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二百零六章 忧心

满宝和白善宝齐齐转头瞪了他一眼,很想揍他一顿,但先生在场,俩人都聪明的没有动手。

庄先生回过神来,看着无忧无虑的三个孩子,他忍不住幽幽叹了一口气。

满宝就关切的问,“先生,你怎么了?”

庄先生看了她好一会儿,沉默半响后道:“岷江决堤了。“

“岷江在哪里?”

庄先生略一思索便摊开一张大纸,将三个弟子招到眼前来,拿笔画图,“岷江在益州之上……”

虽然几个孩子年纪还小,但庄先生偶尔也会给他们说一说地理,既是说地理,那一定是从本地开始讲起。

比如七里村上为白马关镇,再上则是罗江县,而罗江县为剑南道绵州巴西郡辖下,剑南道的治所在益州。

所以除了遥远的皇帝老爷子在的京城外,七里村的最上边就是益州。

至于益州距离七里村有多远,用庄先生的话说是,骑马要走一天,天未亮时启程,或许城门关闭时能进城。

而走路的话,大概要三四天吧,脚程是照大人的来算的,满宝要是迈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走,恐怕得走上七八天。

据说,那是一个很繁华很繁华的地方,人多得数不清,好吃的东西也数不清。

当然,这个据说是庄先生和白老爷说的,因为整个村子也就这两位去过益州,老周头最远到达的地方就是罗江县,所以他不能给满宝说任何关于益州的故事。

而岷江是益州,甚至是整个剑南道最大的一条河,庄先生在纸上画了一道水流图,叹息道:“岷江水流湍急,尤其是玉垒山一带,因坡度很大,水流非常湍急,先秦时,岷江每每发洪水,益州以下皆是生灵涂炭,所以蜀地又有泽国之称。”

不仅满宝和白善宝,就连白二郎都认真起来,听得津津有味。

庄先生沉吟片刻,考虑到他们年纪还小,也只能当做故事给他们讲,“一直到秦时,蜀郡太守李冰在岷江上修建了犍尾堰,情况这才好转。“

然后庄先生便给他们讲犍尾堰,他以前就是奔着出仕去的,加之又是蜀人,不仅读过相关的书籍,游学时还特特的去看过犍尾堰。

即使是现在,他依然对九百多年前修建这一工程的人钦佩不已。

满宝和白善宝是去看过水利工程的修建的,但那是最简单的,开个沟渠,最复杂的就属去年修建的那道堤坝了,可跟犍尾堰比起来,它都不值得一提。

当年,李冰为了分流岷江,特意建造了金堤和宝瓶口分流岷江水,又建了平水槽和飞沙堰防洪灌溉,自那以后,下游便很少再发洪水,也少发旱灾。

全因犍尾堰不仅防洪,还保证了下游万顷良田的灌溉。

作为一位曾经有理想有抱负,且一直关注着朝廷政策的先生,庄先生此时就跟火烧一样,因为:“上次益州大洪还是大德十七年,至今不过八年的时间,而大贞五年,飞沙堰才大修过,不过两年而已……”

庄先生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和谁说,也就只能对着三个听不懂的小娃娃说一下。

白二郎有没有听懂白善宝不知道,反正他是听懂了先生的潜台词,他目光闪闪发亮,看向满宝。

满宝的眼睛也亮晶晶的,同样扭头看向白善宝。

庄先生讲完犍尾堰便过去了一个多时辰,白家的仆人来请先生去吃饭,白老爷在前厅等着他饮酒。

满宝他们的午食则是在书房里吃的,他们中途还有大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如果白老爷和庄先生喝酒聊天久一点,说不定还能有一两个时辰。

这几天小灶都是这么开的,下午的上课时间很飘忽不定。

庄先生一走,下人们就把三个孩子的饭菜端了上来,和在学堂里的一样,为了不让他们挑食,饭和菜都是打好的,一人一盆,不过每人都多了一碗汤。

满宝并不觉得在白家吃饭有什么不好,她把自己的碗拖到白善宝身边,和他说悄悄话,“像不像故事书里说的那样?”

满宝已经摸透了系统的用法,平时除了在商城乱逛外,最喜欢的就是和科科换故事书来看了。

有些书需要的积分很多,但有些书却很少,满宝最喜欢的就是那种故事性强,所需积分又不多的书了。

她不仅自己看,也会借给白善宝看,反正他们的书一直是交换着看的。所以满宝说的,白善宝都懂。

白善宝狠狠地点头,同样小声道:“一定是有贪官。”

“真是坏人!”

白二郎坐在他们的斜对面,努力的竖着耳朵听,却什么也听不见,不过他坚信他们是在说他的坏话,于是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怒问,“你们是不是在骂我?”

讨论得正欢的俩人抬起头来看他,同时啧了一声,一人道:“你是官吗?”

“你有本事当坏官吗?”

在俩人看来,当官是需要大本事的,而当一个坏官需要的本事就更大了,因为书里的坏人,尤其是坏官,通常都是很聪明的,嗯,比好官还要聪明。

当然,最后坏官还是会失败,不过满宝和白善宝做过统计,那得需要很多好官才能打倒对方,通常情况下,七个好人才能打倒一个坏人。

所以在两个孩子小小的脑子里,坏官通常情况下都比好官要聪明。

所以俩人挑剔的看了白二郎一眼,议论道:“可能好官你都当不了。”

白善宝:“当官要考试的,我觉得你可能连官都当不了,除非你从现在起好好读书。”

白二郎瞪大眼,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好官坏官,我有说要当官吗?”

“我们在说岷江决堤的事,可能是天灾和人祸。”满宝指着外面黑沉沉的天道:“天灾就是它,人祸就是有坏官。”

白善宝道:“不知道坏官是谁。”

满宝以自己“多年”的看书经验分析,“一般来说,坏官都是大官,修补水利工程这么大的事,肯定是大官牵头的,所以益州刺史?”

白善宝:“还有剑南道节度使。”

满宝:“益州还有益州王呢。”

白二郎满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

他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