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闯南洋 > 第338节灵长类生物

新起草的双边协议,通过电报机很快传来到罗兰德手中。

透过重重迷雾,罗兰德同样注意到那七个字。

老男人咂巴咂巴嘴,半响感叹道,“大公爵的女儿真可怜,嫁给了一个傻子。”

很快荷栏政府和女王原则上都同意新起草的协意书。

同时不忘嘲笑张新一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张新已经趟平,他知道会被人当傻子一样笑话。

套用星哥的一句。

‘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别人看不穿!’

前世流氓国那么厉害,也用洗衣粉装装样子,可见法理的重要性。

新协议搞定。

应殖民政府要求,张新用十艘轮船把2000名士兵和5000名后勤及一些物资送去‘马鲁古省’的行政中心城市‘安纹城’。

和达加雅、三和城、泗水一样,‘安纹城’也是海滨城市。

爪哇地理条件决定,海路运输是第一运输力,城市依海而建是首选。

缺点也很明显,容易挨炮轰,战列舰的大炮,像381口径,一炮一个小池塘。

那怕是铁军,也守不住城市。

所以这5000名后勤还要负责在一些地方提前悄悄修建一些微型工事、绘制地图。

未来在小本子南下之前,提前存储一些武器弹药和粮食,为抵抗小本子的游击队提供物资。

爪哇大大小小的海岛太多,未来小本子大军南下压境的时候,不可能守住每一个岛,山地游击战是有效办法之一。

因此这次带队的‘将军’是女扮男装的刘花楼。

除了马鲁古省,刘花楼还派出得力学徒到阿古斯所在的巴厘岛。

苏巴诺所在的苏拉威四省。

罗伊姆所在的查亚省。

悄悄地提前修一些‘松鼠的家’,未来用于存储武器和粮食,为游击战做准备。

还是那句话,有备无患,防患未然。

未来张新要死守的地方只有一个,也就是爪哇大岛,守的不是岛而是工业基础。

但这地方没有纵深,整个爪哇全境都没有纵深。

如果完犊子了没守住,那至少还有好几条退路,不致于被逼吊死在歪脖子树上。

这种被动等着挨打的感觉不好受,张新偏偏不能提前招惹小本子,那怕是偷袭也不行。

头铁不等于人傻,前世历史上,小本子可以和国力强盛的漂亮国扳手腕。

如果张新提前主动跳出来吸引火力,那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嘛?

只能等小本子主动偷袭成功珍珠港后,张新才能做点什么。

但也得悠着点,因为这中间差不多隔有四个多月后,漂亮国才对小本子发起零星报复。

但小本子做事向来计划性极强,不会等漂亮国。

12月7日清晨偷袭了珍珠港数小时后,就轰炸了棉兰老岛的达沃城。

接着又轰炸了克拉克机场和卡维特海军基地。

12月9日轰炸了马尼拉。

12月10日,小本子在北吕宋的阿帕里和维甘登陆两天后,又在南吕宋的累加斯皮登陆。

12月24日,小本子主力在仁牙因登陆,同一天,另一支部队在阿蒂莫南登陆,然后向马尼拉实施向心攻击。

从登陆开始计划,短短二十天时间,强大如漂亮国在南洋的殖民地,轻松便被小本子占领。

五个月时间!

小本子势入破竹,南洋十国全部沦陷。

所以情况很狗血,本想坐山观虎斗。

可如果不能提前做足充份准备,到时小本子会来的又急又凶险,倾刻之间就有可能亡国。

根本等不及漂亮国能做什么。

就眼下这种情况,张新十分怀疑自己能否挡住几十万小本子地面部队,外加飞机和战列舰的饱和攻击,更不论还要挡几个月时间。

没有纵深啊,否则还能玩苏大林那一套,边打边撤,后方游击。

太头疼了!硬抗得死多少人?

好在这些还是四年后的事情,希望这四年时间内靠着金手指,一路高歌猛进,或许可以避过小本子的祸害。

或者想个好办法,请小本子高抬贵手放过爪哇大岛?

想到这里张新自己都笑了,南洋十国都有可能侥幸躲过一劫,唯有他不可能。

不知有多少小本子想杀自己,甚至是喝血食肉。

只有发展一条路可以走。

粮食和工业。

想到这里,张新让学徒又给苏大林发一封日常问候电报,一通马屁送上,表达关心和尊敬。

漂亮国贼精贼精的靠不上,唯有苏大哥的大腿还能抱一抱。

...

在总督府坐到傍晚,回家直接开始晚饭。

新进门小妾胡杏热忱地指着一盘海产,招呼道,“张大哥,这是我让厨娘特地为你做的,你尝尝看。”

张新眉头跳跳,像某种灵长类雄性生物的某器官,这不是传说中的象拔蚌嘛。

听说很宾补?古人也这样认为?

张新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总有人关心他的腰好不好。

‘任务:连续一周每天食用5斤象拔蚌,奖励:肾动力三倍增压。’

“...”

猛一听,还以为奖励涡轮增压发动机呢。

张新又想跟系统同归于尽!

次日。

张新决定接下去五天都留在家里专心吃‘象拔蚌’。

早饭是一斤象拔蚌煮粥,恰好郑章这时候过过送‘早报’。

瞄了眼张新的特制早餐,女人悠悠道,“身体是自己的,不要那么拼。”

“...”

初听以为郑章是关心自己工作不要那么拼,其实不是,心思也是坏的很。

假装听不懂她的话,张新翻开每日‘早报’。

“科学院想研究重炮,造战列舰?”张新直摇头,“不要浪费精力和有限经费,宝船国永远不会生产战列舰。”

“爪哇大岛四面环海,未来不生产战列舰吗?”郑章颇感讶,“那如何才能维护海权?”

“以老郑同志造船厂的能力,不考虑技术原因,制造一艘战列舰需要三四年时间,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而且造价太贵,我们举全国之力造出一艘、两艘,有什么意义呢?”

“那怎么办?”郑章问。

“我们的优势是电子管、雷达、鱼雷、发动机、速射武器,在实力比较弱的情况下,优先发展战斗机、轰炸机和火箭研发。”

“是这样吗?”郑章不确定道,“火箭是真烧钱,特珠材料、高价值燃料,每一次实验经费能制造二十多门88毫米速射炮。”

“自然是这样,”张新耐心解释,“试想,轰炸机带着我们的鱼雷升空,十几枚鱼雷投下去,无论战列舰还是大炮舰都是移动棺材。”

“还有火箭,这东西砸锅卖铁也要搞,我们率先实在电子管、电阻、电容微型化,研究速度天然比别人快一步,到时候也是刹手锏。”

郑章懵,她完全不懂。

张新笑笑,这是时代的差距,别说郑章,就连当下最强的阴国和漂亮国那些大牛们,做梦也想不到10年后无往不利的战列舰会被逐步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