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一百十五章 赔偿

刘老头气得不轻,看向老周头,“亲家,这话可不能乱说,大郎一向老实。”

老周头还没说话,钱三舅就嚷道:“老实?凌晨给老婆塞封休书,捡身破衣裳赶出门去叫老实?是不是有了奸生子,十个月后就知道了呗,我就不信,你们刘家舍得把那个孩子弄掉,十个月后,就看你们刘家是不是添丁进口!”

刘老头脸黑如锅,气得手都发抖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为什么这么急着要休掉周喜,还不是因为吴寡妇的肚子不能等?

刘家上下全都气得不轻,偏钱三舅是出了名的混,又口齿伶俐,加上有周二郎和周四郎在一旁起哄,刘家根本就吵过他们。

刘老头忍不住看向来声援他的族人,但他们竟然全都站在后面没说话,而院子外那些妇人兴致勃勃的围观着,并没有为他们刘家帮腔的。

再看周家带来的妇人,全都围着刘母,一人一语挤兑得她脸色发青。

这一刻,刘老头深切的觉得,儿子多就是有好处,别的不说,光吵架就能碾压对方。

周家和刘家吵了一通,老周头讲理,钱三舅和周四郎负责胡搅蛮缠和骂人,直接在有理和没理上都全方位碾压对方,直接将刘家的气势踩到了脚底,这才提出他们的要求。

休书他们是不可能接的,但让周喜再回刘家也也是不可能的,老周头说了,两个孩子要分开可以,只能和离!

周喜的嫁妆全部还回来,除此外还得给周喜同等嫁妆的赔偿。

刘家,刘家当然是不答应的。

当年周喜嫁到刘家来的时候,这一片的旱灾刚过去没两年,大家的日子都不是特别好过,但周家给她准备的嫁妆却不少。

当然,这个不少是在村子里比较出来的,当时周家给她准备了两个樟木箱笼,两套新衣裳,两床新被子,还有一对银耳环,一个细细地银镯子,以及一吊压箱钱。

现在,除了樟木箱笼还好以外,其他东西要么是旧了,要么是不见了,反正周喜是光杆回去的。

加上周家要的赔偿,他们需要还他四套新衣裳,四床新被子和两对银耳环,两个细细地银镯子和两吊钱,还得再新做两个樟木箱笼,这些东西都能够给一个儿子的聘礼了。

这是休媳妇还是娶媳妇呀?

刘家不答应。

老周头也不废话,冷笑着起身道:“不同意?你不同意,你们刘家的宗族也不答应?”

跟来的村长这才拦住老周头,看向刘老头,问道:“你不同意哪一点,还是全都不答应,说出来,我们一点一点的商议,不然这样吵着,过了年都解决不了,开春以后要下地,大家没那么多闲工夫来给你家处理这事。”

刘氏这边的族长兼村长这才站出来发话,“周村长说的不错,你心里怎么想的,说出来大家商议。”

刘老头心内火烧一样,他知道,今天谈这个刘家不占上风,因此想拖过今天再说。

周二郎人精一样,怎么会不知道他转什么心思?

见他沉吟着要推脱,便当着大家的面又踹了刘大郎一脚,还撸了袖子道:“怎么,拿不定主意,今天不想谈?那我们今天就还是他的大小舅子,老三,老四,愣着干什么,这小子把咱大姐都赶出来了,大家先上手揍他一顿给大姐出气!”

说罢,他还紧盯着刘家村的村长问,“刘村长,舅子们给姐姐出气,这个不犯事吧?”

刘村长倒是想说犯事,但这才乡下真不犯事。

谁家没女儿,谁家没姐妹?

他含糊道:“别把人揍出个好歹来就行。”

周二郎和周四郎撸着袖子就冲刘大郎去,刘大郎对他们有心理阴影,吓得连忙往他娘身后躲,叫道:“娘,救我,救我!”

刘母尖叫,“这是在我刘家,你们怎么敢,怎么敢,老头子,老头子,你看看他们周家多过分,这样的儿媳妇早就该休了……”

“你闭嘴!”刘老头恨恨地看了周二郎和周四郎一眼,知道今天是不得不谈,想了想,他忍痛道:“和离可以,嫁妆,当初老大家的嫁妆一直是她自己拿着的,我们家并没有管,不过她这些年在我们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们愿意凑钱给她弄一份同样的给她。”

意思是再要赔偿就不可能了。

老周头冷笑着没说话,小钱氏则上前一步道:“亲家公,我大姑子的嫁妆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但亲家母是一定知道的,当时她带进来的两床被子,除了自己用了一床外,还有一床是亲家母抱去自用的,亲家公每天躺着,都不知道被子是我大姑子的陪嫁?”

刘老头有些尴尬。

小钱氏继续细数,东西是怎么用的,再没人比周喜更清楚的了,那毕竟是自己的陪嫁,一笔一笔她全给记得清清楚楚,两只樟木箱笼,她的新房放了一个,还有一个也是被刘母拿走的,如今就在她的房间里。

当时周喜想的是,反正两个箱子她也用不了,她嫁进来就是一家人了,婆婆开了口,她总不能不给,不过钱和银耳环,银手镯之类的都是她自己拿着的,不管刘母怎么暗示,她都没给。

但这些东西,最后还是全都用了。

大部分是周喜自己去看病用掉的,还有一部分是刘家困难的时候,刘大郎和周喜商量,周喜拿出来给家里应急的。

不过这会儿,小钱氏可不管钱有没有用在大姑子身上,反正那会儿大姑子是刘家的媳妇,用的就应该是刘家的钱,哪怕是大姑子看病,也应该是刘家出钱。

所以她认为,这些钱也是刘家借的,到最后便都成了刘家借用儿媳的陪嫁。

刘家上下气得不轻,觉得周家太得寸进尺,毫不讲理。

两边从上午吵到下午,周家步步紧逼,刘老头勉强守住底线,不敢多后退。

实在是,他们家除了老大,还有老二没成亲呢,总不能为了给老大休个媳妇,给出娶媳妇的钱,他过后可还要再娶呢。

钱三舅不耐烦的嚷道:“你们刘家不愿意也行,休书我们不接,和离书你们暂时也别想,拖个三年五年的,我们的丫头不急着嫁,我倒要看看你们刘家的野种是不是也能在肚子里待个三年五年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