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罚(云起推荐票八万五的加更)

小钱氏说完,顺手拽着满宝的衣服要把她扯起来,这一摸脸色忍不住一变,立刻把她拽起来摸了一遍,怒问,“满宝,你去玩水了?”

“没有,”满宝立即否认,叫道:“不是玩水,是树上的水掉下来的!”

小钱氏又不傻,一听就明白了,气得不轻,一把将满宝拖回屋里换衣服,出来就把大头和大丫打了一顿。

大头大丫叫得嗷嗷的,未必多疼,但嚎得特别大声,满宝都吓得不轻,从屋里冲出来挡在他们面前,泪汪汪的道:“大嫂,是我去摇树的,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钱氏从屋里出来,道:“罚他们俩明天去田里踩草,下次再敢让你们小姑做这样的事,就不止是踩草了,家里的家务也都要你们负责。”

大头和大丫被打的时候还不怎么怕,只是嚎得大声而已,但现在祖母出来一说,他们是真的哭了。

踩草很辛苦的,因为周家男丁多,连他们母亲都不下田干这样的活儿,更别说他们了。

踩草,把耙田起来的草捡起来扔出去,或踩到土里去养肥,现在田里不仅有田螺,石子,还有蚂蝗呢。

俩孩子是真的哭了。

满宝也想哭,但在母亲的盯视下一个字都不敢说。

钱氏淡淡地和满宝道:“你身子不好,打小我就教你,不准玩水,不准淋雨,不准受凉,也不准吃外头乱七八糟的东西,下次你要还犯,我就罚带你的人。”

满宝低头抹眼泪。

钱氏这才转身回屋。

三小孩悲悲戚戚的坐在一起,满宝从兜里掏出两颗糖来送给他们,歉意的看着他们道:“大头,大丫,等我下学了就去田里帮你们。”

大丫连忙道:“小姑,你可不能去,你要是去了,奶奶更得罚我们了。”

大头也点头。

满宝就有些忧伤,觉得心里有点苦,于是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不是很喜欢的糖。

周喜在一旁看着,忍不住问钱氏,“娘,我回家这段时间见满宝手中的糖一直不少,她哪来的糖?”

周二郎每次赶集回来会给满宝带糖,但周喜看过了,满宝手里的糖不止是那些,因为就是她都被塞过好几颗糖,那种糖和老二买回来的不一样。

钱氏道:“和庄先生拿的,听老五他们的话音,满宝和人买了不少糖,转而又卖到县城去。”

钱氏说到这里忍不住一笑,道:“这孩子估计是看老二做生意学来的,无师自通的会倒卖东西,她手里存不住钱,好在心里有数,有多少花多少。”

“娘就这么放任着?”

“她年纪小,又爱吃,没必要在这些事上拘束她,而且,”钱氏说到这里一顿,声音低了许多,“当年你小叔倒腾这些事的时候我们倒是劝诫不少,只是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你见可拦得住?”

周喜这才不说话了。

“这孩子聪明着呢,我们不必在这些事上拘束她。”

满宝第一次从兜里掏出糖时,周家上下倒是惊了一下,最后排除过后便认为是庄先生送的糖,当时钱氏就送了东西回礼了。

东西很少,或是让小钱氏给送几个萝卜,几颗菜,或是帮忙打扫一下院子。

而庄先生以为这是周家为了让满宝蹲在窗口那里听课给的“贿赂”,所以收下了。

从那以后,庄先生总能时不时的收到周家的一些小东西,而满宝也总能给家里带一颗两颗的糖。

两年多了,周家上下早见怪不怪了,也就周喜不常回娘家才觉得奇怪。

糖到底抚慰了一下大头和大丫受伤的心灵,俩人第二天便被从床上挖起来带到地里去踩草。

当然,周大郎是舍不得两个孩子真的在地里干一整天的,也就意思意思让他们下地两刻钟,等他们足够累和懊恼了就让他们上田埂去。

毕竟是长孙和大孙女,老周头也是很疼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

钱氏的惩罚还是很见成效的,今天满宝就乖得不行,下学后也不出去玩了,也不去白善宝家看书了,而是背着小书箱乖乖的回家,一边自己看书,一边等大头他们回来。

等人一回来,她就殷切的看着他们,为表示慰问和歉意,满宝还把自己最爱的糖送给他们吃。

周四郎看得嘴角直抽,拆穿俩人道:“他们就下田两刻钟,然后就一直在田埂上坐着了,满宝,你这么心疼他们,怎么就不心疼心疼我?”

满宝:“四哥你都是大人了,你好意思跟我们孩子比吗?”

“好意思,怎么不好意思,我像他们这么大时早下地了,看看他们日子过得多好啊。”

大丫不服气了,“四叔,你的地还是我们帮着开出来的。”

大头:“山药和姜都是我们帮着种的。”

大丫哼哼道:“你要再说我们,等到你地里要除草了,我们可不帮你。”

周四郎一听,立即去掏满宝的衣兜,把藏在里面的糖都掏出来分给他们,笑嘻嘻的道:“四叔跟你们开玩笑呢,其实四叔像你们这么大时也就是在田上走一走,比你们还差一点儿。”

满宝瞪大了眼睛。

周五郎:“无耻!”

周六郎:“不要脸!”

满宝回头冲着她爹大喊一声,“爹,四哥抢我糖!”

周四郎拔腿就跑,老周头的鞋子紧跟其后丢出来,院子里响起他的骂声,“老四,你年纪还小吗,连你妹妹的糖你都抢……”

周四郎气得不轻,蹲在大门外老半天才回去,他决定下次地里除草一定要把满宝带上,不能让她坐享其成。

周四郎和周喜的地都种上了姜,周四郎是知道姜块和山药的价格的,因此对他们很上心,家里的农活不用他费心思,他只要听老爹和哥哥们的话干活儿就行。

但对那块荒地,他很用心,几乎每天都要去看一眼,这片的山药长得比较好,那片的姜块比旁边的差一点他都记在心里。

就连本来不怎么上心的周喜都被影响着多走了两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