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万界农场 > 第43章紫貂

“你要带我去哪里?”

看着脚下的这只紫貂,陈恪好像领会了它的意思,于是抬步跟着它走进密林当中。

一路走过茂密的丛林,周围的灵气越来越浓郁,陈恪露出好奇的神色,在想这紫貂到底想干嘛。

“这么多灵药?天呐!”陈恪瞪大了眼睛,看着被乱石遮掩在后方的一片山地,灵气浓郁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

“吱吱!”紫貂抱着陈恪的裤腿,看起来有些紧张。

“这里有危险?”陈恪心头一紧,知道这么多灵药安全的生长在这里,肯定有玄机。

这里就像是一座药田,山参、黄精、首乌、灵芝,浓郁的精气交相辉映,有不少灵药已经到了可以给人觉醒的层次了。

“不管了,先采摘一点!”陈恪按耐不住心头的火热,暂时也没发现危险在哪,大胆的踏步走进这块药田。

“嗷嗷!”

“嗷!”

就在陈恪刚抓起几株灵药往怀里塞的时候,从林子里传来一阵猴子叫声,随后就是几块石头丢了过来。

“果然有灵兽在看守,看起来数量有点多,先撤退!”陈恪见好就收,没有停留太久,转身就走。

紫貂的嘴里塞满了一株精气浓郁的野山参,看见陈恪离开,它也急了眼,身形敏捷的跳动,立马跟了上去。

“你这小家伙到底惦记这里多久了!”陈恪回头看了一眼,这紫貂也不客气,直接跳到了陈恪的肩头。

“吱吱!”将塞满嘴巴的灵药吞了下去,紫貂滴溜溜的眼神转了转,露出惧怕的神采。

“嗷嗷!”

后面有猴子追了上来,叫声愤怒无比,一块又一块的石子从后面丢来,有些精准的砸在了陈恪的背上。

“嘶,砸的还真疼啊!”陈恪轻吸口冷气,加快了奔跑的脚步,很快甩开了猴子的追赶。

...

山林中,任天意看着无功而返的手下,汹涌的怒火都已经克制不住了,这次谋划已久的行动没想到是以是以失败告终。

武部的人影都没看到一个,这样的话外面的行动就得推迟,理顺了很久才搞清楚问题的关键点在哪里。

“铁血那个废物呢?”任天意冰冷的眸光在人群中扫荡着,看了半天都没发现铁血的身影。

“你最好是死在山里面了,要是让我在外面遇见你,想死都是一件很难的事!”

任天意声音里透着森寒的杀意,此番回来本想问责铁血,没想到对方却失踪了。

“只能冒险看看能不能惊动山里面的那个家伙了。”

任天意望向密林某处,最后咬着牙关,独自往山上走去。

...

此时吕建明等人已经从山中走了出来,远远看见设立在路边的关卡哨站,他们也终于是松了口气。

“总算是出来了,九死一生啊!”何风放松道。

“不知道陈恪那家伙怎么样了,希望他无事吧。”吕建明背着顾东大步向前,此时已经接近了油尽灯枯,在山中鏖战这么多天,精神是相当疲惫。

“头儿,你可算是出来了!”

“顾东怎么样?还活着吗?”

已经有不少人逃了出来,在关卡这里休整待命,每个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我没事,赶紧找人给顾东治疗,这家伙在鬼门关旁走了一遭。”

吕建明声音很虚弱,待得将顾东放了下来,终于是顶不住,躺在了一辆车的轮胎上。

“何大哥,你没事就好,陈大哥呢?”

“陈哥呢?”

曹中翔等人看见何风生还,立马上前询问关心。

“那家伙应该没事,最后我们发现了那个刀疤脸的踪迹,陈恪应该是去解决他去了。”何风收回有些怅然的目光,解释的说道。

“小何同志,这次真的辛苦你了,我们余城不会亏待你的。”拄着拐杖的许老头走了上来,脸上的神情不算好看。

这次行动的损失异常严重,接近三分之一的人手折损在了景阳山内,对灵扇门来说是个重创。

“上帝之手...”何风刚想开口就被打断。

“这些事情的详细我大致了解了,你先休养身体,之后再详细聊这件事情。”许老头挥了挥手,脸色难得的阴沉起来。

“好。”何风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找地方休养起来。

“先安排重伤的人员撤离,其他人先在这里休养,再等等看里面有没有人撤出来。”

“上帝之手的人出现这件事情,已经通知上面了,隔壁市的同事们正在赶来,这次非得把这帮杂碎给全留在这山里面!”

许老头虽然一般年纪了,但是声音中的铁血杀气丝毫不比武部的人差,对于上帝之手这帮人,下了很大决心要彻底根除。

随后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陈恪带着一只灵动的紫貂从山里面走了出来,最后也上了车,一起回到市区。

坐在大巴车后座的陈恪假寐,怀里抱着一只好奇的紫貂,瞪大了两只滴溜溜的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吼!”

就在大巴车稳当的行驶离开了一段距离,山中隐约间传来一声兽吼,陈恪睁开眼睛,回头望向那座神秘的大山。

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因为周围的人都闭门沉思,没有任何反应。

紫貂也在怀中战战兢兢,陈恪抚摸了一下它背部顺滑的皮毛,确认了自己听到的不是幻听。

这令人心悸的吼声是真实存在的,不知为何就只有自己和这只紫貂听见了。

好在一路上大巴车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就这样在交协管的帮助下开回了市区。

晚上依旧是一片的灯红酒绿,好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刚从景阳山中杀回来的陈恪只觉得恍如隔世。

明明才一天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度过的一样。

“是不是觉得陌生?每个在山里待过一夜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会产生某种与世隔绝的感受。”

何风看着陈恪的样子,轻笑出声。

“前一阵子尸山血海,转眼就是繁花似锦,要不是钢枪上面清楚的血腥气味,我都会以为这是一场梦。”

陈恪揉了揉怀中的紫貂,这紫貂看着窗外红绿灯光,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眼神充满了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