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失败

满宝目送媒婆和姚家人走远,转身就跑回正屋找她娘,“娘,以后她就是我四嫂吗?”

同样回到屋里的周四郎也竖起耳朵听。

钱氏抬头先看了一眼老四的表情,然后问她,“你喜欢她吗?”

满宝挠了挠脑袋道:“又不是我娶媳妇,要我喜欢才行吗?”

钱氏点点头,看向周四郎,问道:“你呢,你喜欢吗?”

周四郎就红着脸道:“我听娘的。”

钱氏便思索了一下道:“这门亲事恐怕不成。”

周四郎脸上的红色就褪去,他抬起头来看向他娘,几乎快要哭出来,他抿嘴问,“是他们家嫌弃我?”

刚才方氏可是问过赌钱的事。

“不是,”钱氏本不想过多解释,但见周四郎面色不好,便知道他想岔了,于是解释道:“是我觉得你们不合适。”

她道:“那孩子太听话了。”

周四郎眨眨眼,问,“听话还不好啊?”

钱氏就横了他一眼道:“我要找的是儿媳,又不是下人,要听话干什么?你性子不坚,又跳脱,得找个有主意的来管着你,这小姑娘太腼腆,太听她娘的话了,进门以后恐怕也是要听你的话,所以你们不合适。”

周四郎突然觉得脊背一寒,他结结巴巴的道:“可,可我觉着听话也挺好的……”

在钱氏的目光下,周四郎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不可闻,“好吧,我听娘的。”

不听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周四郎觉得今天白忙活了一场,回屋把周五郎的衣服换下,“娶媳妇这么难啊。”

满宝却觉得很有趣,“四哥,下次相亲一定要再叫上我呀。”

周四郎却有些心灰了,道:“就跟案板上的肉被人挑选一样,一点也不好玩儿。”

本来在人来前他还是挺期待的,毕竟是自己娶媳妇,想想就激动,可今天先是被方氏凌厉的目光打量了一通,后来又被各种问,他已经有些厌烦了。

“我的情况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干嘛非得当着我的面再问一次?”

“看你是不是好人呗,”满宝还是有些惋惜的,“其实姚姐姐真的挺漂亮的。”

知道这门亲事不能成,周四郎的脸总算是不红了,他客观的道:“也就那样吧。”

这一年多来,他往县城跑了好多趟,加上卖东西见的人也多了,漂亮的小姑娘当然也见过不少,当然有比姚姑娘好看的。

既然他们无缘,那这种漂亮就不必欣赏了,所以他很快将人丢在了脑后,开始鼓动满宝,“满宝,今儿是冬至呢,家里不得炖一些羊肉?”

满宝咽了一下口水道:“娘说今天杀鸡。”

“大姐做的面可好吃了,可以用羊肉做浇头,躲得碎碎的,合着酱一煮,再一浇……”

满宝口水急剧分泌,跳下他们的床就蹬蹬的往正房里跑,她从科科那里把自己的钱盒拿来,看着里面仅剩的二十三文钱纠结,最后还是全都拿了出来,跑着拿去交给周四郎,道:“四哥,你现在就去买,我让大姐发面做面条,我们午食就吃面。”

周四郎笑眯眯的接了钱,自己在钱袋里掏了掏,掏出七文钱放进去,“四哥钱少,只能往里添七文,你等着啊,我这就去买肉。”

周四郎的钱都是去县城里卖东西时,每天钱氏给他的五文钱里抠出来的,每天存个一两文,到现在积蓄竟然比满宝的还要多一点了,不过他是不会告诉满宝的。

周四郎叫上老五老六一起,三个人一起撒腿往大梨村的方向跑,大集在大梨村,去那儿准能买到羊肉。

满宝则跑去找周喜要发面做面条,钱氏一问便知道这是周四郎的主意。

她忍不住和周喜道:“就这样,我敢给他娶那样的小媳妇吗?”

周喜都忍不住乐,一边应和满宝“一会儿做”,一边道:“这小子也太不上心了,给他说亲呢,他却一心想着吃的事。”

钱氏叹息,“要不是他年纪大了,再留就更难娶媳妇,我是真想等过两年再给他娶亲,他三个哥哥十五六岁就能撑起半个家了,懂事的也早,老五看着也很有成算,怎么到了他这儿就这么愁人?”

这边,周家觉得姚家不合适,那边周大宏家,方氏也觉得两家不合适。

从周家出来,他们并没有立刻就出村回去,而是又回到周大宏家,方氏先是把媒婆应付走,这才问起女儿和周四郎见面的事,主要是问他们在外面做什么,说了什么话。

姚氏看出这个弟妹似乎不是很满意周四郎,就道:“周金家的是个爽快人,你要不愿意,直接和媒婆说一声就行,这相看相看,当然是要看得上才算,闺女年纪也不是很大,慢慢寻摸就是了。”

方氏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点头,“行,我回头和媒婆说一说,让她再给找找。”

姚氏不由好奇,“你看不上周四哪里?我看他娘说的也没错,这一年他是改过了,其实那孩子也就赌了那么一次。”

“我知道,他倒是还可以,就是他家……”方氏看了一眼旁边低头坐着的女儿,小声道:“人也太多了。”

姚氏惊奇,“人多还不好啊,人丁兴旺,村里谁敢欺负他们?”

“那是在外头,那要是在里头呢?”方氏道:“别的不说,他们家六个兄弟呢,以后就有六个妯娌,我这闺女性子腼腆,以后嫁进去抹不开脸,不知道要怎么被欺负呢。”

姚氏就笑,“这要是别的乌七八糟的家,你这样担心还有道理,但在老周家却不必担心,你别看我这堂妯娌现在病恹恹的,他们家可是她当家呢,她又一向公正,看她调理前头三个儿媳妇就知道了,侄女嫁进去不会在家里吃什么亏的。”

姚氏道:“至于以后,我这妯娌要是……那周家肯定是要分家的,毕竟六个兄弟呢,父母不在了,住在一起也不方便,到时候还不是孩子们自己当家做主?”

“这也是我不愿意的原因之一,”方氏小声道:“看她的身子,这是每天都要吃药的,这家里有一个病人,那得多费钱?”。

姚氏看了她一眼,便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