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纳税(云起推荐票九万的加更)

满宝对于纳粮税有些好奇,等周三郎来把剩下的包子吃了,她便跟着上前凑热闹。

在这里排队的都是成年的男子,别说像满宝这样的孩子,像周六郎这么的半大小子都没有,于是周围的人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

满宝快速的钻进去,正看到差吏正拿着一个量器量稻谷,他看了一下他递上的户籍和夹在籍书里的条子,唱道:“周虎,成丁二人,需纳粮四石,绢四丈,绵四两。”

周虎立即挑着担上前,奇怪的是,差吏不是称重,而是用斗来量,十斗合一石,四石就是四十斗,满宝觉得这样好麻烦,正要说话,就见差吏用斗从周虎的袋子里量出满满的一斗,还打尖了,直接扬高撒到一旁的斗车中,确认粮食中没有夹杂后唱道:“一斗!”

又量了一斗,依然冒尖后撒下,“二斗……”

满宝呆住了,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差吏量粮,而周围的人早见怪不怪了。

周虎完了到村长家,他们家成丁比较多,有四个,所以要纳八石粮。

满宝蹲在一旁看得目不转睛,差吏看了她好几眼,见这小孩没捣乱,便也没有赶她。

村长家一完就轮到周家了,周大郎连忙把户籍和夹的条子递上。本朝律法规定,男年满十八岁为丁男,周四郎的运气很好,他还有俩月才满十八岁,所以现在还不算成丁。

周家的成丁为四个,同样需要纳八石粮。

差吏对周家的粮食同样没有手软,盛了满满的一斗后落下,高声唱出来,旁边的记录官会记下一笔,记满十六个正字,税就纳完了。

满宝在一旁看着,看着渐渐减少的粮食,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晚上称粮食时,他爹最后多加了这么多进去。

量到最后,周家的最后一袋粮食里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周大郎拿了签子去一旁换单据,周二郎则把粮袋和剩下的那点粮食给放到板车上,退到一旁等候。

拿了单据,周大郎便去牵满宝的手。

这里都是男人,周喜不好跟上来看,她便留在后面,等他们一出来她立即迎上去,笑问:“怎么样,交完了吗?”

“完了,顺利地很。”

周喜看了一眼粮袋里剩下的粮,压低了声音道:“今年怎么多量去这么多?”

周大郎也叹息,摇头道:“好在没有加量,听说隔壁县去年就在斗上加了一寸的木板。”

周喜忍不住啐道:“真是有够缺德的。”

满宝站在一旁,忍不住问,“大哥,他们是在贪污吗?”

吓得周大郎捂住她的嘴,紧张的左右张望了一下后道:“小祖宗,这样的话回家后再说,可不敢在大街上这么说。”

满宝忍不住哼哼了两声,转身跑去找四哥和五哥,和他们商量道:“五哥,我们多卖一点糖给傅二姐姐,四哥,以后再来县城卖姜记得去傅家后门走一走,把价格叫高一点,别客气。”

又道:“还有那什么主簿家啊,县尉家啊,多去他们家后门转悠。”

周四郎见她气咻咻的,摸了摸她的额头问,“他们怎么惹你了?”

“哼,他们不是好官儿,我们得把他们的钱赚过来。”

周四郎现在对赚钱的事很有兴趣,闻言高兴起来,点头道:“没问题,你不说四哥也会去转悠的,这县城,能吃得起茶的也就这么几家。”

周四郎虽然来县城的次数没周五郎多,但是他狐朋狗友多啊,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去赌场混了。

他们家种的姜可不少,除了卖给济世堂和杂货铺外比较便宜外,往外零卖的价格都要高一点儿,他也更偏向于自己零卖。

一斤四十文都是最便宜的,四十五文,五十文,随他根据市场来定价,而且现在姜正嫩,别有一番风味,虽然周四郎实在不理解,那辛辣辛辣的姜汤喝着到底有啥风味,但满宝是这么说的,他觉得或许读书人的脑子和他们不一样。

于是周四郎一点儿也不怂的背着姜沿街叫卖,他胆子大,脸皮厚,周五郎想要喊价四十五文,他却是一开口就是五十文的,还把他的姜吹得天花乱坠,都是根据满宝告诉他的那些功效吹的。

什么姜是种在山脚下,每天都是浇的甘甜甘甜的山泉水,用的是最好的农家肥,那快山地杰人灵,是上好的风水宝地,养出来的姜疗效也特别好,也特别好吃。

然后,看在姐姐这么可亲的份上,我一斤给你便宜两文,什么,便宜五文?

那可太多了,三文吧,我们药农种些姜不容易……

不错,周四郎已经自封药农了。

以四十七文一斤的价格把姜卖出去,周四郎还顺道推销了一下即将成熟的山药,吹了一下它的疗效和口感后,和大家约好若是成熟就带点来给他们尝尝鲜。

周五郎全程瞪大了眼睛看,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厉害了,毕竟已经做了一年的生意不是,却没想到四哥比他还厉害,这么快就上手了。

周四郎不仅卖东西厉害,截留钱也玩得很溜啊。

他左右看了看,趁着人不注意就把刚才收到的钱掏出两文来放到另一个小口袋来,然后笑眯眯的带着老五去下一家门口叫卖。

周五郎眨眨眼,当没看见,乖巧的跟上。

周四郎很鸡贼,选的都是富人区或县里官吏们住的地方叫卖,这些地方的人更舍得花钱买东西,他卖的又是日常中需要的,且姜很新鲜,愿意买的人还挺多。

他都没去集市,直接就在这两片区域内把姜都卖完了,然后甩甩手要去逛街。

周五郎就道:“四哥,我们回家吧。”

“回什么家呀,时间还早呢,逛一会儿再回去。”

“娘说了,我要是干撒谎,回去就打断我的腿,所以四哥,我是不会帮你撒谎的。”

周四郎身子一僵,垮下肩膀道:“行吧,回去,娘也真是的,我们都这么大了还管得这么严。”

周五郎觉得“我们”里不应该包括他,“以前我来县城,娘从来不会叮嘱这句话,娘不放心的是你。”

周四郎嘟囔,“我都改过了。”

周五郎暗暗的道:“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