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患不均

对于这些事满宝是不懂的,她还非常羡慕四哥能在外面住,所以此时她就蹲在周四郎的草棚前,不太乐意回家。

周喜和老四三个弟弟把草给除干净了,转身要把满宝带回家,结果满宝跑进草棚里蹲在地上,抬头道:“大姐,晚上我和四哥在这里住行吗?”

周喜:……

周四郎立即道:“行啊,你就睡我旁边,正好帮我分担一点蚊子。”

周喜上前拽她回家,道:“别说在这儿过夜,等一会儿天黑下来你就哭了,这外头蚊子多着呢。”

他们已经吃过晚食了,是趁着太阳下山的凉快功夫来除草的,所以周四郎都不用回家,他就站在草棚那里对满宝招手,“幺妹,别回去呀,留下和四哥一起喂蚊子。”

满宝也冲周四郎伸手,用力的想从周喜手里挣脱,“大姐,大姐,你放了我吧,我要和四哥留在这里……”

周五郎和周六郎乐得哈哈大笑,上前一人抓住她的一条胳膊就往家里抬,一边抬一边说她,“你是不是傻,等天黑了你先别睡觉,往家里院子一蹲,你要是能受得了那蚊子,你再来和四哥住。”

“你肉嫩,蚊子最喜欢你了,你要是留下,四哥晚上睡觉都能笑醒。”

满宝总算不挣扎了,问道:“既然文字这么多,四哥干嘛住在这儿?”

“要看着姜,山药没人偷,但我们的姜已经被挖了好几次了,那么大一块起码有二三两呢。这些人心太黑了。”

满宝还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人偷姜,觉着他们有些傻,“他们想要姜和我们家买就是了,干嘛要偷啊。”

周五郎笑话她,“能偷着为什么还花钱买?”

满宝瞪大了眼睛道:“买东西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从没听说过偷东西也是天经地义的。”

这下换周五郎噎住了,不过这种事说不清,他决定不说了。

但满宝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还特地去问了庄先生。

正巧白善宝也在,庄先生便问他,“你觉得村民为什么会偷姜?”

“因为他们也想种姜,”白善宝道:“我以前没种过姜,从不知道原来姜这么容易种,我花圃里的姜,祖母说了,不用卖给别人,她全买了,一斤四十文。”

庄先生就摸了摸胡子笑道:“不错,以前整个村子里没人种姜,大家都是一样的,逢年过节都要从杂货铺里买,便没有什么不一样,但现在有人种了,而且还种了很多,这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你们想想,若是你们是父母官,治下百姓如此,你们该当如何?”

白善宝和满宝对视了一眼,道:“偷是犯法的吧,该用刑。”

庄先生笑着颔首,鼓励他们继续说。

两个孩子就放开了,叽叽喳喳的说起来,他们当然是代入现在的环境来说的,都是乡里乡亲的,突然把人抓了肯定不好,所以在抓前最好做些宣讲,比如告诉大家,偷盗是不对,不仅违反道德,也违反法律。

最后满宝道:“既然他们也想种姜,那送他们一块种好啦,我还可以告诉他们怎么种,这样偷去,他们要是和善宝一样总是浇水,会把它们浇死的。”

白善宝偏头瞪她,道:“我的姜现在长得可比你的还要好。”

满宝道:“因为有我帮你呀。”

庄先生就轻咳一声,将两个孩子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这才问满宝,“是不是以后凡患不均你都会把东西分给别人?”

“当然不是呀,”满宝道:“我想分就分,不想分就不分。”

庄先生:……很孩子气的回答,不过他也听明白了,庄先生是松了一口气的,他就说嘛,他这弟子看着不像是那么缺心眼的。

庄先生就挥手道:“那你们就去试试看,把姜送给人种一种看看。”

他也想看看两个弟子会怎么做。

满宝和白善宝对视一眼,一起走出先生的院子,一个道:“姜还没成熟呢。”

“现在大家要收豆子了,没时间,等收完豆子再说吧。”满宝自己还是心疼自家的姜块的,不太乐意白白给出去,她刚才就是在先生面前嘴快的说了一句,但出尔反尔不是好孩子,不知道先生过一段时间能不能忘了。

白善宝也嫌弃满宝嘴快,最先声明,“我的姜都卖给我祖母了,没有可以送人的了。”

满宝哼哼道:“真小气。”

白善宝想想,也觉得这样不好,就道:“你家的姜都卖出去了吗,要不我让祖母和你们买一些。”

满宝问:“你家吃得了这么多吗?”

白善宝:“吃得了吧,反正我祖母他们每天都用姜煮茶吃,我们吃不了也可以送人呀。”

满宝想了想道:“你家要是需要我就卖,不需要也不用特意买,我都和济世堂的郑掌柜说好了,等入冬,姜老了也可以卖给他,还能卖给杂货铺,还能拿到县里零售,反正姜能放,我们慢慢卖。”

这些姜看着多,其实也不怎么多,尤其它能放,大不了放到过年过节,到时候好多人都要买的。

对于出售,满宝一点儿也不着急,如科科所说,这是卖方市场,等以后种姜的人多了,她或许才需要考虑售出的事。

如此一想,似乎把姜种给村民们弊大于利,但满宝觉得不是这样的。

村里有好的种子都会互相推荐,一些不太贵的种子还会互相赠送,贵重的,只要自己有多余的,也可以用东西换,满宝觉得他们家不应该打破这种平衡。

至于为什么,以她现在的小脑袋还想不出来,就是单纯的觉得不能打破。

好在,现在正是农忙时候,大家显然没空再关注周家的姜。

因为姜再贵,在大家看来,那也就是个调味品,可有可无,但地里的庄稼却不是。

那是他们一年的生计。

这几天太阳都非常的好,以至于本来就泛黄的豆子快速的成熟了,于是大家看了一下日子,便有人开始收割豆子。

老周头估摸着这几天也是晴天,便带着一家老小也下地抢收豆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