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颠覆霍格沃兹 > 第004章访高人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烦人的女孩子,我上不上课,复不复习,考试成绩怎么样,跟她有什么关系?”

华夏大陆,张一白的道观里,张瑞对着老道士抱怨着。

处理完了工作,自然要到老道士这里看看,然后说说这一年的学习生活,反正都是一些日常的琐事,遇到危险的事情自然是不说的。

老道士听得津津有味,毕竟外国学校的生活他也没听过,毕竟平时也没什么人跟他聊这些。

“人家小姑娘说你还不是为了你好?她怎么不去说别人呢?你奶奶当年也是这么爱唠叨的。”老道士一脸欣慰地笑道。

“我倒宁愿她去说别人,”张瑞撇嘴,“等再去学校我就躲着她走,还想给我补习功课,除非她用石化咒把我定在那里,不然我才懒得听她说废话。”

“小姑娘的照片有吗?我看看长得怎么样。”张一白突然说道。

张瑞突然警惕地看着老道士:“你想干什么?她样子长得普普通通,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别多想啊!”

张一白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我就想看看外国小姑娘长什么样,谁问你喜不喜欢了?你这是不打自招了啊。”

“……”张瑞无语,“合着是我多想了?但你那一副八卦的样子,特别像催晚辈早点结婚的老家伙。”

“我才不催呢,我早就给你算过了,你小子命犯桃花,子嗣兴旺,要不然我也不会非要收你当徒弟了。”老道士一副早就看穿一切的样子。

张瑞一脸不可置信:“难道不是因为咱家除了我没人愿意继承你这个破道观,你没办法才收的我吗?”

因为这个道观是老张家传了十几代的,观主都是老张家人,自然不会收外人当徒弟。

而张一白的儿子成长的那个特殊时代,因为老道士的身份问题,没少受连累,自然跟老道士划清了界限,即使是现在也基本不来往,眼看着道观就要断了传承的时候,遇上因计划生育政策超生的张瑞,这才有了传人。

至于子嗣兴旺?

现在大陆只允许生一胎,想生三胎得等到三十年后了。

“咳咳,”被揭穿真相的老道士可能也感到了尴尬,讪讪道,“职业习惯,忽悠人上瘾了。”

张瑞没有鄙视他,反倒理解地点点头,就像他现在面对英国那些巫师们也是下意识地就开启神棍模式。

“对了,我学了几个魔法,挺有用的,我现在教给你,你看着啊,注意咒语和手的挥动。”

张瑞说着就拿出一根魔杖,这是他回到香港以后找专业的木匠师傅,按奥利凡德魔杖中的一种复制的,当然杖芯是独角兽尾毛。

好在独角兽尾毛做杖芯能产生最稳定的魔法效果,在报废了几十根以后,又在原来长度的基础上略做改动,终于成功了一支基础款,虽然不如奥利凡德制作的好用,但也能辅助张瑞施展各种简单魔咒。

然后张瑞就叫人按照同样的材料尺寸生产了上百只,直到把张瑞手里取自同一只独角兽的尾毛用光。

如果被奥利凡德知道了,一定得气死,张瑞用同样的木材,同样的长度,同一只独角兽尾毛批量生产的魔杖,再也没办法称为独一无二的魔杖了。

(别觉得制作魔杖有多难,《神奇动物在哪里》中,20世纪初,北美四大魔杖师的约翰内斯.琼克尔,就是出生于麻瓜家庭,他父亲就是木匠。)

张瑞在老道士面前展示了几个魔咒,至于英国魔法部未成年校外不能用魔咒的规定,张瑞才不信他们能监测到华夏大陆来呢。

真拿自己当日不落帝国了?

老道士看得也挺稀奇,但是拒绝学习这些魔咒,说是拿根小棍子太丑了。

“是,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正在把它改造成拂尘,拂尘的柄就是魔杖,你一个道士,拿着拂尘多正常啊。”

张瑞把拂尘头也就是一把长丝拧在了魔杖的根部,那里套了个螺丝的木套,这下魔杖就变成拂尘了。

“你注意拂尘柄的后端才是魔杖的前端,别搞错了,不然魔咒的目标就是你自己了。”张瑞提醒着注意事项。

因为没办法把魔杖的前端掉过来,不然那些长丝就会影响魔咒的施放,尤其是放火焰咒的时候,直接就把拂尘丝烧没了。

张瑞演示了半天,老道士还是拒绝了,用他的话说,他这个年纪学了也没什么机会用了,而且那几句鸟语他也记不住,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那你多少学一个漂浮咒吧,免得你哪天表演特异功能的时候露馅了。”

“早就露馅了。”老道士长叹道。

“啊?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咱们赶快下山,我带你去香港。”张瑞吓了一跳,扶着老道士就要跑。

“别急,我现在很安全。”老道士拉住要逃跑的张瑞,“地方上已经帮我圆回去了。”

“嗯?怎么回事?”张瑞一头雾水。

“你说呢?你每年往回捐这么多钱,还有我装高人忽悠的那些商人的投资,这些政绩不都落在他们头上了吗……”

“我一个老头子又不干什么坏事,现在气功师那么多,揭穿了我也没什么用。不如留着我当个吉祥物,大家一起骗骗外国人。”

张瑞恍然大悟,他还疑惑呢,就现在全国的气功师怎么也有几百个了,怎么除了个别天怒人怨的,其他的都没有露馅呢?原来如此啊。

不敢多想,不敢多问。

既然现在安全了,老道士不愿意学张瑞也不再勉强了,正好趁着政策开放了,来内地投资一波,既能给老道士打个保护伞,也算是为家乡做点贡献了。

“对了,黎道长那里你也该表示表示。”张一白提醒道。

黎道长,就是之前的华夏巫师协会会长(道教协会会长),今天3月份换届退位,现在是名誉顾问了。

之前拿给福吉的华夏巫师协会代表证书就是出自当时的黎会长之手,自然也是欠了一个大人情。

而且黎道长同是正一派的,现在的会长是全真派的,现在要再去找会长要任命书就很难了,好在也不用了。福吉也不可能知道这事儿,知道了也不怕。

所谓的表示表示也不是索要好处费,那样就太容易了。

“那他老人家有什么指示吗?”张瑞恭敬地问道。

虽然没见过,但如果华夏也有神奇力量,黎道长必然是邓布利多一级的人物,甚至犹有过之。

也就是张瑞不能转投别的道士门下,不然他都想拜在黎道长门下了,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黎道长出生茅山,抗战年代被鬼子毁了,他一直在为茅山道院的修复四处奔走……都是正一弟子,能帮还是要帮一把的。”

所谓的修复工作,自然不只是需要钱那么简单,政府批不批,批多大的地,允许修成什么样,有什么不能过的红线都得注意。

“帮,必须帮!都是三清门下弟子,这种事情我义不容辞!”张瑞肃然道。

老道士点点头,他自然知道张瑞挺有钱的,甚至早就替张瑞答应了,只是出钱出力之类的事情还需要张瑞自己安排。

“不知道黎道长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用不到的宝贝,我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想睹物思人,时时谨记他老人家的教诲。”张瑞趁机提了个小小的要求。

老道士白了他一眼,自然看穿了他的那点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