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汉末年生存记 > 第268章界桥对峙

董野开口问道:“李乐派你你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来人开口说道:“河内郡的太守张杨让我们在此伏击你们,但我们统领没有答应,让我来通知你们要小心太守张杨。我们统领还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来人掏出白绢递给董野,董野接过来,他一下子就看明白了。

董野收起了白绢说道:“李乐有什么要求?”

“我们统领没有要求,他说虽然曾经败给霍东,但他也非常敬佩霍东,所以想借此交个朋友,化解之前的恩怨。”

董野开口说道:“我会把话带给我家使君。”

董野说完让手下放了此人,并且留下一些粮食,然后继续向着河东郡前进。

张杨在等待着商队被袭击的消息,他有些局促不安的在屋子里走着。

他有些担心霍东不相信只有李乐参与了袭击。

要是霍东带兵来打他,他就只能向袁绍求救了。

对,我现在是袁绍的部下,霍东不敢把我怎么样。李乐安慰着自己。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策划这次行动了。

就在李乐懊悔的时候,一个人进入了房间。

李乐赶紧上前问道:“怎么样?”

“回府君,商队已经出了河内郡,李乐没有带兵袭击商队。他把我们骗了。”

张杨听到后的第一时间竟然有些庆幸李乐没有发动袭击。

来人看见有些呆滞的张杨说道:“府君,我们要发兵讨伐李乐吗?”

张杨被惊醒了过来,他挥手说道:“你先下去吧,与李乐联合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来人虽然有些疑惑,但不敢问询,只能退出屋子。

张杨来到窗前,看着庭院里的树木。

董野来到霍东的家里,把在河内郡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霍东。

霍东思考一会儿说道:“暂且不用管李乐与张杨,冀州可有什么变动?”

霍东现在最为关心的就是关东那些诸侯怎么还不打起来,他这个看热闹的都着急。

董野说道:“之前袁绍为了缓和局势,他让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范为勃海太守。这个事情主公可知道?”

霍东点头说道:“这个我了解,难不成这个公孙范那里出事了?”

“正是如此,公孙范在渤海起兵反袁绍了。”

“公孙范敢公开反袁绍,他肯定是得到了公孙瓒的指示,要不然他不敢。”霍东分析道。

董野点头附和道:“应该如此,我们还得到消息,袁绍正在调集兵马北上,具体去往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霍东舒了一口气说道:“不管怎么样,公孙范反了,这代表袁绍与公孙瓒彻底决裂,无挽回的可能。这下可以安心的等待他们大战了。”

“我认为袁绍当初不应该任命公孙范为渤海太守,他这样做不显得自己胆怯吗?现在这公孙范带头反他,这不是自找苦头吗?”董野疑惑的说道。

“我估计袁绍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他名义上虽然是冀州牧,但他统领冀州的时间太短了,许多韩馥的旧将都不服他。只是他没有料到公孙范到了渤海没多久就反了,相当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霍东琢磨着说道。

“如果袁绍被公孙瓒打败,我们是否要插手?”

“如果袁绍真的被打败,我们会挥兵东进,起码要占领河内郡与魏郡这两个产粮区。不过我认为袁绍兵败的可能性非常小。”霍东说道。

如果袁绍真的兵败了,霍东就会暂时停止西进的策略,而会转向东进,趁机占领冀州。

袁绍得知公孙范反了之后,他赶紧带着大军北上,也顾不上天气寒冷了。

因为他知道公孙范反了后,公孙瓒一定会南下。

夜间大军的帐篷里,袁绍不禁有些苦闷。

他现在可以说是四面受敌,北面有公孙瓒,南面有袁术、陶谦,东面有公孙范,北面有黑山军。

而且冀州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一些之前效命韩馥的部将对袁绍并不满意,尤其韩馥还不明不白的死了。

