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七十四章 打探(给书友“静”补的生日加更)

入城要交入城费,现在就是光杆儿进去都得一文钱了,当然了,像大头这样的小孩儿是不要钱的。

但周大郎还是觉得肉痛不已。

他掏了钱,因为刚进城就花了好几文,他担心得很,所以哪儿都没去,直接拉着板车去药铺了。

县城只有一家药铺,就是济世堂。

伙计看到周大郎来了,便道:“你是来卖药的吧,且稍等一下,我们掌柜的一会儿就来。”

周大郎来过两次,一次是拿着新鲜的女贞子来问价,一次是拿着晾晒过的女贞子来问是否炮制得正确,所以伙计记得他。

掌柜的很快出来,周二郎怕人太多惹药铺厌烦,所以让五郎带着孩子们在外面等着,只有满宝好奇的跟在周二郎后面进去看热闹。

周大郎和周二郎看了眼幺妹,什么话都没说,还把人往跟前带了带,不至于带丢了。

这些女贞子都是过了一遍热水后才晾晒的,正用细布袋装着。

周大郎将袋子打开给掌柜的看。

掌柜的放在手心里看了看成色,又吃了一颗,微微颔首道:“晒得还行,下次过水时再长上片刻就更好了。”

他翻了一下下面的,发现成色差不多,便点了点头道:“行了,称上吧,我们都收了。”

伙计立即拿称来,称过后道:“一共十二斤半。”

掌柜的道:“你这成色一般,我就与你们五十文一斤,共计六百二十五文,以后再有女贞子,还送到我这儿来,只要成色好,我们都收的。”

满宝就好奇的问,“掌柜大哥,这么多女贞子药铺卖得出去吗?”

掌柜的一低头,才发现两兄弟的脚边还有个小姑娘,听到她的称呼,他抽了抽嘴角道:“我们济世堂的药铺遍布天下,这点儿女贞子当然吃得下,再多上百倍千倍都没问题。小姑娘,你该叫我叔叔的。”

周大郎抹着额头上的汗连连道歉,道:“我这幺妹年纪小,不懂事,还请掌柜的见谅。”

掌柜的这才又看了一眼满宝,笑道:“原来是你妹妹,这倒难怪了。”

他年纪看着和周大郎差不多,难怪这小姑娘会叫他大哥,而不是大叔。

掌柜的失笑摇头,倒不介意了。

满宝却还兴致勃勃,也不介意的改口道:“掌柜叔叔,那以后我家要是种出很多很多女贞子,你们家也能这个价格收购吗?”

掌柜的本来都叫伙计给他们拿钱,准备转身离开了,闻言回身问,“怎么,你们家要种药材吗?”

满宝道:“想种。”

掌柜的就道:“这个可不容易,这种的药材容易有虫害,也有可能旱着涝着,你们家打算种什么药材?”

满宝先问他,“你觉着我们这地方适合种什么药材?”

掌柜的低头看着这小不点儿,顿了顿后便笑道:“我觉着我们这儿适合种的药材可多了,关键是你们会种吗?”

“不会可以学嘛。”

见她跟个小大人似的,掌柜的就忍不住笑道:“只要你们种得出来,药材是不会卖不出去的,因为是人就会生病,生病就得吃药。”

满宝便明白了,转身就拖着二哥帮她把他们的积雪草扛进来。

掌柜的见他们拖进来两个大麻袋,便好奇的停住了脚步。

“掌柜叔叔,这是我们晒的积雪草,你们药铺要不要?”

掌柜的弯腰摸了摸,发现晒得还挺干,便点头道:“要,这东西在夏天可是消暑的好东西,二十文一斤,称吧。“

别看这东西有两大麻袋,其实一点儿也不重,两大麻袋加在一起竟然只有三十五斤。

趴在门口兴奋得不得了的五郎几个都惊呆了,明明他们拔了这么多,怎么这么轻?

他们都有些失落,结果看到伙计拿出来七串钱给他们时,他们又惊呆了。

好像这钱赚得有点容易啊。

周大郎见几个孩子赚的比他们还多,也有些惊讶。

掌柜的却道:“下次别送积雪草来了,这东西哪儿哪儿都是,不用外调,这些就差不多够我们药铺夏天所用了。”

满宝却转了转眼珠子道:“肯定不够,夏天那么久呢,你们家每天都要熬药汤,一天最少得要一把,一把就算一斤,这三十五斤也只够三十五天而已啊。”

掌柜见她小小年纪就算得这么清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摸着她的小脑袋道:“我们这小县城,一天可用不着一斤积雪草,你想苦死大家啊,这点儿就够了,你们再送来我也是不收了。”

满宝很是惋惜,没想到积雪草还是一锤子买卖,她小大人一样的叹了一口气。

掌柜的觉得这小孩儿很有趣,主要是这一片的采药人他都知道,周大郎和周二郎一看就是种地的,并不是采药的人。

他对于他们能够认识女贞子很好奇。

乡间很多花草都可入药,甚至很多老人都知道怎么运用这些花草,比如积雪草,乡下很多人都会在摔伤,割伤出血后用积雪草止血。

但他们却不知道积雪草还有其他的功效,更不会想到积雪草在药铺里也是一味药材,更别说晒干后拿到药铺来卖了。

如果说积雪草只是晒一晒就可以拿来当药,那其他很多药材则需要特殊的炮制才可保存入药,那就是大夫和采药人才懂得的知识。

世上绝大部分人只喜欢做自己擅长的事,而对于自己不擅长的事从来都是避开的。

这是在规避风险,是人的本能。

如果一个人突然进入一个他不熟悉的领域,那他一定是有所依仗。而对方还是老实巴交的人,那依仗只会更大。

掌柜的就怀疑他们手上是不是有医书。

他也和周大郎打探过,不过周大郎对此只是憨笑,也不知道是真憨还是假憨,趁着伙计给他们结账,掌柜的干脆牵着满宝的小手去一旁坐,问她,“你们家是跟谁学的炮制女贞子的?”

满宝:“咦,不是掌柜叔叔教的吗?’

掌柜的一想,好像他是提了一句,他顿了顿,问道:“那是谁认出女贞子是药材的?”

满宝立即骄傲的道:“我!”