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三个三寨,共计一千余人,除留下一部分人镇守山寨外,其余人全都离开了野人谷,听从叶云霞的调遣。

经过商议,先派出一批探子探明王振回京的路线,然后在前面找一个可以设伏的地方,将金诚忠劫下。

经过大家反复研究和论证,最后选在百花谷这个地方动手。

百花谷是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因路两旁长满各种野花而得名。

路两旁没有高山悬崖,而是丘陵,地势呈斜坡状,有点草原的味道,没有树木,视线开阔。叶云霞把伏击的地点选在这,一方面是一千多人都可以埋伏在路两边的山顶,箭能毫无死角的射到官道上,一下子冒出一千多人也可以起到震摄的作用。另一方面从山顶往下冲锋畅通无阻,可以形成排山倒海之势。

待大家埋伏完毕后,王振带领的人马也缓缓行来。

此时已是正午时分,烈日下人人汉流夹背。

宋雨打马赶到王振马车旁,说道:“禀公公,已到了吃饭时间。”

王振道:“传令下去,所有人停下,就地生火做饭。”

宋雨应了声是,打马向前,喊道:“所有人停下,原地休息。”

眼看着王振就要进入埋伏圈,却停了下来,大家都有些着急,杨玉明道:“他们怎么停下不走了?”

李文才道:“我们的人跟他们差不多,依我看直接冲过去救大哥得了。”

叶云霞却道:“大家别着急,现在是吃饭时间,我估计他们是停下来吃饭,现在进攻,他们很容易往回跑,还是等一会,让他们过来再动手不迟。”

杨谨慎赞成的点了点头,说道:“大当家说得没错。”

众人不再说话,都耐心的等待着。

金诚忠连日来被折磨得片体鳞伤,没了人样。两名锦衣卫一直守在他旁边,动不动就刁难他,常常在他渴的时候不给他水喝,在他饿的时候不给他饭吃。

锦衣卫甲道:“这天气真他妈热。”

锦衣卫乙道:“是啊,还好带的水够多。”取出水壶喝水,看到金诚忠看着他。恶狠狠的道:“怎么,你想喝水?”

金诚忠道:“如果这位兄弟肯让我喝,我金诚忠感激不尽。”

锦衣卫乙道:“想要水喝,想得美。”

锦衣卫甲道:“我看他也是条汉子,就让他喝点吧。”

锦衣卫乙道:“你疯了,他没给过我们什么好处,你还要给他水喝。”

锦衣卫甲悄声道:“正因为他没给过我们好处,我才要让他喝,我们去弄点马尿来给他喝怎么样?”

锦衣卫乙笑道:“好主意。”

两人看到一匹马正在撒尿,笑着走了过去。

锦衣卫甲把水壶递到金诚忠嘴边,说道:“给你水。”

金诚忠道:“多谢。这位兄弟真是好人。”

锦衣卫甲道:“我喂你喝吧。”

金诚忠刚喝一口便往外吐,锦衣卫乙拼命撬开金诚忠的嘴,让锦衣卫甲往里灌。看着金诚忠难过的样子,两人哈哈大笑。

金诚忠道:“你们别太得意,要是我死不了,我一定把你们碎尸万段。”

锦衣卫乙道:“落到锦衣卫的手中,还想活着离开,你做梦吧。”

锦衣卫甲道:“小子,你就认命吧。”

此刻,金诚忠才意识到,这辈子算是完了,就算苏先博他们想救自己,他也不赞成,他不想再连累大家了,自己的死能换回灵山的安宁,也算值了。父母的大仇已经得报,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一想的这些,金诚忠就释然了。

经过一阵休整,王振又下令出发,队伍缓缓进入百花谷。

林逍遥透过望远镜,看到了被困囚车中的金诚忠。看到金诚忠的模样,林逍遥不禁一阵心酸,说道:“是大师兄。”

叶云霞忙问道:“他怎么样?”

林逍遥答道:“他没事,只是受了些皮外伤。”

王凤英一把从林逍遥手中夺过望远镜,透过望远镜,看到了披头散发,满脸伤痕,浑身是血的金诚忠,当场哭出声来,说道:“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他,把他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一旁的众人个个心情沉重。

叶云霞道:“好了凤英,别哭了,不管怎么样,他活着就好,我们马上就可以把他救出来了。”

听了大姐的话,王凤英这才止住了哭声。众人也都屏住呼吸,目光紧盯着那一行人马,生怕突然就不见了似的。

不一会儿,王振的人马已进入了伏击圈,叶云霞打了个唿哨,两边山上的人同时拉弓射箭,走在前面的官兵应声倒下。宋雨见状,赶忙冲到王振马车旁。

王振问道:“怎么回事?”

宋雨答道:“回公公,前面有埋伏。”

王振怒道:“什么人这么大胆,活得不耐烦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他们通通给我杀了。”

宋雨道:“公公你有所不知,山两边黑压压的全是人,少说也有一千多。”

王振大惊,忙道:“你给我听好了,我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唯你是问。”

宋雨道:“公公放心,就算拼了我这条小命,定护公公周全。”

王振道:“接下来怎么办?”

宋雨道:“原路返回,此地离县城不远,我们只要退到县城,他们定然不敢追来。”

王振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叶云霞见后面的官兵调头逃跑,带头往山下冲。杨玉明离关押金诚忠的囚车最近,冲过来砍死几个官兵,两名锦衣卫赶忙调转车头,跳上囚车,拼命打马往回赶,杨玉明夺了匹马追上去。

杨玉明道:“大哥,我救你来了。”

金诚忠道:“好兄弟,你走吧,我现在是朝廷钦犯,如果救走了我,会连累大家的。”

杨玉明道:“我和弟兄们都来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救出去。”

金诚忠道:“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大哥的话,就听我的,带着他们回去。”

杨玉明道:“大哥,难道你不想杀王振报仇吗?”

金诚忠道:“当然想,但是我不可以这么自私。”

杨玉明道:“大哥,人如果死了,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可能。大哥,事在人为啊。”

金诚忠觉得杨玉明说得很有道理,当下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大声道:“说得好。”

杨玉明大喝道:“不想死就给我停车。”

两锦衣卫拼命驱赶马车,杨玉明也拼命打马,双方的距离越缩越短,前面出现悬崖,两锦衣卫故意把马车往悬崖边上赶,杨玉明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