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眼热(云起推荐票11万的加更)

一大早,已经有一队劳丁到上游去拦截河水了,还要挖沟渠分流一些出去,现在河水在缓慢减少,但并不能完全断流,可人能站在河中央了。

他们得先把河里散落的石块和没冲垮的泥土清理出来,然后再修筑堤坝。

县衙预估了需要二十天左右的时间。

周四郎看着在岸上,但要和人搬动比人还大的石头,还要将河堤清理出来的垃圾和泥土放到一边,只是一天,他肩膀上就勒出血印来,但他这样也比河里的人轻松。

站在河里的人不仅要把石头清理出来,还要小心脚底打滑,今天已经摔了有十个人了,有一个摔得还挺重,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身。

所以周四郎一点苦都不敢叫,而周二郎还瞅准了空吓唬他,“看到没,幸亏你改过来了,不然再赌下去,被家里赶出来,你就只能在外头做这样的苦工过活儿。”

周四郎打了一个寒颤,泪汪汪的问,“二哥,你干嘛吓我?”

“不是吓你,你想想,咱家多少兄弟,能跟大冲家一样吗,赌输了卖闺女卖儿子,还想卖婆娘,你有儿子女儿卖吗?”出门前,钱氏说了,等回去就要给老四说亲了,所以得把老四彻底吓住,免得以后又祸害家里,所以周二郎是怎么吓人怎么说,“想卖你侄子侄女是不可能的,除了你,爹娘还有五个儿子呢,不缺儿子。”

周二郎给他手里塞了一个馒头,示意他去看那些蹲在河边吃干饼,都不舍得买一碗姜汤的人,“你要是被赶出来,你连他们都比不上,他们好歹还有个家回,到时候你就在外头干苦工,病了累了还不能回家。”

周四郎是真的哭了,“二哥,我真的不赌了,我就赌那么一次,不信你问老五,我这段时间去县城连赌场的门口都没入。”

周大郎就道:“行了,你别吓唬他了。”

一会儿还得干活儿呢,吓坏了谁服役?

周四郎委屈巴巴的啃着馒头,喝着混着肉汤,肉汤里放了不少姜,有一股淡淡的辣味,热热的下肚,直接让人出了一身细汗。

下水的基本上都买了一碗,他们也察觉出这东西的好来,还有人羡慕周四郎,“你家兄弟可真心疼你,还特意跑来这里做生意。”

也有人看不过,嗤笑一声道:“要真心疼,那就不该让他来服役,替了他来不是更心疼?我说周四,你还没成亲有孩子吧?今年多大了?”

周四郎闷闷的道:“我家公正,服役都是轮着来的,我十八了。”

有人怀疑,“你小子有十八了?不会是虚报的年龄吧?”

周四郎郁闷,“我家六个兄弟呢,像是用得着虚报年龄的吗?”

有些人家为了能快一些分到丁田,会在孩子出生后虚报年龄,多报两岁,这样十六岁就能分丁田,但他们却忘了,成丁不仅要服役,还有可能会被征兵役,所以真正这么做的人也少。

周家不缺男丁,也不缺丁田,所以用不着虚报年龄。

听说周四郎今年成丁,有人心中一动,上前问道:“那你成亲了?”

周四郎红着脸道:“没有。”

有人便笑,“既已成丁就该成亲了,你家里给你说亲了没有?”

有人酸道:“家里这么多兄弟,要说亲可不容易,现在娶了亲,连着谢媒钱都要四五两吧?”

“没见人家兄弟做生意吗,家里钱还能少了?”这两天看着周大郎他们的生意渐渐好起来,今天连菜都出来了,五文钱两勺,三文钱一勺,不少人都买了吃。

虽然他们不知道成本是多少,但那白菜萝卜都是家里种的,也就那肉费一点钱,应该也用不了多少。

不少人嘴上不说,心里却和火烧似的,特别是江定村的人,恨不得立刻跑回家去和家里人说一声。

但被衙役管着,除非到十天一次的半天休整,不然是不能擅离的,一旦离开大营,被判定为逃役,那才要命呢。

周四郎低着头不说话。

大家就知道了,这是没说亲,提起这个话题的人就蹲到他旁边,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年纪不小了,该说亲了,我有个妹子,今年十五,长得不错,回头我让你们见见?”

周四郎闷闷的道:“我的亲事得我娘做主呢,大哥,你问我没用的。”

“怎么没用,是你成亲,你喜欢什么样的你娘得问吧?”

周四郎闷不做声,本来是问的,去年开春,他才过十六岁没几个月,他娘就问过他喜欢什么样的。

他当然是喜欢漂亮的啦。

然后他娘让他好好干活儿,春种秋收的时候表现好一点儿,她让人给他说亲,去年他也的确表现得很勤奋,秋收时还跟三哥分在一拨了呢。

结果他昏头赌了一把,说亲的事就黄了。

本来,他应该去年说亲,年前就应该成亲了的,他们家兄弟几个都是十七岁的关口成亲的。

唉,家里还得建房子,也不知道等存够他娶媳妇的钱得几年,这一刻,周四郎是真的忧伤了,他觉得自己有成为大龄剩男的趋势。

在乡下,女子也是很挑男方的,比如,超过二十岁就是老光棍了,一般都不怎么吃香。

没少跟着小伙伴们混的周四郎想起他们私底下叫那些村子里娶不起媳妇的青年老光棍,他就产生一种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一连几天都在,因为几乎每天都有人问他,周四,喜欢啥样的姑娘呀?

周四,以后是听媳妇的话,还是亲娘的话呀?

不怪大家总是打趣他,因为一帮劳丁中,只有他是没成亲的,甚至还有人和周大郎周二郎直接议亲起来,或推荐自家的妹妹,或推荐自个的闺女。

周四郎一下成了香饽饽,但他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

在满宝来看他后,这种郁闷达到了顶峰。

因为满宝给他带了一颗糖来,着重声明,“四哥,这是大亮侄儿让我给你带的喜糖,他定亲了,过年前就要成亲了,说是让你沾一下他的喜气。”

周四郎:……

大亮是周四郎的小伙伴,俗称狐朋狗友,当然,他辈分低,他就是今年村子里和周四郎一起成丁的人,今年是他叔叔来服役,他留家里准备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