他这要是换上白衬衫,那就是王子在弹琴了。

姜宁希看着舞台上在做着深呼吸的骆墨,只觉得又回到了初中时期,观看骆墨在校庆时表演的时光。

女同学们都在为他欢呼,为他鼓掌,为他尖叫。

她脸上则只带着浅浅的笑意,觉得自己赢了所有人:“他是我男朋友!”

——《面子》。

但好在以她的性格,是属于那种自得就够了的类型,偷乐就完事了,懒得张扬。

否则也不会是地下情了。

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开始觉得自己那会儿真幼稚,居然是条颜狗。

——鄙视我自己!

现在的她,娱乐圈内的俊男们简直毫无吸引力,一心只想搞事业。

也正因此,许初静其实算是姜宁希的半个偶像。

这也是娱乐圈内当今的一大现状,男团成员疯狂作死,只想着谈恋爱甚至是玩弄感情,疯狂塌房。

女团成员则塌房的要少一些,一心只想火一把,觉得搞男人不如搞钱。

姜宁希倒不是贪财,她只是和读书时一样,喜欢争第一。

做女团,就要做国内的顶尖女团!

这个女人很骄傲,胜负心极重。

也正因此,她马上打散了心中的回忆,想着:“那时候算什么谈恋爱呀,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没什么好回味的。”

“主要是因为他是初恋,而且后来我也没谈过恋爱,才会印象深刻吧。”姜宁希想着。

骆墨把双手放在琴键上,随便弹了几个音,然后点了点头。

他的钢琴水准还算可以,弹唱没有问题。

至于这个世界的骆墨,由于从小学戏曲,所以学习的是中式古典乐器。

他之所以选择钢琴,没选择使用中式古典乐器,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因为那个乐器是要用嘴巴吹的,那就没法唱。

另一个则是那个乐器是“杀器”,是杀招,没必要那么早用。

此器一出,众器皆哑!

留着以后用。

做了三个深呼吸后,骆墨才把兴奋的情绪给平息了。

是的,他一点儿也不紧张,他是怕自己太亢奋。

因为他接下来要唱的歌,是需要平静的。

这是一首很火的歌曲,出自一个很火的乐队——五月天。

男人的青春有两个五月天,一个是乐队,一个不是。

骆墨接下来要弹唱的这首歌,其实也不是这首歌的常规版本,而是被叫作【还你自由版】。

此版本多被用在五月天的演唱会上,是他们演唱会的一大经典环节。

同时,这也是无数歌迷的心中挚爱!

钢琴前奏一响起,这首歌的情绪基调其实就已经定下了。

骆墨修长的十指在琴键上弹着,音乐导师魏冉眼前一亮。

“这曲子不算多难,也没什么炫技之说,但却是带着情绪的,这小子可以啊!”魏冉在心中做出评价。

许初静的想法和他一致。

至于姜宁希和沈一诺在曲这方面没什么研究,心中只有一个简单粗暴的想法——好听!

台下的练习生也大多如此。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但不得不说,情绪已经渲染开来了。

这首歌叫《温柔》。

后台处,副导演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宁丹导演,然后心中的大石头彻底落下了。

因为这个女人正轻抿着丰唇,而她的眼里,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