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信

整个村子都好像过年一样热闹,孩子们尤其兴奋,大人们也很高兴,虽然吃过晚食后村长叫男丁们去说话,表示了一番对上游河坝的忧虑。

但现在是秋末,河水的汛期已过,就算河坝破了他们下游也不会有淹没的风险,大家又都是普通村民,自然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最多向上报给里长就算完了。

家家户户都白得了这么多大鱼小鱼,高兴得不行,第二天一早村里就飘着鱼香味了。

没办法,鱼离了河活不久,所以还是得收拾出来,死鱼可不好吃,而且也留不住。

周大郎他们也一早起来了,给木桶换上水,就从缸里抓了最有火力的一批鱼,打算运到县城去卖。

他们这里虽有一条河,但到底是山区,平时很少能看见大鱼的,周二郎估计应该不会太难卖,前提是得赶在别人之前。

周四郎和周五郎则依然要去县城卖姜,带上满宝的信和油炸小鱼干一起,周五郎还带了一包糖,打算卖给傅二小姐,增加一点收入。

学堂里的孩子无忧无虑,下学后还想凑到河边去再捞一把鱼,庄先生一边呵斥他们,一边忧虑的看着已经平缓下来的河水。

可以看出,现在的水位是比以前的上升许多,本来因为秋末,雨水减少的原因,水位已经下落,露出了许多水草根,可现在这些水草的顶部都被淹没了。

庄先生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县衙打算如何维修上游的堤坝,如果没记错,上游的堤坝修建还没超过五年吧?

傅二小姐也不是第一次收到满宝的礼物,但收到吃的还是第一次。

冷了的小鱼干味道有些不太好,傅二小姐用帕子捏了一条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嚼了嚼后感觉还不错,便将盒子交给丫头,让她照着满宝纸上写的法子热一热,过一过油。

傅二小姐这才展开满宝的信看。

信中,满宝着重描绘了一番昨天捞鱼的热闹景象,并对上游堤坝的愿望,傅二小姐看得津津有味,羡慕不已。

傅县令中午从前衙回后院用饭时,傅二小姐为表孝心,特意分出了一半的小鱼干,让人拿到饭桌上。

她觉得这小鱼干热过之后酥酥脆脆,是真的很好吃。

傅县令也觉得挺好吃的,一连吃了好几口,和妻子笑道:“这鱼不错,是新琢磨出来的菜式?”

傅太太看了一眼便笑道:“这却不是家里厨房做的,是文芸送到厨房的,还不知道要怎么做呢?”

“哦?”傅县令看向二女儿,笑问,“这是从哪家店买的?”

傅文芸见父亲喜欢,也有些高兴,解释道:“不是买的,是我朋友送的。”

一旁的傅文萱乐,“是不是那个卖你糖的小女孩?她该不会是想把这小鱼卖给你,所以先送你一些尝尝吧?”

傅文芸不太高兴大姐提起满宝的语气,道:“满宝不是那样的人,她向来有一说一,这鱼是他们家昨天下河捞的,也没有多少,信上说也只是送来给我尝尝鲜而已,以后未必有了。”

傅县令对女儿们的交友情况并不感兴趣,敷衍的点了点头,随口问了一句,“他们家是打渔为生?秋鱼肥美,若有好的鱼让她送到家里来也行,该多少钱便出多少钱。”

“不是,是庄户人家,也是他们运气好,昨天他们村上游的堤坝破了,冲了好多鱼下来,他们家这才能捞这么多鱼的。”

正好吃了一口饭的傅县令立时被噎住,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饭桌上的人都吓了一跳,傅太太连忙去拍他的后背,“老爷,你这是怎么了?”

傅县令被卡住了喉咙,咳得眼睛都泛红了,傅文萱连忙给父亲倒了一杯水。

傅县令接过水,剧烈的咳了一阵,将气顺过来后一把抓住傅文芸的手,红着眼问,“你,你刚才说什么?”

傅文芸也才十岁而已,吓得不轻,僵在原处结巴的问道,“我,我没说什么呀?”

“不,不对,你刚才说他们家的鱼哪里打的?”

“河,河里……”傅文芸眼睛里含了泪,傅太太忍不住叫了一声,“老爷,你这是怎么了?”

“河里怎么会有鱼?”

“哎呦,河里没鱼,那鱼在哪儿?”傅太太忍不住道。

傅文芸却突然醒过神来,道:“说是他们上有村子的堤坝破了,好多河水冲了下来,连带着鱼也冲下来了。”

傅县令问,“他们村在哪里?”

“我记得她说过,叫七里村。”

“七里村,七里村……那不是在白马关镇吗?”傅县令喃喃,连忙问道:“她的信在哪儿,可有说有人伤亡,良田可有被淹没……”

最后傅文芸把满宝的信给她爹了。

厚厚的好几张,满宝的字已经粗见成效,至少已经可以看了,虽然在傅县令的眼里这字依旧稚嫩得很,但他这会儿哪有心情去欣赏字啊。

他一目十行的读过信,对那些童趣的描写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快速的扫完,发现四张纸里通篇下来只两次提到上游的堤坝破了,一次是描写捕鱼的时候,表明了一下他们村的河里为什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鱼,最后一次则是在信的末尾,这孩子许了一番愿望,希望明天上游的堤坝再破一次,最好天天破,这样他们就可以天天网鱼了。

傅县令:……

这可真是,哪里来的熊孩子呀。

最后傅县令把信一卷,直接到前衙去了,当天晚上傅县令就没回家,听说下乡去了。

满宝对此一无所知,在虫鸣声中睡得香甜,第二天爬起来时还伸了个小懒腰,今天早上她又可以吃炸小鱼干了。

满宝高兴的洗好脸和手,乖乖的坐在饭桌上等早食。

结果她的早食才端上来,外面就当当的敲响锣声,满宝跳起来就要往外跑,想要去凑一把热闹,结果被小钱氏眼明手快的抓住,“干什么去,赶紧吃了去上学。”

满宝指着外面道:“外面在敲锣。”

“那是村长在叫村里的男丁开会呢,跟你无关,赶紧吃了上学去。”

满宝有些惋惜的低头,一会儿又抬起头来问,“大嫂,是不是上游的堤坝又破了,村长哥哥叫大家去抓鱼呀?”

小钱氏牙疼了一下,村长的年纪跟公爹的也不差多少,就是辈分小一些而已,满宝能不能别叫他哥哥?

好吧,虽然她的确是应该叫他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