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二百零四章 连雨(云起推荐票19万的加更)

一个晚上的水当然是淹不到学堂的,毕竟距离河边还是很有一段距离的。

所以跑过去探望的周四郎很快就回来,只是一去一回,哪怕是撑着雨伞,他也湿透了。

不过天气不冷,他不是很在意的一擦,道:“先生让我回来了,白家也派了人过去,说是等雨停了就暂且搬到白家,不过庄先生似乎不太愿意,婉拒了。”

不过他回来前白家的人还在那儿,村长家等村里几户有孩子在那里读书的人家都派了人过去看。

老周头点点头,道:“不管去不去,等雨停了你再去看一下,要是搬,你就搭把手,庄先生院子里的那些家具和书肯定也要搬的。”

周四郎应下。

然而他们都太乐观了,从早上开始,这场雨就没有真正的停过,哪怕最小的时候也飞扬着细雨,不大,却恼人。

然后不到三刻钟又开始变大,最大的时候,和昨天晚上一样电闪雷鸣,明明应该是天光大亮的下午,却黑云压下,就跟夜色降临一样。

老周头坐在门槛上,抬头看着乌压压的黑云,表情越发凝重。

满宝就坐在他身边,也抬着头看乌云,就和昨天他们父女两在村口大榕树下抬头看天的姿势差不多。

一**雨过去,雨又重新小了下来,周家的大门被拍响,都不用开门,来人走到院墙边踮起脚尖往里探头,叫道:“叔公,开门啊,我是大柱。”

周六郎抢先跳下水跑去开门。

周大柱都没进门,直接站在外面喊,“叔公,我爹让每家出一个人去清理小湾和大湾那边的沟渠。”

周四郎咋舌,“下着雨呢。”

周大柱苦笑,“不去不行啊,响午时我爹趁着雨小去看了一眼,路上的水,河里溢出来的水都灌进去了,有些田低,禾苗都被淹了一半了,你家东头那块田,有这么大一块全被冲垮了。”

老周头一听,坐不住了,他想了想道:“老大,你去,老二,你带着老三和老四穿上蓑衣去看一看,每块田都要看……算了,我跟你们一块儿去。”

“家里的蓑衣不够吧……”

老周头不管他们,自己先拿了一身,想了想和他们道:“这雨也不是很大,你们年轻,淋一淋没事。”

周大郎和一众兄弟:……

钱氏闻言从屋里出来,瞪了他一眼道:“地里现在滑得很,你一把年纪了跟着凑什么热闹?让老二和老三去,老大,你跟着村里去清理沟渠。”

爹和娘的话,他们当然是听娘的。

周二郎默默地把蓑衣从老爹手里扯走,慢慢跃跃欲试,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她娘点了一下脑袋:“你少给我动歪脑筋,要让我知道你出去淋雨,我打烂你的屁股。”

满宝下意识的捂住屁股,默默地回屋去了。

她觉得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了,于是和科科聊天,“你说这雨要下多久啊?”

科科沉默许久,最后道:“我做不到预测天气,但从目前扫描到的云层分布情况和大气水分子的活跃情况来看,保守估计至少要下三天。”

满宝眼睛一亮,“那我岂不是能放三天假?”

科科:……

满宝高兴了一下,然后又垮下肩膀道:“可是下雨不能出去玩也好无聊呀,还不如去上学呢。”

科科松了一口气,幸亏它的宿主不完全是咸鱼。

“是的,而且这样的暴雨对当下的生产经营有很大的破坏性,宿主还是应该想着尽快让雨停下。”

满宝惊呆了,“我能让它停下?”

“……不能。”

就算是在未来,这样大规模的雷雨云层,想要驱散它也很有风险,如果小一些……不对,不对,它是收集系统,就算是小一些也不可能。

“那就只能求天尊老爷了。”满宝走到门槛边坐下,双手抱在一起抬头看天,许愿道:“天尊老爷,你快别下雨了,我都快愁死了。”

可能天尊老爷没听到满宝的话,雨一直下到半碗,短暂的停了一下,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来。

等他们吃完晚食各回各屋,几乎要睡着时,外面就哗啦哗啦的下起大暴雨来。

满宝睁开迷迷蒙蒙的眼睛,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听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她这才开始从心底忧虑起来,不会真的像科科说的那样发大水吧?

可是她不会游泳啊,到时候被水冲走了怎么办?

要不要先去找爹娘,到时候可以直接抱着爹的胳膊……

满宝胡思乱想着,渐渐又睡着了,还在梦里梦见自己被水哗啦一下就拍到了河底,她蹬的一下踹了一下腿,然后就醒过来了。

睁开眼睛往外一看,外面已经有了光,但依然在下雨。

这一场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庄先生。

他虽然满腹忧虑,但也没空想太多,因为河水暴涨,已经到了学堂门前,再涨就要淹到学堂里了。

他不得不听白老爷的建议,带着小院里的家具和书籍都暂时搬到白家去。

好在,这会儿已经是第三天,虽然雨水也多,但不像之前一样一整天都在下雨,而是改成一阵一阵的,有时候还会出一会儿太阳。

但看着天边翻腾的乌云,庄先生并不觉得情况好多少。

他很忧虑,来凑热闹,不,来帮忙的满宝也很忧虑,见先生也跟她爹一样抬头看天,她也抬头,“先生,这雨是不是还要再下三天?”

再下三天是科科再次扫描过后的结论,不过它也说,降雨量会有所减少。

但对于已经快要被淹的七里村来说,这也不算是啥好消息。

因为就算降雨量减少了,降雨的时间却还是很长。

庄先生叹了一口气,道:“难说,要是再下,上游的堤坝恐怕承受不住了。”

“去年才修的。”

“是啊,应该庆幸去年修补了,要不然……”

不然,第一个晚上七里村就被淹了。

庄先生看着乌压压的黑云,沉声道:“七里村的情况还好,但不知别的地方怎么样?”

满宝就叹气,“可惜我们没有翅膀,不然可以飞着去看。”

任是庄先生满腹忧愁,此时也忍不住笑,摸着她的小脑袋乐道:“真是个孩子,下雨天鸟哪敢往外飞?你就是有翅膀,下了雨也飞不出去的。”

满宝琢磨了一下,还真是,想了想便道:“那有个千里耳?这样可以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人说话,这样就知道下不下雨了。”

庄先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道:“明天雨一停你就过来读书吧,我给你和白善白诚补课。

满宝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