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九十六章 买卖(云起推荐票四万五的加更)

满宝松了一口气,就踩在一块大土块上,声音洪亮的让大家排队。

这几天大家都是排队拿的馍,都习惯了,便下意识的站好,拿着自己的碗上前打汤。

并不是每一个人的碗里都能有一片肉,周五郎也说了,这个随缘。

汤里还丢了葱花,周五郎还放了不少的盐,是真的很好喝,大家在喝了一口后,虽然惋惜没打到肉片,但也没说什么。

毕竟只两文钱。

等周三郎姗姗来迟,满宝就蹦过去把他牵到一旁的驴车旁,还把一早钱氏烙的饼给他一张,“三哥,你吃这个,吃这个。”

周三郎一早上干的就是体力活儿,早上自带的干粮又冷,存的一碗水更是冰冷,所以并没有吃多少东西,此时饿得不行,也不和幺妹客气,放弃冷硬的馍,抓着饼就咬了一口。

然后嗦着喝了一口汤,只觉得一股热意从肚子里升起,让心肺胃全都热融融起来,他欢快的呼出一口气,冲着满宝就乐。

满宝见三哥吃得这么香,便也咽了一口口水,蹲在一旁眼巴巴的问,“三哥,好吃吗?”

周三郎又喝了一口汤,咬了一口饼,狠狠地点头道:“好吃。”

满宝就连着咽了两口口水。

周三郎看着可乐,就端着碗喂了她一口汤,把饼撕下一块来泡了泡汤给她吃,笑问,“好吃吗?”

满宝嘴巴塞得满满的,眼睛一闪一闪的,亮得不行。

白善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钻了过来,就蹲在满宝身边看。

周三郎看得哈哈大笑,他一向老实,说话的声音都比别人小一些,在六兄弟里,他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但这一刻,看着两个玉雪可爱的孩子蹲在他前面等着他喂,周三郎便觉得敞怀。

白善宝也喝了一口汤,他也觉得很好喝。

他小脸红扑扑的,觉得比家里的还好吃。

于是他不满足只在周三郎这里吃一口,拉着满宝跑到周五郎身边。

周五郎和周六郎忙得不行。

在卖出第一碗汤好,排队的人便越来越多,因为休息的时间有限,所以他们还挺急。

周六郎收钱,周五郎就给大家盛汤,明明活儿都不重,但此时俩人却出了汗,周五郎还觉得手有点累。

一开始只想蹲在一旁闻着味吃馍的十几个劳丁到最后也忍不住了,凑到一旁买了汤的人身边看了一会儿,见人家的碗里不是有片肉,便是有块萝卜。

而且他们喝的是热的,他们碗里的水却是冰冷的。

再又艰难的咬了一口冷馍后,有一人道:“我们也去买一碗吧,两文钱而已,也不是特别贵。”

“那就买一碗?”

来做劳丁的,便是最穷的,也会在身上带几文钱,不为别的,要是生病了,你总得让差吏通知家里来换人不是?

差吏是不可能白给你传话的,有时候几文钱就是你的一条命。

所以到最后,所有的劳丁都过来排队了,周五郎和周六郎更忙了。

看到满宝终于过来了,周六郎一把将她扯过来,让她收钱,他则去给五哥帮忙。

收钱一点儿也不难,只要接过的钱是完好的铜钱,且有两枚就行。

就连好奇的白善宝和白二郎都跑过来体会了一把。

他们觉着收钱还是挺好玩的,可惜了,用的都是铜板,不用他们找钱,不然一定更好玩儿。

所有劳丁都买了一碗汤喝,两个差吏走在了最后,周五郎看见立即一笑,给他们盛了满满的两碗汤,将他们给的钱推回去,笑道:“哪敢要您的钱,两位大人能让我们在这里照看我家哥哥,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

周五郎刚才被鲁大吓得不轻,那种感觉玄而又玄,但他就是知道,如果当时让鲁大拿了勺子自己盛汤,那就会生乱。

那一刻,他知道,光靠自家三哥在这儿做劳丁,以及他和老六是不够的,他得寻找更多的力量来保护他们。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从满宝这两天给差吏糖吃就能留在这里东游西逛中,周五郎知道,这两个差吏是吃这一套的。

只是两碗汤而已,都是自家的东西。

周五郎把话说得很好听,两个差吏果然满意,没有推辞便接过汤,见里面不仅有肉片,还有萝卜,满意的点头。

剩下的则是最底下的汤底了,最好的汤也是下面这层的。

周五郎先给白二郎和白善宝盛了一碗,然后是白善宝的家丁大吉,毕竟坐了人家的驴车,怎么也得给人家一碗汤喝不是?

周五郎这才把剩下的汤给自家的兄弟妹妹分了,当然,满宝碗里的料最好。

满宝高兴得不行,端了碗和白善宝白二郎凑在一起喝。

白家兄弟俩也带了干粮来,比满宝带来的饼要精致得多。

还有小白馒头呢。

本来已经冷了,但周五郎放在火里烤了烤,有点焦黄,看着似乎不好看,但白善宝觉着很好吃,比坐在家里吃好吃多啦。

白二郎也觉得很好吃,就着肉汤吃得津津有味,然后三个孩子还互相分享了彼此的食物。

满宝把自己手里的饼分成了三份,白二郎和白善宝也把烤得焦黄的小馒头分给满宝吃。

周五郎和周六郎没去凑三个小孩子的热闹,而是端了一碗汤蹲在他们三哥旁边,偶尔看一下他们而已。

“三哥,釜里还有一点儿,一会儿你把它全喝了。”

周三郎点头,他左右看看,见别人离得都挺远,这才低声问,“你们买了多少肉,只卖两文钱,能回本吗?”

周五郎也压低了声音,报账给他听,“骨头都是不带肉的,我们十文钱就包圆了,又花十文买了一斤的肥肉,萝卜和葱花都是从家里拿的,盐是我们买的,但用的也不多……”

周五郎这么一算,能赚到的钱一下就出来了,他道:“最少赚了一百五十文,三哥,这门生意能做。”

周三郎就放下心来,“那你们明天还来?”

“当然,”周五郎想也不想道:“好容易才找到了一门好生意呢。”

别看周五郎这段时间做了不少事,其实真凭自己本事挣钱的,就只有卖花篮一项。

现在好容易又有了一个进项,他当然不可能放弃。

周三郎也高兴,他服役,自家兄弟能在周近做生意,他既得了照顾,也能照顾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