郭图与许攸来到袁绍的大帐之中,郭图还没有陷入袁绍世子之争,二人此时关系尚可。

二人进入帐篷,看见盯着地图的袁绍对视一眼。

许攸率先开口说道:“主公,公孙瓒起兵了,已经连续攻下许多县城。”

袁绍并未慌张,他继续盯着地图,并且沉稳的说道:“在公孙范起兵的时候,我已经猜到公孙瓒要南下了,对失去一些县城已经有心里准备了。”

二人看到袁绍并未慌张后,心中不由的佩服袁绍的冷静。

郭图说道:“是我建议主公任命公孙范为渤海太守的,本想为主公多争取些时间,未曾料到这公孙范如此快的起兵了。”

袁绍笑道:“公则何罪之有,当初是我同意任命公孙范为渤海郡太守的。这条任命的确为我们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否则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征集到这么多的兵士。”

袁绍知道此时不是怪罪别人的时候,况且他还没有失败。

郭图听到袁绍的话后赶紧表了忠心,并且用袖口擦了擦眼睛。

袁绍则上前扶着郭图的手安慰起来。

许攸有些怀疑这个郭图是否真的流泪了。

袁绍安慰好郭图之后,对着二人说道:“现在我们许多的兵士都刚招收不久,训练的时间更是没多少,需要派一个人为先锋主将,你二人认为谁可为先锋?”

袁绍在河内郡训练的人马带来了一半,剩下的人都是新招收的。

他没敢带来韩馥的人马,怕他们与公孙瓒勾结,在决战的时候背叛他。

许攸站出来说道:“我认为鞠义此人可为先锋,他手中的先登营都是敢战之士,定可摧公孙瓒的锐气。”

鞠义的忠诚没有问题,他是冀州中最先投靠他的,并且在他夺取冀州的时候,鞠义出了不少的力气。

袁绍点头说道:“就派他为先锋吧。我们与公孙瓒的第一战必须要胜,这样才能震慑周边的宵小之徒。”

袁绍的大军北上准备与公孙瓒对战。

公孙瓒一路兵锋势不可挡,许多的县令在看到公孙瓒的人马后直接投降了。

公孙瓒的大军来到磐河扎营。

之所以停下是受困于粮草的供应,要是再南下的话,供给线将会变得脆弱,而且冬天天气寒冷,粮草的供给将会更加困难。

公孙瓒到了界桥附近后并未消停,而是开始提前封赏自己的部下,整整覆盖了三个州,其中不包括幽州。

他任命严纲为冀州牧,田楷为青州牧,单经为兖州牧。

而且这三郡的郡守县令也被他提前任命了。简直比董卓还丧心病狂。

也可以说这是公孙瓒激励部下的一个手段吧。给部下们画了个大饼,只要他公孙瓒攻陷了这些地方,他封官的这些部下就可以去任职了。

也有人劝说公孙瓒不要这么干,这不是让这三州的官员站到袁绍的一方吗?就算你想这么做也不能说出来呀!

你公孙瓒来了,这三州原来的郡守、县令就没官可做了,他们肯定会拼命支持袁绍来保住自己的官位。

但公孙瓒不以为意,他认为天下没有人能挡住他的兵锋。

袁绍听到了公孙瓒的任命后差点大笑出来,这下他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后方有人投靠公孙瓒了,而且他还会获得兖州与青州士族的支持。

袁绍的大军向着界桥的方向靠近,当离界桥有五十多里的时候,大军停了下来,开始修建营寨。

公孙瓒看到袁绍终于来了,他迫不及待的带着骑兵去挑衅袁绍。

袁绍等众人听到了公孙瓒的骑兵在营寨外的叫骂声。

“主公,我们可以暂时避战,待公孙瓒下次来的时候,我们再应战。公孙瓒会因轻视我们而准备不足,而那时候我们的兵士有义愤之气,可以一举打败公孙瓒的兵马。”田丰向袁绍荐言。

袁绍犹豫一会后,方才同意了田丰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