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十七章 落定(云起推荐票五万五的加更)

周四郎低头,钱三舅也低着脑袋。

钱大舅扫了他们俩人一眼,冷哼一声,然后道:“今天就这样吧,我们先回去,有事再让五郎去叫我们。”

老周头应下,连忙送三个舅兄弟出去。

晚上,周喜和母亲妹妹睡一张床,钱氏摸了摸她的手,道:“是有点冰,这女孩子的手不能冰,你摸摸满宝的,多热乎呀。”

满宝已经困了,正打了哈欠要睡觉,闻言精神一振,把胖乎乎的小肉手塞进大姐的手里,笑嘻嘻的道:“热不热,我给你暖手。”

周喜摸着她的手笑,“满宝现在调养得可真好,记得她小时候,小手小脚都是冷的,不管穿多少衣服都没用,有时候后背都热出汗来了,手还是凉的。”

钱氏久病成医,道:“那是阳气不足,你现在就是,多半是宫寒的毛病,你二舅说的不错,等从刘家拿了钱,你先去县城里看看病。”

周喜苦笑,“娘,要我说不必去费这个钱,我又不是没去看过,他只说我体虚,让我好好养,一个准话也没有。我也吃了不少药了,但一点用处也没有,何必再去费这个钱呢?”

钱氏叹气,“县城里最好的大夫就是济世堂的大夫了,不知道谁家与他相熟点儿,好歹得句准话,能不能治,怎么去治。”

满宝举起小手,“我,我,我和大夫熟啊。”

周喜还没说话,钱氏就点了一下她的小额头道:“你就跟人家见过一面,熟什么呀?”

“不止呢,我还和他借过书,我又给还回去了,虽然是让五哥还回去的,但我们有通信的,”满宝坚持道:“我们是朋友的。”

既然是朋友,问的问题,对方肯定要认真回答呀。

满宝道:“大姐,等你去看病,我跟你一块儿去。”

周喜看向钱氏,钱氏就微微颔首,“也好,让你妹妹和你走一趟。”

时间倒也不久,第二天,老周头便带着儿子们一起把柴房旁边的那块空地清理出来,用稻草和了泥土做成土砖,然后把准备要建房子的木头拿出来,沿着柴房往下给搭建房子。

茅草屋更快,但这会儿还过冬呢,天气冷得很,老周头也怕把三个儿子的身体熬坏了,所以才打算做好一点儿。

但也好不到哪儿去,晒好了土砖,再往上一垒,都不用人帮忙,自家人两天时间就弄好了。

这就是儿子多的好处之一了。

第三天,周家又去请了一趟钱家三个舅舅,然后去请了里长一起往刘家村去。

这一次,周喜也跟着去了。

和离并不是非得要她到场,一般这种事两家人就能给办了,但周喜还是想自己亲自去看一看。

这种场面小孩子是不可能去的,所以满宝就蹲家里写字练字和读书,午时刚过,他们就回来了。

带了不少东西。

两床新被子,两身新衣裳,这两样看着最大,其余的小东西则是周喜贴身带着的。

新衣裳周喜自己留了一套,要把一套给母亲,钱氏就推回去道:“不用你给,今年满宝给我买了一身,五郎和六郎合起来又买了一身,我不缺衣服穿。”

周喜有些惊诧,“满宝哪来的钱?”

钱氏就笑,“别小看了她,她今年可挣了不少钱,就是没存住。”

那天晚上她把仅剩的那七十多文拿出来,钱氏全接了,小闺女难得肯把钱给他们,不拿是傻子。

所以现在满宝又一文钱都没有了。

周喜这才不勉强,然后把两床新被子都给四郎他们,因为今天新房子烧了一天,晚上他们就可以搬进去了,周喜则要搬到他们住的房子里去。

他们那新房比较冷,新被子比较暖和。

钱氏没拦着她,然后和她数剩下的东西。

一对银耳环,一对银手镯和两吊钱。

钱氏都给她包好了,低声叮嘱她道:“这些东西你自己收好来,以后是再嫁也好,不嫁也罢,都是你的资本,有总比没有要强。‘

周喜低声应下。

周喜归家,对周家的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小钱氏三妯娌和她磨合了两天后就适应了。

周喜一开始有些心虚,所以想要把家里的活儿都抢过来干,只是被钱氏阻止了,然后她把分给三个人的活儿转而分给了四个人,许多事都是轮着来的。

小钱氏她们适应两天就适应了下来,和以前差不多,就是每天要做的家务少了一点儿,然后轮着来时多了一个人来轮罢了,这不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妯娌吗?

钱氏明面上并不偏心,每天吃饭时除了特别照顾满宝外,对周喜和对三个儿媳没有差别,所以小钱氏她们很快接纳了周喜。

而周喜在经过最初几天的惶恐后也慢慢安宁下来,这下有了钱,钱氏也果断,叫来周二郎道:“明天你带着你姐和满宝再去一趟县城,去济世堂看看大夫,问清楚你姐到底什么病,能不能治。”

周二郎应下。

满宝要求,“让五哥六哥和我们一块儿去吧。”

这样还可以卖糖呢,再过几天就是除夕了,这会儿街上买零食的人肯定特别多。

满宝又没钱了,她想要买肉吃都不行。

钱氏看了一眼满宝,点头道:“行。”

周五郎和周六郎高兴得不行,周四郎幽幽的看着满宝。

满宝和他对视了好一会儿,便蹬蹬的跑回屋里,和钱氏道:“娘,让四哥也去吧。”

钱氏道:“他去干什么?让你五哥六哥给你跑腿还不够?”

“让他去看热闹呗,我觉得四哥之前会赌钱就是因为见识太少,让他也去长长见识,这样就不会再做蠢事了。”

满宝的声音不低,外面的几兄弟都是听到了的。

周四郎:……

周五郎和周六郎捂着嘴乐。

钱氏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小闺女说的有道理,于是点头,“那你们可得看好了他,不许他再靠近赌场。”

满宝表示没问题,等她出去后,周四郎忍不住在她耳边嘀咕,“我都说了我不会赌了,而且我身上现在一文钱也没有,拿什么赌?”

“要是你身上没钱就不赌,之前怎么会欠债呢?”满宝道:“可见身上没钱也是可以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