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打听

里长正要走,一转身便对上了满宝的眼睛,脚步忍不住一顿,停下脚步问,“这就是你那小闺女吗?”

满宝抬起小脸冲他甜甜的笑,里长下意识的也扯了一抹笑。

老周头提着心应了一声,将满宝拉过来,低声道:“快叫里长爷爷。”

满宝脆声叫道:“里长爷爷好!”

里长脸上忍不住笑开,褶子都堆在了一起,他伸起有些干枯的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好,好啊……”

里长带着人离开,去下一家收钱,满宝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抬头问她爹,“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摸我的头?”

满宝的头发毛绒绒的,因为天气要冷了,她好几个月没剃头了,此时头发快要遮住耳朵,软乎乎的,老周头闻言也摸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道:“因为我们满宝可爱呀。”

满宝这下高兴了,扬起笑脸乐,然后转身去送别周四郎。

周四郎把自己的衣服都带上了,小钱氏还给他做了两双厚厚地鞋子,满宝则给他包了满满的一包糖,道:“四哥,你要是饿了就吃糖,你放心,明天我就让大哥他们去找你,给你煮肉汤喝,不过我觉得姜汤比肉汤好,还是给你煮姜汤喝吧。”

“不要!”周四郎想也不想道:“三哥还有肉汤喝,结果我就只能喝姜汤?”

他又不是没喝过,一点儿也不好喝。

满宝像哄小孩一样哄他,“四哥,姜汤是驱寒的,大哥都说了,修筑河坝得站在水里,而且姜可比肉还贵呢。”

周四郎:“我就喜欢吃便宜的,不要吃贵的。”

满宝琢磨了一下姜汤的味道,深以为然的点头,好巧啊,她也是呢。

周四郎当天就要集合,和村里其他壮丁一起去江定村,据说县衙已经买了一批材料了,从明天就要开始动工。

江定村距离七里村不是很远,至少比去县城还要近一点,但与县城是反方向,顺着水流往上走四刻左右就到了。

七里村是个小村,只有六十来户,所以里长是大梨村的人,管着这边的六十来户,还管着大梨村的三十来户,而大梨村算是大村,光里长就出了两个,所以附近几个村子的大集才会放在大梨村。

而江定村和大梨村的情况差不多,村子里有一百来户,直接就归由一个里长来管,而它附近的几个小村子平时也习惯在江定村赶集做交易。

周大郎和周二郎提前去看过破掉的那处堤坝,正好处在江定村上游三里处,那里没有人家,自然也没人卖东西。

不过周二郎觉得,如果他们把摊子支到这里来,肯定会有人跟着来的,因为这离江定村太近了。

到时候他们恐怕就不占优势了。

所以兄弟俩一商量,决定在河岸不远处搭个草棚,到时候不仅好做生意,也好占位置,晚上甚至还能睡在这里看守东西。

反正现在还不是很冷,他们觉得是没问题的。

已经做过一次劳丁生意的兄弟几个对这门生意信心都挺足的,因此没有前一年那样束手束脚。

老周头和钱氏都没拦着,由着他们去。

于是满宝带着周五郎一起找周大郎商量,“大哥,姜汤比肉汤还要好呢,你要不要煮一些,我们便宜卖给你。”

周大郎惊讶,“我们还要买啊。”

“当然啦,”满宝理所当然的道:“四哥还欠着家里的钱呢,你们不买,万一把地里的姜都吃光了,那他用什么还钱啊?”

周大郎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想着煮一锅姜汤也用不了多少姜,就点头道:“行吧,那你们多少钱卖给我们?”

“我问过四哥了,他说三十文就好。”

周大郎和周二郎一点意见也没有,反正钱给了老四,老四还是得给家里,也就转了一道手而已。

所以别说三十文,四十文也行啊。

至于老五他们手里的钱……周大郎左右看了看,把满宝抱起来,小声问道:“满宝,你悄悄告诉大哥,老五他们在你那儿存了多少钱了?”

满宝捂住嘴巴,呜呜的道:“我答应过他们了,不告诉你们。”

“你悄悄告诉大哥,大哥不说。”

满宝忍不住把手拿下来了,道:“先生说过了,秘密过了第三个人的耳朵那就不是秘密了,所以我就不告诉你。”

周大郎:“……”

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反正也就这一两年的时间他就能知道了。

周大郎之所以想知道周五郎他们存的钱,是因为老周头说了,等服完这次劳役,家里就建新房子,要开始给老四说亲了。

毕竟成丁了,娶了媳妇也好让他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来。

这一年出乎意料的顺利,家里挣钱的速度比往年要快得多,所以建房子的钱还是有的,就是老四成亲的钱可能还差一些。

周大郎想着这些事,和周二郎周三郎一起去江定村占位置,简单的搭起一个草棚,然后就计划着开张了。

去年服役买过他们的汤和菜的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要干什么,但还有很大一部分不知道。

包括来监工的衙役,他们好奇的上来一问,听说周大郎要在这里做生意,他们忍不住乐,“这都是劳丁,做什么生意?”

周大郎笑道:“就是给大家热热汤喝,不值几个钱,这天眼见着就要冷了,大家又站在水里干活儿,所以煮些肉汤,姜汤给大家驱寒,我那兄弟也在里面呢。”

“哦?是哪个?”

周大郎把周四郎指给他们看,衙役们一看,忍不住笑了,“这油嘴滑舌的小子原来是你兄弟啊,我跟他熟,这段时间常跑我们那片去卖姜,怎么,你家姜多得吃不完,还拿来这里熬汤?”

周四郎主要的叫卖地点就是县衙附近的官吏小区,还有隔壁的富人小区,几乎每天都要在这两个地方转悠,衙役们当然认识他了。

虽然他们不住在那里,但他们在那里办公,那两块地方也是主要巡逻地方好不好?

所以一来二去的,他们不仅认识,还熟识了呢。

周四郎口才了得,这段时间已经跟人称兄道弟了,所以来服役碰见这些熟人,他就被直接安排在岸上搬石头和铲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