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

薙切爱丽丝的脚步一顿,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

“炎土澜,你叫绘里奈过来做什么?!”

看着面前如同暴躁小狮子一般的薙切爱丽丝,炎土澜很正经的给了她一个白眼!

“其实不用你说,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她!”

炎土澜深吸一口气后接着说道:“我跟她说才波城一郎来极星寮准备大露一手,她竟然不相信我。”

“呵呵…活该。”

薙切爱丽丝双手抱胸没好气的回了他一个白眼。

“你们在说什么呢?”

幸平创真拿着炎土澜的手机回来了。

“给你,虽然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你答应我的超级珍惜食材可别忘了!”

炎土澜看着幸平创真很想给他一拳。

你这充满怀疑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知道了,晚一些会给你的。”

“嘿嘿,要不你先告诉我是什么食材怎么样?”

“这个…”

炎土澜闻言摩擦着下巴想着,金枪章鱼的上面有金枪鱼、章鱼还有鱼子。

一时间他还真想不出来给幸平创真什么部位。

“金枪鱼的肉、金枪鱼的鱼子和章鱼的触手,这三样你要哪个?”

想不出来给他什么,炎土澜干脆直接问他。

“这些算是超级珍惜的食材吗?”

幸平创真眼神带着严重的怀疑。

这三种食材并不难获得啊?

你确定没有再骗我帮你做事?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金枪鱼的肉质如果不鲜,我给你一百颗巧克力蘑菇。”

“章鱼的口感如果不嫩,我给你一百颗白苹果。”

“至于鱼子嘛…”

炎土澜眼珠子转了转,“如果你看到它不会吓一跳,我给你跪下叫什么都行。”

闻声前来的众人:“……………”

这说得是些什么…

跪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炎土澜对他们耸了耸肩,就是这么自信!

他就不信那么大的鱼子不会吓到幸平创真。

“嗯…虽然你没有说这些为什么是珍惜食材,但是冲着三个补偿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尤其是第三个鱼子我特别喜欢,所以我就决定要鱼子了!”

幸平创真一拍大腿,神色坚定的对着炎土澜说道。

那样子仿佛他真的很喜欢鱼子一样!

如果炎土澜是第一天认识幸平创真,他说不定就真的相信了!

你用这么坚定的表情说出这么招人恨的话真的好吗?

“幸平,没想到你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丸井善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好家伙!太猛了!

“炎土君,你这样说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田所惠不由得有些担忧得望向炎土澜。

“没事的,到时候你们肯定也会吓一跳的。”

炎土澜对着田所惠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毕竟当初他可是被这个鱼子给吓到了。

那么大的金枪鱼鱼子,谁看到不会吓一跳?

……………

“算了,绘里奈在什么时间过来?”

炎土澜对着幸平创真挑了下眉头问道。

他也不怕幸平创真会装作淡定,因为他可不能再看到鱼子后还能保持淡定。

“具体时间不清楚,不过我加老头子说了一句话,“看开今天要拿出点实力才行了,毕竟是神之舌来品尝料理啊。”他说了这句话。”

幸平创真摊了摊手,这句话就说明薙切绘里奈肯定回来。

“嘛…料理想必还要点时间才能制作完毕。我出去一下,等一下会回来的。”炎土澜对他们挥了挥手,“一会儿茜久保桃学姐会过来,我邀请她了。”

“记住对她客气点,不然我要你们好看哦~”

炎土澜故意露出了个残忍的笑容给他们看了看。

被炎土澜看到的人都下意识站直了身体,脑袋不由得点了点,表示没问题…

炎土澜的残忍笑容主要是做给男生们看的,对女孩子他可不想这样,如果吓到她们就不好了。

“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吗?”榊凉子抱着手臂对着炎土澜问道。

这么晚了出去做什么?

话说你刚刚都洗完澡了吧?

“没错,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水户郁魅附和着榊凉子的话点了下头。

炎土澜看着她们笑了笑,挠了挠头说道:“我就是去外面走走吹吹晚风。”

“在这里等着料理制作完成实在是太无聊了。”

“你们在厨房聚在一起不觉得不舒服吗?”

炎土澜比起拥挤的房间还是比较喜欢空旷的地方。

而且他们也真是个狠人儿啊。

做饭有那么好看吗?一直在厨房不出去。

为什么自己就不喜欢看别人制作料理呢?

炎土澜表示他只喜欢吃现成的!

“那好吧。”

水户郁魅和榊凉子点了点头,原来只是出去遛弯啊。

“那么我走喽,有事给我打电话。”

炎土澜转身离开了厨房。

再一次走出极星寮,炎土澜深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

“呼~虽然虽然里面的味道很香,但我还是喜欢室外的清爽味道啊!”

炎土澜来到极星寮的后方,就这样顺着道路走了下去。

这个地方他倒是来过,里面很长一段路全都是树木,连道路都没有。

他不知道按照食戟之灵中的正常剧情来讲极星寮的后面是什么样子的,但在这个世界,极星寮的后面是一小片树林。

极星寮侧面才是大家种的菜、建造的养殖场什么的一系列屋子。

安静的环境总能让人的心中平静下来。

寂静的夜空,天空上没有哪怕一片云彩存在,洁白的月亮加上天空上闪烁的星星形成了一副很美的“画卷”。

炎土澜坐在刚刚释放出来的土流壁上,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天空。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的土流壁上会有狗头存在?”

炎土澜用胳膊支撑了一下身体,他看向土流壁上凸起的形状有些无语。

继承卡卡西的忍术,难道还继承了他的狗头?

果然是体内蓝量可以少,但狗头必须精致的男人。

真是够强。

摇了摇头,将这些想法尽数甩走。

重新将目光看向天空,炎土澜皱起了眉头。

“秋季选拔赛,到底要做什么样的咖喱才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